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桦南情  

2009-02-09 10:19:56|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桦南情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桦南情

-----写在元宵节晨------

嶂峰

二00九年二月九日

我的生命里注定与黑龙江省桦南县有断不了解的情节, 为什么呢? 我至今尚不清楚, 但我已深深地感到; 在我有限的生命里己经离不开桦南了。

桦南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周边的一个县城, 与七台河市勃利县接壤. 在上世纪没有分桦川县之前, 应该是黑龙江省合江地区一个较大的县.

在网络上, 不论是和[水月亮] 的主动聊天, 还是和[陈军] 的结友, 更不用说与[淡如菊] 的博客链接, 都是源于我那今生也离不开的桦南情结了.

桦南---我生命中离不开的结!

桦南---伴我一生的重要驿站!

桦南---一个謎一样的地方!

桦南---难道会是我风烛殘年的归处!?

我疑惑, 我茫然, 我不知所措, 禅者听命也!

其实, 我有个家, 在海边, 那是我遗弃了大山被大海俘虏的地方!

孤独寂寞的晚年, 精神寄托也有了[鳥巢], 那曾是一个民族的都城, 一个有一千年厚重文化的仙境!

最初认识桦南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叶, 在黑龙江饶河县八五九农场制酒厂, 我邂逅了曹训和大哥 , 他长我近二十岁, 算是望年之交吧! 曹大哥是48年入伍的老兵,58年隨十万转业官兵来北大荒, 开始在公安局作中层领导, 不久在人整人的旋渦里沉倫, 我认识他时是在他下野之后, 像是下放劳动改造.到八五九农场制酒厂跟我学烧酒。他 究竟为什么被开除党籍?为什么下放劳动当时我不清楚,反正 那年头罪名一般是“莫须有”.

曹大哥1955年授衔是中尉副连级. 建国初期1955年后, 姑娘们一窝蜂似地拥向最可爱的人----志愿军. 不知谁还编了-套姑娘们擇偶的理论; 一个豆太小, 两个豆正好, 三个豆不好找, 四个豆太老.( 註; 豆指五星, 一个豆指一杠一星少尉排级. -杠两星, 三星是中尉上尉连级, 一杠四星是大尉营级). 曹大哥是正好的级别, 不久就和一位山东姑娘结为伉俪, 大嫂聪明贤惠, 人也漂亮, 年头太长了, 已经记不得姓什么了, 真不应该!

曹大哥一九六四年调桦南县林业局工作, 以后的三年中我每年去-次桦南, 看着他俩孩子-天天长大, 日子也一天天好了起来.

一九六八年, 我也被[莫须有] 了, 断了联系. 一九七0年我平反后去过桦南, 大哥搬家了没能找到, 从此失去了联系.

以后的三十年, 我一直傻乎乎地为名利拚博着, 早己淡忘了那些年青时的朋友了.

直到退休后, 才明白名利是身外之物.真正的好朋友才是难能可贵的…

我开始寻根问祖, 眷恋故乡, 回忆那些过往, 苦寻那些朋友…

 真应了书上说的那句话; 人将老时, 其行也实, 其言也善!

寻根让我愉悦, 沿着祖辈们的足迹, 我終于明白了我自己.

寻友让我痛苦,

 我托人去乌鲁木齐林科院寻方伟富研究員[一九五九年在上海木材一厂我曾借他七元钱, 我得还债呀] 林科院的办公室主任(维族人)告诉我朋友; 唉!他走啦!他不在啦!己经走了五年啦! 假如我千里迢迢的去新疆也不过只能看到墓中的他了, 那一年,我没有去新疆,只花了七百元在庙上为他作了个道场, 就算还债了吧!

我去太湖边的农垦疗养院看望沈伟祖同志(原八五三农场党委书记、黑龙江省农场管理局太湖疗养院院长。)院 办公室的人说; 你怎么晚到一天? 追悼会昨天开完了. 他的妻子要见我, 我落荒而逃, 我不知道见面能说些什么?

