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标签

 
 
数据加载中...
 
 
 
 
 

归档

 
 
数据加载中...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辽宁省 大连市 金牛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不重视生命的长短,只重视生活的质量。
 
近期心愿如果时间允许,写一部记实性自传体报告文学。将我由《学徒童工》到《厂长》的里程、由《反革命份子》到《优秀共产党员》的经历、由《小学生文凭》到《被聘大学客座教授》的过渡、由《两头冒尖的人》变为《全国劳动模范》的过往真实地记录下来,留给我的亲人和朋友,绝不把这些唯一属于我的《财富》带走……
交友目的 思想交流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王泓鑫和他的《算盘展》

2017-8-7 2:10:14 阅读14 评论0 72017/08 Aug7

王泓鑫和他的算盘展

嶂峰

2017.08.07.

王泓鑫,“新城王”二十一世《绍字辈》姣姣者。

这是他十岁时在大连金石滩举办的一次《算盘展》。

牛朝霞校长亲自去参观。

社会各界名流涌跃参观。

作者  | 2017-8-7 2:10:14 | 阅读(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五爪龙纹瓶再考。

2017-8-7 1:45:47 阅读12 评论0 72017/08 Aug7

作者  | 2017-8-7 1:45:47 | 阅读(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关于我的家。

2017-8-6 20:00:20 阅读37 评论0 62017/08 Aug6

关于我的家

王福民

2017.08.06.

作者  | 2017-8-6 20:00:20 | 阅读(37)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方盗贼四起,拿捕快问罪!

2017-7-5 1:30:37 阅读25 评论0 52017/07 July5

一方盗贼四起,拿捕快问罪!{微小说}

嶂峰

2017.07.05.

今晚,老胡哭丧着脸来找我说他负责的“友昌”东院被盗,盗贼开着大挂车、吊车将“友昌西院许多重型设备偷走了。

我认为是内部作案,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如遇无人之地。

案子一发,说什么的都有。

我不懂破案,找家谱查阅,恰在老祖宗王渔洋《手镜录》中查到一句话:一方盗贼四起,拿捕快问罪!

王渔洋乃太原王七十七世孙,新城王九世祖。康熙年任刑部尚书。(从一品官员)

《手镜录》系其子赴安徽当县令前王渔洋写给儿子的左右铭。

按康熙年解释:捕快乃公安局长也!

作者  | 2017-7-5 1:30:37 | 阅读(2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找老婆看丈母娘》

2017-7-5 1:09:01 阅读22 评论0 52017/07 July5

〈找老婆看丈母娘〉微小说

嶂峰

2017.07.05.

最近在网上学到一句话:〈找老婆看丈母娘〉。思来想去,觉得颇有一些道理。

妈妈是女儿的小棉袄,是女儿的启蒙老师,从一生下来就看着妈妈的为人处事,生活习惯。要讲转基因,{生命符号}自上最多的遗传基因来自妈妈,因此,女儿很像妈妈!作事、对人、走路、说话……

丈母娘是走过来的人,了解丈母娘比了解女儿容易的多。

当然,跟着姥姥长大的女儿、跟着奶奶长大的女儿就要看姥姥、奶奶的人品了。

如此简单的道理我竞然年近八十才明白,可悲!

写于黑山居。

作者  | 2017-7-5 1:09:01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大美饶河(六──二)貉的故事。

2017-7-3 0:05:32 阅读28 评论0 32017/07 July3

大美饶河(六──二)貉的故事。

王福民

201/.07.02.

貉乃“一丘之貉”的貉。饶河县第一任革命委员会主任董守玉(八一农大毕业、高级知识份子。社教留任干部。)曾在大俱乐部几千人大会上将貉读成“落”,笑的全场人吐槽!

饶河人都认识貉,一个野生犬科动物,常常和貛子同住一窝。上世纪六十年代在饶河江边一号島就经常看到貉子出没。早年间饶河人抓貉子是为了吊一顶貉皮帽子御寒。

上世纪七十年末期我随黑龙江省土畜产进出口公司毛经理到丹麦参加世界裘皮拍卖博览会时发现一种毛皮很是俏销,是俄罗斯推出的,叫阿莫尔貉皮,我一不懂英语、更不懂俄语,不知道“阿莫尔”是什么地方,也不好意思问别人。回饶河后我问别人:阿莫尔是哪里?饶河学校都学俄语,所有人都知道阿莫尔就是黑龙江!

