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朋友, 这两个字太沉重.  

2009-08-10 19:04:23|  分类: 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 这两个字太沉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朋友, 这两个字太沉重.

第二篇

<北大荒的朋友---张哥>

嶂峰

2009/08/10/

我喜欢交朋友, 三教九流什么人都交, 当渐渐老了的时候, 回首往事感慨万千, 方才感觉到; 朋友这两个字太沉重了.

我认识張哥是在北大荒. 张哥是我亲长兄老亚的同事, 欧李把王世英打成反革命后, 我大哥与张哥同時被省土地利用管理局下放到烏苏里江边上那座小县城的. 那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期的事了.

我是一九六0年耐不住济南城的饥饿去北大荒找大哥混囗饱饭的, 那年我+六岁. 当时大哥在规划办公室, 张哥在八分场当技术员. 场县分家后, 张哥调县供销社作统计股长, 大哥托张哥把我也调到县供销社工作, 也混上了办公桌. 張哥本来就是大哥的朋友, 这以后也是我的朋友了.

一九六三年, 大哥分了-栋住宅(九户一栋, 每户約24平米), 大哥, 沙哥, 张哥和我就住在-起, 一直住到-九六八年.那时候, 大哥, 沙哥经常去野外作大地侧量, 更多的时间是張哥和我住在这间房子里.

在八亿人被愚弄了疯狂的年代, 張哥当上了造反派头头, 我也当了联络员. 不久我们所在的风雷激造反团被定为保皇派, 而且是被坏人操纵的组织. 我家庭岀身不好, 坏人当然是我了. 按现行反革命揪斗无数次总也找不到足以判刑的罪行. 就在判也判不了, 放又不想放的关键时刻, 张哥革命了, 先后揭发我(替父喊寃, 为母祈祷, 収听敌台, 攻击新曙光) 四条罪状, 于是被判刑十二年, 送进监獄. 老百姓都说; 我的张哥不够朋友!

两年以后平反眧雪, 张哥也调回山东荣城了. 那年我二+五岁. 再也沒见到我的张哥.

三+年后, 病入膏肓的张哥弥留之际让孩子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对不起我. 死后我给他妻子发了唁电;

嫂子节哀! 顺告张哥那些不愉快的事我早忘了. 只记得那些快乐的时光. 让他也忘了吧, 别把悔恨帯到天堂. 在我的心目中他依然是处处呵护小弟弟的张哥! 福民悲悼.

学会原諒别人, 才懂得什么是禅心.

那年, 我对朋友的理解;

朋友就是当你被打翻在地, 无数只脚踏在你的背上, 忽然有-只脚踏在你有伤的肋骨上, 你不必回头看是谁? 我告诉你; 那-定是你最好的朋友!

当你老了, 偶而坐在葡萄架下, 仰望星空回首往事时, 那些无奈瞬时便化作了泪水. 朋友啊朋友! 这两个字真得很沉重.

朋友, 这两个字太沉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写于黑山居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