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树缘  

2009-11-30 14:46:27|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树缘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树缘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树缘

嶂峰

2009、11、30、

我喜欢绿色,喜欢草原,更喜欢树。虽然不能像姚忠瑾老兄那样爱树如命;也不会像碑林那样自认《我的生命是一棵树》。

我幼年时,老家院外有一排枣树,毎逢三、六、九、大集市,栆树下排满了作小生意的人,长我八岁的西屋小叔叔《东屋是我亲奶奶,西屋是我后奶奶,我爸爸和小叔叔是重山兄弟,亲奶生我爸爸之前生过四个姑姑,西屋奶奶岀嫁那天,我奶奶一着急,当迎亲的爆竹响起时,生下了我的父亲-----爷爷最疼爱的长子-----新城王十八世孙,取乳名叫;双喜。这是一九一六年的事了》。把我扛在肩上去逛集,累了就把我放在枣树杈上,半天也不回来。我看到树上结满了青栆(未熟)就用小手边摘边吃,第二天生了(炸腮),脖子肿的象腰那么粗,到济南开了一小刀,至今仍留下一疤痕。那能想到就这一小小的疤痕,坏了我两次好事,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

一次,      

是因枣树而早熟,十七岁那年,已经有四年参加革命工作经历的我与县文工团的歌唱演员何何相爱了,在她第一次和我拥抱时,恰好碰到了我右側带疤痕的脖子,她的头一下就縮了回去,而后就没戏了。三十年后她生病住院我去看望她时,她鬼秘地告诉我,不喜欢我就因那带疤的脖子。哈哈!我如梦初醒,这该死的带一小疤的脖子!

二次,      

十八岁那年(选飞),也是为这倒霉的带一小疤痕的脖子,又一次毀了我的前程。

这毛病呀!得容易改亦难!

比如我写文章吧,跑题的毛病就是改不了,少不克制还会有发展。本想写(忍痛割爱),突然改置了,没办法,慢慢往回拉吧,年纪大了,调头很难,我赞成那两句话;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思是因,不肯是果。因果关系!

儿时我曾住在工商河边的一个大院子里,屋门前有两棵芙蓉树,满树开着粉红色的小伞花,我常常呆呆地坐在树下,看着哥哥们背着书包去上学,盼着爸爸下班回家时摸我一下头,看着大院里那些怎么也看不懂的变化----到如今,该走的人己经走了,留在记忆里也只有那两棵芙蓉树了。

青年时代,我一直奔波在大小兴安岭、长白山、完达山脉,住在森林里,满目皆是树。伐过木、植过树,加工过木材----似乎我的今生就永遠也离不开树。

退休后,别人又聘我到海南管理一批澳洲进囗木材,和山一样大的一堆木材相处了三年,为了这批木材省委協调过、海关立过案、法院开过庭、税务传过票,我本人三下张家港、四赴山东、五撞广东,天天盼着能卖掉这批木材,了却心愿,交差缷任,去玩我古董,渡我晩年。可每次努力总是有希望没结果,我来海南时种下的苦練树己经长成碗囗粗的大树了,木瓜树也已经结出了果实,这批木材依旧风吹雨淋地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卧着。

最近,汕头朋友终于看准了这批木材,决定全部买下,高兴之余又多了些失落,看着木材被一车车拉走,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像不是卖而是丢了什么似的,有泪往心里流。

我曾为卖不掉它们痛苦过,没想到还会因卖掉它们而伤心,这种感觉谁能读懂!?

我终于厚着脸皮向买方要了一根木头,也不想作什么,将来放在新窝的空中花园里,永遠保留,想它们时好看看它。

那排枣树、那两棵芙蓉树、北大荒之树、苦練树、木瓜树、澳洲的树今生今世都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中了。

如果真得有来生来世,我祈求变成一棵树,最好是棵胡扬树,活着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下一千年不朽。

树缘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树缘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树缘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树缘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写于白沙门海畔。

  评论这张
 
阅读(283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