烏苏里江与黑龙江相通,饶河的貉是否也是阿莫尔貉种!?

当时的县外贸科支部书记、副科长金光仁是本地朝族土改干部,对饶河的情况了如指掌。我请教他:饶河貉子的情况?他告诉我三义村有一纪姓农民常年养貉子打皮子买钱。于是我去了三义村。

(当时叫大队,大队长好像叫兰士才。)找到了吉××,请教他关于养貉的知识。回来后我开始研究关于貉的有关知识。研究后发现烏苏里貉不同于阿莫尔貉。阿莫尔貉针毛呈黑色,烏苏里貉针毛呈红黄色。于是我代着样品去哈尔滨找到了黑龙江省畜产进出口公司毛经理,他明确告诉我一;烏苏里貉质量、价格均高于阿莫尔貉,你可以组织饲养,我负责保销十年!可以组织饲养,我回来后请示刘超书记决定在全县城乡大力发展养貉事业。刘书记让我出政策。我思前想后决定以下政策:

作者  | 2017-7-3 0:05:32 | 阅读(28) |评论(0) | 阅读全文>>

《坎》

2017-6-26 8:15:38 阅读38 评论0 262017/06 June26



嶂峰

201/.06.26.

坎──一般是指行进过程中遇到一个高的地方,没有山那么高,故各地的习惯叫法为“坎”。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步履开始蹒跚,特别是脚步显得更节约力气,一般会沿着地皮行走,脚底只比地皮高半公分,为的是省力气。

一天,我海南的朋友“碑林路人”的妈妈古老师上楼时摔倒腿部骨折了。我去看望她时她告诉我,为了锻炼身体她毎天决定爬楼梯而不坐电梯。她家在海店島五路的一个小区里,距离我住的“天一方”小区不是很远,我去看望她时为了研究一下她摔倒的原因也采取步行上楼,结果我发现房地产开发商建楼不规范,三楼最后一个台阶比其他台阶高了一.五公分。这就是古老(八十岁)摔骨折的原因。

我早就写过文章,对老年人“摔倒”的危险性作了论述,不再啰唆。

有人说:人生一步一个“坎”,我不赞同这个观点。

人的一生还是没“坎”的时间多。如果步步是“坎”谁还想活!

随着年龄的增长“坎”也会越多,当某个“坎”真的是迈不过去的时候,生命自然就结束了。

去年邻居老胡媳妇告诉我:七十三、八十四是两个“坎”。

我本来不信这些事。但心里还是犯忌讳。

恰好我户口上是一九四四年生人,实际是四五年生人。

去年我户口上是实际是七十三,我就说七十四,今年我实际是七十三,我也说七十四。今年实际上身体明显不好,心脏病频发,毎天靠“硝酸甘油”维持着,有时一天要吃四、五次。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不过七十三依然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思来想去,原因终于找到了,七十四岁是父亲的忌年。

作者  | 2017-6-26 8:15:38 | 阅读(38) |评论(0) | 阅读全文>>

【转载】【转】李清照,宿醉过多少次?

2017-6-24 0:33:06 阅读22 评论0 242017/06 June24

李清照,宿醉过多少次?       2017-05-29 22:16来源:拾文化

才女醉酒,方能将诗性发挥到极致。

在藕花深处的鸥鹭可算是遭了秧。

香道风物

词人爱喝酒,李清照算是喝出了水平喝出了境界。

她不像欧阳修,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喝法;也不像苏东坡,饮不尽器半酣味尤长,拿捏着分寸的喝法;更不像辛弃疾,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醉了就要打仗的喝法。

要是穿越到现代,那么李清照估计是个时常宿醉之后自拍个素颜照,写句话发到朋友圈“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一副“谁规定要当贤妻良母,本姑娘就是要喝”的任性样子。

在她写过的58首词中,有28首提到酒。年轻时有醉,老年时有酒,看样子酒她真是喝了一辈子。

【嫁人前,饮酒是少女心荡,醉了3次】

1、酒醉程度:★★★☆☆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如梦令》一

醉的家都不知道在哪了,李姑娘真性情,烈酒入喉,自在逍遥。找错了方向,误入了荷池,看得清鸟儿,最重要的是——她居然没掉进水里。

2、酒醉程度:★★★☆☆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作者  | 2017-6-24 0:33:06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大美饶河──暂时的尾声。

2017-6-23 20:47:48 阅读30 评论0 232017/06 June23

大美饶河──不是尾声。

王福民

2017.06.19.

