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情 系 大 漠1  

2008-06-05 23:57:2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  系  大  漠1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当《汉武大帝》电视连续剧正风靡神州大地时,2004年的三九严寒季节里,我却怀着复杂的心情踏上北去加格达奇的火车,列车迎着凛冽的剌骨烟炮经过24小时的颠簸,来到了位于黑龙江省与内蒙古的交界处加格达奇市,再一直向北急驰,返程轿车只花10元钱行驶30分钟就到达了此行终点——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

鄂伦春自治旗位于大兴安岭南部,是一个不足五万人的小镇,这个小镇取鄂伦春语名子叫阿里河。一条小河从镇的南面流过,传说这条河是鲜卑族的母亲河,当年曾一度被称为金银河。在镇上有一条南北大街,名曰中央大街,长约1500米,大街两侧各有二条副街,整个镇貌一目了然,县级应该有的单位、部门一个也不少,全部在这条大街上,看上去很有特点。小镇上居住着二十多种民族,以汉族为多,其他是鄂伦春族、达斡尔族、鄂温克族(契丹后人)、蒙古族,还有为数不多的回族、锡伯族等。内蒙古是自治区,鄂伦春是自治旗,是中国唯一的一个鄂伦春族自治旗。在这块土地生活的鄂伦春族应该是主人.其次就是蒙古族了.其他民族都应该是客居他乡。

史书曾有记载:汉代东北民族纷争,位于大漠东南部的宇文部落日渐强盛,控制的地盘越来越大,终将在今辽宁辽阳市鲜卑部落击败,鲜卑部落残部放弃辽阳北上,一直走到正北二千华里的大兴安岭南麓安营扎寨,以鲜卑山嘎仙洞为基地,嘎仙洞位于阿里河镇西北约十华里处.我老师段一平告诉我,应该称鲜卑山鲜卑洞.清康熙年间,就为满语改称为嘎仙洞,真正的名子还是应该称鲜卑山鲜卑洞.鲜卑人在此休息养性200年,于公元四世纪举兵逐鹿中原,越过呼伦贝尔大草原,占领大同,建都洛阳,创立了威振四海的北魏王朝,统治了中国北方200余 年,留下了大同石窟、洛阳石窟等许多中华魂宝,有许多遗产已被联合国定为世界遗产。鲜卑人在中国历史长河中功不可没,文孝帝又是中国第一个提出民族大同的皇帝,提倡讲汉浯,穿汉服,鼓励各民族同婚、同居,倡导大民族思想,提倡大民族团结,反对民族割据.一千年以后,诺大一个英雄民族竟然销声匿迹了.北魏王朝为后世奠定了民族统一的思想基础,鲜卑民族不失为一个伟大的民族.但是由于他的政策影响,新中国建立后確定的56个民族中竟看不到鲜卑族的影子,历史就是这样的无情,有一得必有一失嘛 !

北魏五朝鼎盛时期,孝文帝曾派大队人马来鲜卑山鲜卑洞祭祖,并在鲜卑洞口处刻一摩牙石碑,上面尽数记载着祭祖的经过,鲜卑洞口碑文的发现曾一度震惊了整个中国史学界,对于研究鲜卑民族的兴衰,以及东北各民族的历史传承都有着不可低估的价值。鄂伦春自治旗所在地阿里河是鲜卑族的发源地。

针对于东北少数民族的粗浅认识得益于仨上方面,一是我在黑龙江工作过20余年,经常能碰到少数民族问题,加上天生好学的习惯。另一个原因是青年时代有位好朋友是赫哲族,记得他叫付万金,此人系中央民族学院早期毕业生,专门研究少数民族文化的,曾抢救过《依妈堪》赫哲族文化的一种表现形式.他也是中国境内赫哲族的领袖之一。在他身上我学到了很多知识。第三个原因就是一九九七年后,我一直从事古玩收藏事业,必须学习历史知识及少数民族情况,否则就无法谈文物鉴定,也就不能称专业工作者了。

我的朋友付万金曾告诉我,鄂伦春、鄂温克、锡伯、赫哲族均属于生女真族后代,鄂伦春、鄂温克、锡伯、赫哲族都应该是女真族部落的称谓,他们都是女真族的分支。鄂伦春满语应该是(山上的部落的意思)鄂温克满语应该是(山下的部落的意思)赫哲是满语(东边的意思)锡伯是满语(西边的意思)。