从此, 我不敢冒然寻友了, 年青时的朋友都长我十几岁, 都己是年过古稀之人了, 我怕! 怕一旦寻到会是一个伤心的结果. 年过花甲的人, 谁还愿寻伤心! 再说啦, 我自己究竞又能有多少再承受伤心事的能力也是个未知数?!

想寻友, 又不敢寻.

前不久在网络上认识了[人淡如菊], 我胆怯怯地求他帮我了解一下二十年前在桦南林业系统退休的曹大哥还在吗? 没想到几天后的回答是; 在!

不久我就要去桦南看望年过八旬, 四十年前的好朋友了, 我好高兴, 因为这一次不会让我失望!

这几天, 脑海中一直在回放着有关桦南的片段;

刘超是我的县委书记, 桦南土龙人, 一个党的优秀干部.

那年, 同江建市, 王玉林市长调我去当口岸办主任, 上任后刘书记又把我骗回来, 我不恨他, 他爱干部胜过爱他的生命. 县委宣传部干部孟广隋调双鸭山市两年后就当了市长. 过年回饶河给他拜年时他还在说; 真后悔放你走,这时的孟广隋官已经比他大了他还说这话?哈哈!他确实躭误了一些人走出去发展,但没有人恨他,因为他是真心实意地爱着饶河那片土地,至今人们依然怀念着他。

我的大舅哥蔡德成从教三十年桃李满天下,1950年开始申请入党, 终因满洲国时日本人曾用专机送他去密山参加高考这个所谓的污点而不被批准. 突亡后我找刘超要求追认共产党员, 刘应允但因追认权在省委不能如愿, 后改为賞“科级待遇” 开了个隆重的追悼会. 事后老百姓都说; 刘有魄力, 作的对, 换个领导作不了.

我的好朋友张文树也是桦南土龙人, 当过桦南革委会主任, 也给我当过县长, 后耒曾担任黑河市, 双鸭山市, 鸡西市市委书记, 每当我遇坎坷时他都为我指点迷津, 居官四十年一尘不染, 可为一代清官也.

在饶河当县长时我曾去过他的家,(桦南县土龙乡土龙大队)吃过一顿饭─玉米大查子粥、咸菜。全家老少七、八口人,加我们去的三个人全吃一样的饭。

三年后他调桦川县委书记时我也去看望过他,在他家又吃了一顿饭,还是大查子,只是多了几个小菜。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他担任黑河市委书记,我也曾带七、八人的考察组去考察中俄边境贸易情况,那时他一个人住在招待所里家没有搬去,晚上和原边防三团团长国东发一起用四菜一汤招待了我们。离开时还送给我两件俄罗斯羊绒大衣,至今还完好的放在我的大衣柜里。

李荣春是我的县委书记, 也是桦南人. 一九八五年, 是他派我去北京/大连建办事处, 给了我从黑土地走出来的机会, 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我很感激他!

我清楚地记得, 桦南在我的脑海里也不都是美丽的:

县政府招待所那栋平房里就有着我倍受煎熬的痛苦回忆…

那个文革期间把我送进监獄的“大门” 也是桦南人…

桦南还有我在引龙河七分场劳改时的獄友薜海山/邢辉/刘志武/…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 冥冥之中总好象有一只手牵着我的桦南情, 总好象有-种力量让我离不开桦南.

或许前世我曾是桦南大山里的一棵树!?

或许, 我的归宿在桦南?!

2009/02/09/海南

后记;

又到正月十五了, 那年你曾说过, 每年的正月十五都会陪我-起看月亮, 一直看到老的走不动道. 为什么近在咫尺, 你确陪着别人看月亮, 让我一个人孤寂地独享月亮的淒美……

哈哈! 说着玩的, 其实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静静賞月了.桦南情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评论这张
 
阅读(314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