沈阳军区典型经验介绍。

与沈阳军区参加一九九五年全国劳模大会代表合影。(中间是……?)

北京市委书记在天安门城楼接见。

总后勤部长付全有接见部队参加代表。

我不愿意离开饶河,但必须离开了。

一九八五年。

张文树县长告诉我;你必须离开饶河了。

李荣春书记告诉我:在我接班时刘超书记告诉我要尽快提拔重用王福民。

县委三次讨论你的任命均没有通过。(提正科级如此困难!)

早在一年前刘书记还没调走时,邻县同江因建中苏小额贸易口岸成立特别市。饶河县委副书记王玉林调同江市任市长,在饶河带走一个干部就是我,担任同江市口岸办主任。(此职务应该是副市长兼任的。)王玉林副书记我认识,一九六八年黑龙江大学毕业,县公安局当过秘书、县宣传部当过部长、后担任县委副书记,主管公检法,与我所在的工交系统、财贸系统没关系。所以只是认识毫无工作关系,更无个人交情。据说一次县委讨论我的处分会议上是他首先举手同意的。

为什么要带我去同江我真的不清楚?

我到同江后正赶上开县人大会议,我也在主席台坐了三天,王玉林向全县人大代表介绍我是同江市口岸办主任。会议结束后,王给刘书记打电话刘表示同意我回饶河办理调转手续。于是,我代着同江市调令回饶河找刘书记失口否认同意调转之事。去同江的事彻底泡汤了。

三十年后,在三亚崖城退休的我同退休的王玉林书记去退休的刘书记,吃饭时我当着玉林书记的面问刘书记,那次调同江您为什么不让我去?刘说根本没有那么回事!我和玉林书记都笑了。

作者  | 2017-6-23 20:47:48 | 阅读(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大美饶河(十二)我入党的地方。

2017-6-23 8:39:52 阅读19 评论0 232017/06 June23

大美饶河(十二)我入党的地方。

王福民

2017.06.20.

饶河,是我入党的地方。

我是一九四五年出生,一九四八年济南解放,我懂事是在建国后,最初的世界观形成是在新中国。

上小学的时候,那时还没有成份论,我一直当班长、中队长、大队长。那时的师资力量很雄厚,小学四年后我的班主任一直是早期大学毕业生,毕业时班主任叫耿铭新,是北大文科早期毕业生。我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文学功底较为踏实,故现在能写些小文章。(水平很低,我清楚!)

步入社会后,我作梦都想入党。

年轻时有三次入党的机会都错过了。

第一次是在八五九农场制酒厂。那年我十八岁,已经当上了酒厂化验室主任兼制酒车间主任,厂团支部书记。在组织上讨论我入党的关键时刻,一场意外的大火把酒厂烧没了,我调到县里工作,入党的事变成泡影。

第二次是社教期间,我写过N次申请和思想汇报,好像是当时县供销社有名额,只批准周云学、罗卜头两人入了党。两人入党宣誓那天,我领着几个年轻人也学着宣了誓。文革时我后来的外生揭发我妄图混入党内。

第三次是在黑龙江省供销合作干部学校“政治理论班”。(实际是党中央提出培养接班人各省各单位办的培养接班人训练班。)要求二十五岁以下党员方可参加。饶河县供销系统没有合格人选,孙庆禄主任便让我去了。全班五十三名学生,五十名党员,一名团员是我,另两名是群众。开始一说开党支部会,我们仨人就得退出。这两名群众我印象很深,一个男生叫解志三,女生叫何慧兰。半年后两个群众又入党了,学校决定清退我。

作者  | 2017-6-23 8:39:52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父亲节的感悟

2017-6-21 1:50:24 阅读36 评论0 212017/06 June21

王福民

2017.06.