 公元十六世纪,女真族改为满族,建立了大清王朝。清史有记载:康熙年间,皇上曾在萨尔浒战役后,派一部分居住在大兴安岭的旗人去西部镇守(大致位置在新疆西北部)並答应这个部落200年后迁回东北老家,后来没有兑现.所以今锡伯族大部分人均居住在新疆一带。

赫哲一直在最东面的乌苏里江,黑龙江三江口一带生活。

从生活用品上看,现存的文物、服饰、生产工具,这几个民族怎么也分不清楚,给人一种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感觉。

从长像上看,也是分不开的。

好歹满族也是少数民族,无所谓了。建国初期,确定56个民族时,我国当时民族工作专家很少,定错了在所难免,我这里不是标新立异,我也不是民族工作的专家学者。只不过是爱好罢了。说实在的,这事我还真请教南开大学资深清史专家、教授朱逸宣老师,他曾对我的分析表示了赞同。

在鄂伦春自治旗,蒙古族也一样受人尊重,英雄的马背民族,大汗遗风,高风亮节,祖上当过元代皇帝,看上去就是不一样。男人有大家风范,女人有娇柔媚气,不失一个伟大的民族。在这里,许多人都愿意交一位蒙古族的朋友,在熟人面前夸耀一下,能长几分脸面。尤其在现在,腾格尔、马头琴带着草原神秘的色彩,红遍大地,尤为盛行。

鄂伦春旗就是这样一个民族混居的地域,各民族几千年以来的习惯互相贯通、影响、改造,创造了一种特殊的人文环境,各方面都具有的地方特色。

在鄂伦春旗,每餐必喝酒,男女都一样,女的根本不示弱,我遇到过的女子,包括15,6岁的女学生都能喝它几杯嘎仙白,喝醉了也不丢人。喝酒我觉得是这里的一大景观,也是人文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恰巧碰上我也会喝酒,且能喝酒,与当地人就很容易交融,距离也就一下子拉近了许多。当地人都夸我喝酒爽,不磨叽,有蒙古人的风格。其实我知道我的祖先实际是蒙古人,不然怎会有蒙古人的遗传,这一点根本不奇怪。

鄂伦春自治旗我一生来过五次,第一次是当我仕途坦荡,事业如日中天的一九九三年,誉为中国筷子王的我为巩固、发展中国筷子事业,率先提出了“巩固小兴安岭,放弃长白山脉,稳住完达山,开辟大兴安岭”的战略口号。内蒙古大兴安岭林业管理局邀请我率团来考察合作投资项目,时任管理局副局长的董君,局多种经营处的彭大将军(处长)林产工业处的何树植处长等人一直陪着我,一路上大车一大溜,好不威风。记得那次始发地就是鄂伦春自治旗。

第二次来鄂旗是2001年,鄂伦春自治旗建旗50周年大庆,邀请我老师——吉林大学历史系主任段一平教授和我一道来参加庆祝活动,同时为开发嘎仙洞旅游事业出谋划策,旗宣传部的彭部长负责接待我们俩,记得组织我们与中央电视台“走遍中国”栏目焦建成一道去了嘎仙洞,吃住在宾馆,出门车接车送,那一次也是够风光的。

第三次来鄂旗是2002年初冬,“吉发木业”老板张鹏请我出山給他当顾问,有个叫张竹君的孩子在中间攒合,请我帮肋他解决一些筷子生产加工出口的实际问题.“吉发木业”座落在吉文林业局,吉文林业局位于鄂旗西南方向约45公里处,是一个享受县处级别的森工林业局所在地,小镇上的企业、部门全都围着林业局转,是个典型的大企业,小政府的乡镇所在地,约有五万人口。“吉发木业”是小镇唯一的引进外资项目,张鹏也就成了举足轻重的大腕,每餐都有林业局领导坐陪,我也很快就认识了不少林业局的领导,这一次一共住了五天,心情愉蛮快,也可谓是一次快乐的旅游。

