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汶川地震中的我  

2008-06-22 16:54:40|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汶川地震中的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一)序言 嶂峰

汶川地震己經過去四十天了,現在才提筆寫地震有關的內容,一般人會認為過時了,其實不然,作為一個年過花甲的老人只有在劇痛平復后的心情里,才有能力止住那一度止不住的淚水,拿筆的手才不再顫抖,才能用平靜的心態寫出地震和地震中的我,這一點,年青人永遠也不懂.

汶川地震,有良知的國人都震驚了/痛苦了/傷心了/失眠了/生活失去規律了/一時間不知該作些什么好了/話不愿講了/飯不想吃了/眼晴盯著電視/心卻飛向了災區/于是乎媒體上喊出了國人的心聲;我們都是汶川人!

年青人怎么也不會想到,國人中那群飽經風霜的老人們每個人都會經歷一場生與死的磨難,我斷言;除了災區人民,這段曰子里,最難熬的就屬這群人了.

地震發生后,我突然發現一貫自認為最堅強的永不言敗的我其實很脆弱,脆弱到不能自制的地步.這時我正應聘在海口市的一家木業公司,且擔任著總經理的位置,說起耒工作很忙,沒有助手,靠我一個人管理,每天要去工廠,機關,還得接待客人.地震發生后,我停止了一切業務,從五月十二曰下午起一直開著電視,開著電腦,在焦急悲痛中聽中央臺滾動新聞直播,查閱電腦里的最新消息.整整兩天兩夜沒合眼.食堂已經送耒四頓飯了,全放在桌子上,一口也不想吃.國人都心系災區,我的心己飛到了汶川。。。。。。

                                                                                                                    於大連黑山居

 

 汶川地震中的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二)最初的那幾天 嶂峰

 聽著新聞,查著電腦資料,眼淚止不住的一直在流,此時的我,好想大聲的哭出耒,好象只有哭出來才能一吐心中的悲傷,問題是不能,我下面還有許多員工在看著我,我自己深知一個年過花甲的人究竟還會有多大的承受能力.我把自己關在我的小木屋里,封閉起耒,不接融任何人,好象只有這樣,心情才可能平靜一些.

真是雪上加霜,十二曰晚上,我一位好朋友從成都打耒電話說她住的樓房有劇烈的振動,搖晃的讓人站不住,眼看對面的在建樓房倒了,她想到了死---我告訴她一定要設法離開房間,到空曠的地方.她問我為什么?我告訴她一定會有余震!她開始不相信我說的話,我只好求她相信我說的肯定是對的,我經歷過海城/唐山兩次地震!

最初的曰子,國人有多少有地震一般知識的,真的很少,就連大震后一定會有余震這樣一個極普通的知識許多人都不知道.什么紅色予警/橙色予警/全是表面文章,為什么不對全民進行防震知識教育,這應該是一個教訓.那些在余震中失去生命的其中一大部分亡靈應該是這個教訓的代價!

郁悶!郁悶!郁悶!傷痛侵蝕著我的靈魂,我需要釋放,我找到了uc朗誦文學區,在那里我流著止不住的淚讀了《孩子,牽著媽媽的手》《汶川堅強》,《五月的哀思》又讀了自己寫的《人民的好總理》---每篇文章都是哭著讀的,有好幾次眼淚蒙住了眼,字看不到了,只能讀一半就放麥了,讀文章,釋放心情,郁悶的感覺好了許多.

氣憤!氣憤!氣憤!看著廢墟里那等待救援期盼的眼神,望著擺在操場上那一排排死去的可愛的孩子,除了悲痛,我開始氣憤了,氣憤到了發瘋的地步,一個人在封閉了的木屋子里對著自已在發狂/在發瘋/在罵人!

四川省的領導那去啦!?地震發生九小時不向中央報告災情!你省委書記兼成都軍區笫一政委,就不能要架直升機到災區上空轉一轉嗎?!溫總理都趕到了,你們在哪里?老百姓養活你們天天吃白米飯,難道也不腰疼!

地震系統的人都那里去了,這么大的地震災害,沒有一點予報,說什么“地震予報是世界難題”我不信!比“神五”還難,為什么中國臺灣省六級地震有预报,結果一個人也沒死.而陜西地震也只是六級,由于沒有预報,競死了一百余人!在國務院第一次汶川地震新聞發怖會上,新加坡記者說“四川地震臺七名員工對此次強地震有聯名分折预报”是真是假,為什么不正面回答!死了幾萬同胞,難道你們沒有責任!五百萬人無家可歸,全國人民為之大痛!我他媽說:你們是罪人!!!

部隊開始行動緩慢,難怪總理摔電話!人民軍隊為人民,當人民需要的時侯,沒有困難而言,就是赴湯導火,就是沖,犧牲自已保護人民!跳傘寫遺書用的著嗎?董存瑞寫過嗎?!黃繼光寫過嗎?!二戰時美國就可以空降大型武器裝備,我們為什么現在還不能!

四川水利廳一位副廳長說:雁塞湖不會有問題---放屁!

中央電視臺說:直升機降落需要很長的跑道---糊說!

大喊大叫一頓后,心情反倒輕松了許多

老年人是一個可憐的群體,這群人憂國優民,對祖國/對人民愛的是那么的深沉,在大災面前都會在精神上經歷一場生與死的考驗.

                                                         嶂峰於大連黑山居

                                                                                       二00八,六,二十二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