父亲节(Father's Day),顾名思义是感恩父亲的节日。约始于二十世纪初,起源于美国,现已广泛流传于世界各地,节日日期因地域而存在差异。最广泛的日期在每年6月的第三个星期日,世界上有52个国家和地区是在这一天过父亲节。节日里有各种的庆祝方式,大部分都与赠送礼物、家族聚餐或活动有关。

父亲节并非“泊来”的节日,中国也有自己的父亲节,中国的父亲节起源,要追溯到民国时期,1945年。1945年8月6日,上海《申报》刊文《八八父亲节缘起》。文章称:美国为纪念欧战中阵亡将士的妻与母,曾发起创立母亲节。而今,中国也应该发起创立自己的父亲节。因“父”字形同“八八”,且“八八”读音也与“爸爸”相同,故号召上海市民,一同来过“八八父亲节”。当时,日军虽败局已定,但尚未投降,上海仍在其控制之下,这一倡议“暗中表示怀念祖国之意”,实有风险。文章末尾,公开署名的首倡者共10人,分别是:颜惠庆、袁希濂、陈青士、梅兰芳、史致富、严独鹤、费穆、陆干臣、富文寿、张一渠。

8月8日,上海发起了庆祝父亲节的活动,市民立即响应,抗日战争胜利后,上海市各界名流,联名请上海市政府转呈中央政府,定“爸爸”谐音的8月8日为全国性的父亲节,在父亲节这天,人们佩带鲜花,表达对父亲的敬重和思念。

我十分敬重我的父亲。

父亲一九0六年出生在山东济南府新城县一个名门望族的家庭里。

奶奶连生了四个姑姑,当又怀孕的时候,爷爷找来会算命的一掐算,还是个女娃。年事已高的爷爷再也等不及了,决定娶个填房。就在迎亲的那一天,奶奶生下了父亲。爷爷给父亲起了乳名:双囍。

作者  | 2017-6-21 1:50:24 | 阅读(36) |评论(0) | 阅读全文>>

父子关系

2017-6-14 12:49:00 阅读49 评论1 142017/06 June14

父子关系

王福民

2017.06.15.

老人常讲:养儿防老!

我父亲养了六个儿也没防老,他自己最后落实政策成了建国前离休干部,毎月工资三百多,比我们挣的还多,毎月除生活费外还得给孙子孙女生日礼金,所剩生活费不足二百。

我曾也有过养儿防老的念向,但至今方觉得错了。

今天,毎个人都有养老保险金,足够生活花销,根本不用儿女接济。

儿女如果不添麻烦就万幸了。

现在的观念是:

我养你成人,

你陪我到老。

别无所求!

黑山居

作者  | 2017-6-14 12:49:00 | 阅读(49) |评论(1) | 阅读全文>>

大美饶河(十一)文革。

2017-6-14 12:02:19 阅读44 评论0 142017/06 June14

大美饶河(文革)

王福民

2017.06.12.

饶河的文化大革命实际上很平静,不像哈尔滨,也不像长春,更不像重庆。很多地方武斗成风,死了很多人。重庆沙呯霸公园内有一个《文革墓地》,里面埋葬着一派四百多名所谓武斗牺牲的烈士。

饶河也必然出现了两派,造反派与保守派。靠辩论一派战胜了另一派。

当时,我在商供系统,供销和商业合併后一共七个科长八个兵。科长排列:门海山、(社教留下的桦南干部,极左份子。)胡名甫、老县社主任、谢培鑫、(地区财贸办干部、县长马震山夫人)谢浜、(十万官兵之一)王文芳(社教留下干部,海林人士。)沈静、(老商业局副局长。)孙庆禄、(老县社副主任)八个兵是:王志雲、周雲学、徐学增、张福通、韩建庭、于秀英、周振富、王福民。(冯光月也在编,此时上供销干校学习去了。)

胡名甫、刘浜、沈静、孙庆禄天天挨斗。王文芳、谢培鑫是消遥派。门海山没在饶河工作过,没有任何错误,响当当的革命干部!