第四次来鄂旗是2002年元旦前,鄂旗公安局经侦大队刚队长率人去大连找我了解“友昌”(系中外合资大连友昌家庭用品有限公司)与“林兴”(系吉文林业局经营股份制公司)的经济纠纷,并告诉我有人举报,我儿子瑶涉嫌合伙诈骗,事关重大,为了弄清真相,又不至于在大连社会上造成大的影响,当晚在张鹏先生的帮助下驱车带上瑶儿直奔鄂旗,途中三个司机轮流开车,行驶18小时,于次日下午赶到鄂旗,找到了旗委刘德兆书记,反映了我的看法,刘书记立即指派公安局谭局长负责调查,两天解决了问题,大连办案人员撤出鄂旗,我也领着儿子打道回府了,这次不算风光,但也不失体面。

第五次——也就是这一次,2005年1月23日,我与欣维乘火车于24日下午到达鄂旗,住在嘎仙宾馆对面的个体旅馆——步步高旅馆。一住就是40多天。阴历跨越了两个年,自猴年来住到鸡年正月十五,迎来了我的本历年。

这次来很不轻松,肩负着一个父亲的责任,说到底是来捞儿子的。我这个人事业还算有成,家庭并不算和睦,知天命之后多有不顺,先是夫妻不和,闹得纷纷扬扬,合又合不了,分又分不开,作了十几年名誉老公,演了十几载假恩爱夫妻戏,人到中老年,实为不幸之憾事,愈感做人难,难做人,作名誉老公更难,多次想合好如初,一想到那些感受,就没了勇气,就这么一直维系着这个还有许许多多人羡慕着的表面的恩爱家庭。其实已经分居八年了,谁苦谁知道,认命了,老伴人很好,只是谈不到一起,或许是我的问题吧.

五十二岁那年,祸不单行,老儿子二十二岁夭折,不幸坠楼人亡。家庭前景渺茫,无心热恋事业,一气之下决定提前退休,辞去了一个集团公司总裁那个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官差,提前步入了夕阳红的队列。有人说我急流勇退,也有人说我见好就收,更有人说我捞足了,准备享受晚年幸福了,只有我知道老年丧子的痛楚是那样的难以忍受,我甚至怀疑在我的前面还有路吗?当我送走小儿子的第二天,大连下了好大好大的一场雪,我在艳丽的陪伴下,迎着满天的鹅毛大雪,从星海公园向星海三站走去,身后留下了一行深深的脚印,可当我返回来时,那清晰的一行脚印却早已被越下越大的雪掩埋了,看不到一丝足迹,那时我在想,五十多年走过的路难道都化为乌有了嘛!?如果人生没有记忆那该多好,用不着喜怒哀乐,也不必承受悲痛的煎熬。听说有种酒叫[醉生梦死]喝了就会忘掉一些烦恼的记忆,打听了很多人,也打听不到产地,更买不到了.后来我一位朋友孚良告诉我,唐朝以后就失传了,我慌然大悟.好心人见我食无味,觉无眠,日惭消瘦,又告诉我有一种汤叫[梦婆汤],喝了也可以忘掉记忆,並告诉我,在杭州西湖旁边有个奈何桥,桥边一个老太太每天熬九碗[梦婆汤].第二天我同艳丽乘飞机到达杭州,找了三天,围西湖转了一圈也没找到奈何桥,更没有找到那位熬汤的老太太了.寻找中有人告诉我们,那是几千年流传的故事.当時我在想我没文化,只读过小学,不懂可以理解,艳丽可是大学生啊,咋也不懂.

那次伤害实在是太重了,我想过不会再醒过来了,最好的结果就该是精神病患者或是植物人。(打小老人都说我耳朵大,有福气,我一直不相信,有什么福?)13岁失学,14岁离家去上海学徒,16岁闯关东到了北大荒,24岁文革打成现行反革命进了监狱----哪一点有福呀?但奇迹还是终于出现了。一九九七年早春时节,我随团去美国考察(注:组团时我还在位,是市外经贸委组织的一次合资企业总经理赴美国经贸考察团,办手续是在儿子末出事前,成行在儿子死后第二个月),在旧金山巧遇华裔神人清海大师,一语点化让我又回到了正常的人间,记得她直面对我说:“不必烦恼,好的孩子,你喜欢神也喜欢,神的力量是无穷的”。我恍然大悟,儿子哪里是死了,明明是去了一个比人间更美好的仙境享福去了!儿了享福我应该高兴才是,又何必为之担心呢!真正要担心的是百年以后,我能否也会去他那里。