饶河文化大革命与外地不同,对苏战争是压倒一切的共同点。一切为其让路。

解放军支左开始是边防站,王兰先政委明确表态:支持《风雷激》、(商供系统组织,头:罗卜头、副头:张福通、徐学增。)和《联纵》是一派、联纵是学生组织,头头是高四班的张俭。

中苏关系吃紧,“以民对军”常常使两派又斗又联合。县委书记张国芳一会挨斗,一会又当总指挥领导反修斗争,情况十分复杂。

形势需要边防军撤出支左,改有武装部承担支左任务。武装部部长林必柱、政委林有彬都是资深抗战干部,且水平都很高

作者  | 2017-6-14 12:02:19 | 阅读(4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大美饶河(十)糖酒公司的大手笔。

2017-6-12 11:38:33 阅读53 评论0 122017/06 June12

大美饶河(十)糖酒公司的大手笔。

王福民

2017.06.12.

我是受处分后调糖酒公司任经理的,至于处分的对与错我现在依然不便说明,因为有些人还活着。

半年后,留党查看处分撤消,一年后行政降职处分撤消。

我到烟酒公司任经理时崔龙山是书记。(长我二十二岁。)何会兰、任旭是副经理。(均大我十岁左右。)商业局局长胡名卜告诉我;糖酒公司扭亏为盈后你到局里工作。

我用一个月的时间调研。公司虽然是个股级单位,职工人数竞超过三百五十人。下属企业有批发部、商场、食品厂、糖果厂、酱菜厂、豆制品厂……亐损原因是人数多,经营额小,更主要的是批发部单纯从二级站进货利微抵不住费用。要想不亐损只能是跳出这个进货圈子另辟新径。

我带刘长进去了南方订了九火车皮罐头。(原来从二级站进货是毎品种一百、二百箱。)行内人都说:王福民又疯了。

九车皮货把倉库、办公室、大院堆的满满的,很多人来参观,指指点点的评论:王福民不当日子过了。张文树专门找我谈话问我:你卖给谁?我说:你放心!十、一前我全部卖光!他似信非信。张书记和我个人关系特别好,好了一辈子。

十一前我请周边七个农场、两个森工局商业科领导来饶河县招待所开商品品尝会,三天免费吃住玩。会上我请大家品尝罐头。而后对与会人讲:从我这进货毎瓶比二级站便宜五分钱,毎瓶约节省运费0.5分钱,大家一品尝全是当年新货,再一算帐果然合适。于是最后一天开始开票,调拨员忙不过来,公司机关人全当调拨员。三天会后,所有的罐头全卖光了,我又派刘长进去南方进了一批货,保

作者  | 2017-6-12 11:38:33 | 阅读(5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大美饶河(九)永远不可能存在的“尾声”。

2017-6-12 4:45:00 阅读41 评论0 122017/06 June12

大美饶河(九)永远不可能存在的“尾声”。

王福民

2017.06.10.

大凡写文字都有头有尾,我只要写饶河的事、饶河的人、饶河的山、饶河的水,总是没完没了,是情未了?还是缘未断,说不清楚,或许与姚忠瑨老师犯了一个病,写别的地方就是没有灵感!

昨天,我的致友、粉丝刘加辉问我,老是写饶河那些破事,有完没完?

于是,我决定暂时停笔,当然以后还是要写的!

故本文提名为《永远不可能存在的“尾声”》。

人离开一个地方久了就像是一坛放在地窖里的陈酿的“大板酒”。

人们不可能再嗅到生楂子味、生粬子味,嗅到的只能是沉入心肺的那种醇香了。

我在饶河的时候名声不如现在好,我自己认为:其实就是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

作过一些好事,也作过一些坏事。

我从板厂调出后,恰好刘超书记调佳木斯人防办。李荣春接任县委书记。地区调来一名副书记当县长“儲君”。此君等开人大作县令之前无事可作便去板厂蹲点,恰遇“东林”校友郭百林、张守诚、郝广田在板厂帮教,我便请四位师长到小宅小酌。席间同学们肯定要谈论学校里的事,“儲君”露馅,系冒牌大学文凭!其实,正牌也罢、冒牌也罢!与我没有一毛钱关系!

一个周日,杨军老妈请我去吃饭。杨军是我老乡,长兄王亚民的干姐姐,其丈夫沙大哥也是省土管局下放饶河的勘测技术员,担任县人大副主任。我与杨军家有多重关系,因此一直处的很近。

我在等吃饭的空闲与沙大哥闲聊。说起“儲君”假文凭的事,两人惊呼现在什么都能作假!

作者  | 2017-6-12 4:45:00 | 阅读(4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花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