从此我更加感悟到,美好的东西在人间不会长留,只有在天堂,才可以永存,对于美好的事物,只要心中有就可以了,心中有就什么都有了。我坚信不疑,从悲痛绝望中重返人间,重新开始了晚年的正常人生活。

小儿子走的时候,老大24岁,这之前,当父亲的我是合格的,算是个严父,教育孩子肯化力气,纠正错误一丝不苟,两个孩子人见人爱,不时还有人夸我教子有方,将来两个孩子都会有出息,青出于一蓝定会胜于蓝,将门虎子嘛,赞美之声不绝于耳,每当听到这些话,作爸爸的总是美滋滋的,喝六十度老白干也觉的甜滋滋的。说实在的这俩个孩子也就是有出息,大的是“友昌”的总经理,小的是“松柳”(也是一个合资企业)的副总经理,老伴是食品公司总经理,人们常说我们家是总经理之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一家四口全当合资企业总经理,真是够让人羡慕的,问题是好景不长。

我家发生的第三件大事就是大儿子2000年以后染上了赌球的恶习,几个月下来,把自己十几年的积蓄一下全输了,又把他妈妈的钱输掉了上百万元。说起来,儿子走上赌博这条路我是有责任的,最大责任就是放任自流,为什么要放任,就是因为孩子只有一个了。有比没有强,树大自直,不去管了,小儿子管的挺好的,不是也走了嘛?何苦呢?说起来早已不是孩子了,比起我来更是没办法比,我13岁就失学参加工作,不知道少年时代的滋味就进入了青年时代,他们怎么也比我强,知足者常乐,放弃了对孩子的管教,我真的有责任,挚友温孚良也是这样批评我的。

话一扯就远了,好象跑了题,反正也不想发表,跑就跑吧,我是在一气呵成,不像写文章,倒像流水帐,一本家庭流水帐,不用审计的感情帐。

第四件大事是发生在2001年5月份,由于一民桩民事诉讼案的胜诉,我被败诉方算计了,他们暗渡陈仓,避开法院,不谈民事案件,以职务侵占罪名将我告到同一城市的公安机关,侵占时间之久可延续到十二年前,侵占数额之大已达千万元人民币,市公安局以特大案件对我进行了直捕,看守所蹲了42天,在儿子的奔波努力下,先是取保候审,而后是“证据不足免于起诉”一纸决定,两起案件共花销约200万元,从此,我再也不想打官司了,算起来,花200万元买了三张一文不值的判决书(两份胜诉不执行,一份免诉)。

在尚不建全法制的可爱的中国,此类事例举不胜举,党中央书记照样吃官司,被人放黑枪,何况我一介草民,知足吧!只能多说几次谢啦!谢谢啦!最近第四代党的领导人总在强调以人为本,实际上就是承认了目前中国确实存在人权的问题,党既然已经看到了,改也就只能是个时间问题了,还是那句话:今天比昨天好,明天会更好!

家里近年来发生的事最大的还是这一次,我唯一的儿子瑶被鄂旗境内吉文森林公安局抓去了,记得那是2005年1月13日,孩子是在大连家中被抓的,理由仍然是那条早已熟悉的“涉嫌合同诈骗”犯罪。

我第五次就是为这事来到了鄂旗,不能不说这次来鄂旗心情是沉重的,各种压力压的我透不过气来,加上早已不习惯的零下30度的低温让我觉的整个世界都是冷的,心里总感到冰凉的,就像是每天在冰箱里活动,找不到一丝暖气,记忆中的热情、好客的民族风情、自治旗特色烟消云散,好象到了另一个鄂旗,整个世界都是冷的,好冷好冷.偶尔在画报上看到那满山遍野盛开杜鹃花(金达来)也显的那么的单色调,透着丝丝寒意,鄂旗被高寒的天气冻住了,一眼望去,怎么也看不到溶化的时机,白天,面对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呼吸不到暖流。入夜,华灯初上,能看到大漠新城的勃勃英姿,却看不到那浓浓的热情,怎么啦?!这是怎么啦!难道是世界改变了鄂旗?!还是鄂旗改变了世界?!我不得而知,只能感到那难熬的高寒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儿子肯定是抓错了。一不是刑事犯罪,二不是合同诈骗。充其量是经济纠纷。经济纠纷应该由被侵害人告诉至法院民庭解决(这一点我有打官司的经历,恢复公检法后,我曾在合江中院作过人民陪审员三年)早在九十年代初期,由于南方沿海城市惯用抓人逼债的作法,公安部针对这种现象三令五审下达命令,不允许公安部门干预经济案件的审理。为什么这里不执行呢?难道真象也们说的那样,山高荒地远,谁也管不了嘛?自治旗就是有自治旗的特色嘛?我不敢相信,如果真是那样,要法律干什么?要党干什么?无法无天老百姓怎么活?到哪里诉苦,去哪里审冤,越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里,我就越是相信组织、相信党。(注:我实在是穷途末路,只有拿出传统的看家本事来了,一生就是在相信组织、相信党的环境里泡大的,让我改变信仰,只有来世了)。

吉文公安局伙同原告代表天天在要钱,由120万已经降价处理到了60万,儿子瑶在看守所里仍然不吐口,不答应,就是一句话:不欠一分钱,不还一分钱,也不需要别人(包括父母)代还一分钱。拿出一副把牢底坐穿的姿态,真让人没有办法。

孩子妈妈早就答应拿钱赎人了,而且对方很够意思“拿钱就放人”,“款汇到公安局既可”。

我没有钱,有些古董,我早就把在中央电视台鉴宝栏目鉴定的那件南宋官窑弦纹瓶带来了,必要时我想押给他们(价值140万)保个平安,60岁的人啦,要钱没有用。

可问题就是儿子不吐口,不答应。是有难言之隐?还是真有冤情?我真的要靠判断了。

经济纠纷应该是肯定存在的,否则不可能一而再的挑起事端。合同诈骗应该是不存在的,双方贸易关系持续了四、五年,[友昌]又是日本人的大股东,瑶也不傻,何必帮小鬼子骗中国人呢。

我这个当爸爸的,此时应该堵枪眼了,怎么堵?靠钱我没有,只有靠智慧了,不是一介书生,也得靠笔墨打官司。首先寻求党的关怀,给总理写封求救的信,给公安部写了封反映情况的报告,给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鄂伦春自治旗、大兴安岭林管局四大班子分别用快递发过去,内容、用词十分尖锐。这是一起罕见的雇警绑票勒索案,作案单位系内蒙古大兴安岭林管局森林公安局及吉文森林公安局,是上述单位目无国法,肆意妄为,乱抓无辜,欲靠邪门歪道发不义之财。

理由有 5点:

  1、辖权问题

吉文森林公安局对此案无管辖权,原因是原告系私营股份企业,非林业直属企业。“原告企业在工商登记为民营股份制,注册地址为鄂旗”

  2、此案不具有刑事犯罪(合同诈骗)要素。非故意,无合同,更谈不上利用合同了。如果有纠纷,也属民事经济纠纷,不应该是公诉条件,而应该是自诉案件。授理单位应该是地方法院。

3、公安局插手民事经济案件是违法的。

4、从捕人到押,所有手续都存在问题。

5、瑶非[友昌]法人,企业法人系日本人莲見胜弘.不论双方发么样的经济纠纷,主要责任应该由法人承担。

  将上述材料发出后,我才登上北上的旅途,到关押地看看。当我到达鄂旗时,发出的信函已经有了下文,虽具体内容尚不知道,但肯定是对我有利的,这一点不容怀疑。我第一次见到鄂旗检察院检察长时,他就直言不讳地告诉我,发给他的信收到了,上级检察院也来了函,督促认真对待这一案件。我去了吉文公安局,局里的办案人员告诉我,上级公安局来了工作组,帮助将此案办成铁案,并告诉我大兴安岭林管局根书记亲自过问了此案的进展情况。据讲,公安部也有批示,内容不外乎:谨慎处理,认真对待之类的措词。这些也就足够了,足以震慑那些玩火者谨慎小心。各级组织都开始重视这一案件了。不知为什么,写给温总理的那封信一直没有下文,总理太忙啦,我这点小事在总理那里无足轻重的原故吧!

  内蒙属西部地区重要省份,属于经济不发达地区,鄂旗在内蒙古属于比较落后的旗,除了经济不发达以外,其他工作也跟随不上去。干部思想不稳定,总想跳高技,群众对领导失去了信心,机关办事效率低下,人事雍肿,机关单位整日无所是事。与沿海开放城市比较,硬环境有差距,软环境差距更大,这是牵动经济不发达的重要因素之一。在这个地区办企业,办事业很难,要办我这样的事难上加难。总结一下有3难:

一曰找人难,组织纪律散,机关每天八点三十上班,十一点就没人了,下午基本不办公;

二曰假节期间更难。春节放假七天,这里阴历二十五以后就陆续走人啦,领导干部能靠到二十七的不多啦,初八上班,人数廖廖无几,十五前没有人办公,二月二之前仍在过年,春节不正常期间怎么也得一个月。

三曰几代人生息在这里,亲连亲。关系十分复杂.

由于经济不发达,确定市场经济以来人员外流多,引进少的可怜,一个不足六万人的小镇,一般都是三代人生活在这里,大家都是老乡,同龄人都是同学,机关的都是同事,谁都认识谁,地方保护主义根深蒂固,在这里不托人办不成事,托人也得找个资深当参谋分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否则你要托的人碰巧就可能是整你的那伙人。

这地方人情味很浓,只要一喝酒,大家都是朋友,尽力帮助朋友是当地的美德,非常朴素的原始感情,伴着浓浓的奶茶,酒香扑面而来,随处可以感觉到。

几天下来,我结识了一位旗党委办公室主任,此人姓牛,汉族人,年约五十岁左右,师范毕业当老师,校长后因文笔精湛而入选旗委。此人系读书人,颇有正义感,对我这个全国劳模很尊重,也愿交我这个朋友,确实帮我办了许多事,介绍了许多当地显为人知的情况,对于我的营救计划实施起了很大作用,这是我交的第一个朋友。

在当地交个蒙古族朋友被誉为时尚之举。在我惶惶不可终日的那些日子里,偶然遇到了一蒙族干部,在我第二次来鄂旗时,她曾陪我去过嘎仙洞,还一起就过餐,对她印象很深刻。她的名子叫乌兰石梅格,当地贵族出身,父亲是教育局长退休,长兄是旗经贸局长,次兄是外贸局长,姐夫是旗公安局副局长,原老公是旗公安局刑警队长,自己是旗团委副书记(副科级干部)

通过上述两个新朋友,认识了一大把朋友,牛主任的学生遍布旗政府各单位,乌兰的同学处处皆是,靠这些朋友,一般事都能摆平,况且也花不了多少钱,也就吃吃喝喝,送点小礼什么的。乌兰是个热心人,四十出头年龄,闲暇之时,常约我喝酒、吃饭(四个人吃顿饭约花80-100元),上练歌厅(每小时场租5元),打打麻将(输赢一场约200元左右),放松放松一直紧绷着的弦确实有必要,记得我到鄂旗的第五天,吉文公安局看到我在鄂旗天天活动很不舒服,曾动过要抓我同行新维的主意,让我上了很多火,一夜末眠 ,嘴上起了大火泡,就是这个乌兰帮我去买药点滴,从心里讲我非常感谢她,萍水相逢,我一个风独残年的老人,早已过了风花雪月的浪漫时代,能给别人带来什么样的快乐呢?其实什么也帮不了人家。只好用那些只有我自己才知道的假知识去骗人家,谈什么东北各民族的大融合啦,文物鉴定啦,实在不能满足对方,就只有拿出遗传的功能——相面术来弥补自身的缺陷,效果还真的满不错的,说实在的我那根本不是相面,而是经验之谈,靠那经点验和心理学知识,于是乎,我在她们心目中成了文豪、大学者、师长。大家都称我为老师.说到底,我是靠这维系与她们之间的那种“火辣辣”大漠之情。一切为了我的事业——捞人,救儿子.

春节前我送给我的俩位新朋友一点钱,托他们代我向其他朋友拜年,他们回报我一大堆木耳、磨菇。乌兰还给我买了一整套本历年的红衣服,虽然小了些,穿上也觉的温融融的。

我是B型血,B型血的人适应情强,攻关能力强,市场经济中适应做销售工作,成功的销售工作者首先得推销自己,一个连自己都推销不出去的人,也就谈不上推销商品啦。大漠捞人经历告诉我,越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里,越是要千方百计的尽快推销自己,让别人不但认识自己,而且承认自己的能力,近而相信自己所从事的事业一定能成功,才可能主动,自觉地与你达成默契,主动帮你出主意,想办法,形成了一个捞人的团队精神,才可能有战斗力,众人拾柴火焰高。事情就有可能向好的方面转化,最终的目的才可能达到。

我这次在鄂旗就是这样做的。

吉文公安局抓人的目的是捞钱,不是走法律程序,依法判决,弄清了他们的意图,设法尽力量不让他们得逞,这场战役就赢了一半。拘留期一到,他们必须到旗检察院报捕。批捕后他们就只有看守的功能了。判不判刑由法院决定。正月(阴历)初三拘留期到,(刑法规定,遇节假日不延)如果初三报卷,检察院只有七天时间,那么就是初九到期,初九是二月十九日,吉文公安局为了争取最后的机会,说是采取了邮卷的办法,(吉文离鄂旗只有45公里)报的卷初八才到检察院,检察院初十四到期(2月18——24日)总的计算时间表是1月13——2月18日,合计37天。实际是1月13日——2月23日,计42天。那个环节超期谁也搞不清楚。

这样一个简单的案子,各个办案单位都要用满时间,一是争取在本单位解决问题,二是不留缓冲带。少出麻烦。

当一个犯罪嫌疑人犯被拘留后,按照目前比较完善的中国法律体制以下几个环节都有放人的机会和权利。一是公安局,目的达到,可以以轻微犯罪,认罪较好、危害不大,作教育释放处理,(或先以取保侯审而后不了了之,这样还可以得一部分取保费收入,弥补办案费的不足)第二第三次机会均在检察院,批捕卷报到检察院批捕(科)处后,够捕的七日内呈报批捕材料,由检察长签署逮捕令,则进入起诉阶段。如认定不够逮捕,则由批捕部门写出书面理由交检察长决定或报检委会讨论集体作出决定,三种可能:1逮捕,2退察,3纠正(放人)这里有一次放人的机会。批准逮捕后交检察公诉机关(科或处)提出公诉。如认定证据不足也可以作出不预起诉之决定,也就是无罪放人。如公诉机关提出公诉,法院也有不认定犯罪,作无罪释放的权利。

上述过程中,只要侦察结束,各个环节均可先作取保候审处理。我把赌注全部压在检察院了。

吉文公安局与原告利益关系,共同合资做一栋生意,根本针扎不进,水泼不进,没门!

只要把工作放到前面,检察院这里应该是结束这场游戏的最好阵地。难度当然很大,主要是鄂旗检察院与吉文公安局关系十分密切,所有人都熟习,熟人好办事,在这里体现的更充分。靠送礼,也是不可能的,我这个人挂了很多空职,什么人大.政協啦,别人都怕沾包,有钱也送不上,况且我一生不会送礼,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一条路,依靠组织,相信党,据理力争,闯条路。首先靠写材料信访,从上面向下施加压力,使他们不太敢轻举妄动。再就是谈,找检察长推心置腹的谈,找院内各部门领导,不厌其烦的谈,好事多磨,动之以情感人的谈,终于谈出了一条正义之路,征得了许多人的同情,事情终于向好的方面变化着。共写出4封长信,共计12000字,列举法律条文,证明瑶无罪。发出120000字的材料,赢得了组织上的支持,公安部副部长亲自批示“认真处理”,内蒙古大兴安岭林业管理局党委书记根同志亲自批示“谨慎处理”;内蒙古呼伦贝尔盟检察院杨检察长多次亲自每天过问此事处理情况;海拉尔市委、政法委、检察院也过问了此案。整个形成了一层正义,正统的网。至使此案必须循着依法办案的轨道进行,搞名堂很难了,继续搞名堂就更难啦,问题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别无其他选择啦!

我生活过的故事。

而我有早上喝酒己经有三十年历史了.那是在全國流行早上喝凉水的年代,喝凉水是外国引进的治百病的良方,我觉得没意思,创立了[王氏早上空腹饮酒疗法]推广了三十余年,至今没有人相信,我总结了推广不顺利的原因-------我不是外国人!

我自已一直坚持,效果很好,六十岁的人什么药也不吃,有人说我象四十多岁,我深知-----这是酒的作用. 的许多地方,早上喝酒的习惯一直被视为“怪癖”.

 

 

  评论这张
 
阅读(63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