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突然开启的一段记忆  

2009-09-18 13:37:45|  分类: 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突然开启的一段记忆《转载》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突然开启的一段记忆

北大荒人

2009/09/18/

有位网友告诉我,他今天要去四丰山扫墓。墓主人是他儿时的伙伴,同学、挚友、怨家。

是啊!先走为大。失去的永远是最珍贵的。

我曾对一位朋友说过:当你有一堆金器时,你总也分不清究竟那一件是最好的,有一天你丢失了一件时,你会认为丢失的那一件就是最好的。

出于对网友的关心和本能的好奇,我查了四丰山的位置,却意外地开启了我陈封了多年的一段记忆,那是三十九年前的事了。在四丰山东边有一个五十年代初期建立的劳改农场─名曰:四宝山农场。有我一段本不该忘却的经历。

我的内妹父母早逝一直寄宿在单鹅山市堂嫂家中。六八年知青上山下乡时来到四宝山农场四分场。一九七0年,眼瞅着大部分青年都返城了,可内妹属寄宿没人管,老婆下令让我去捞人,并说是对我真实能力的一次考验!

当时我只是煤矿的一个炼鋼炉长,班长也没混上。(班长就有毎月三块錢的补贴了)我一生不服输,爱表现自己(孙女有点像我)。于是我穿上过年才穿的那套灰色中山装,载一顶前进帽,拎两条“太阳島”烟(黑龙江省最好的烟,(三毛三一盒)上路了。临走时工友牟广琛告诉我:送礼得瞅准了关键人,不然就白送了。(我知道他爸是劳资处长,有经验)我得听他的!

经佳木斯很快就到了四宝山农场四分场。场部座落在一个小山坡上,隔着一个兰球场对面是一栋平房,右面是招待所,左边是商店:食堂、理发店。招待所共有四间房,我住了三号房。一、四号空着,二号房住着一对来捞姑娘的上海人。二号、三号房之间只隔着一层胶合板,说话都可以听到。好心的上海夫妇告诉我:四分场只有两个人说了算,一个是书记“真起兴”,一个是场长“贾兴启”。真书记爱錢,贾场长爱色。两人都抽烟。

这个分场很像是个小社会,这里住着农场干部、武装警察、管教(劳改局的警察)农工(刑满释放就业人员,好人称他们“二劳改”,坏人称他们“班长”。)知青、劳改犯,还有各类好人的家属。按当时国家政策计划供应的标准都是一样的:每月每人半斤油、七两肉、三斤细粮。好人是否克扣坏人的定量我就不得而知了。知青和劳改犯干一样的活,区别是犯人得武装警察看着,知青不用人看。那年头抽烟很时髦,知青挣抽好烟,烟头丢的满地,犯人抽烟要到毛楼里偷着抽,烟源就是拾烟头。我亲眼看到过犯人出工时用一小木棒前面挷一根针在地上扎烟头。(犯人不可以用手检)有时扎着半截中华烟头会高兴的一宿睡不着觉。

这之前听兰球场上的人讲:男知青返城找真,女知青返城找贾。男的得花二百块,女的在下身打个记号就行了。我似懂非懂。情况摸清了,我决定采取“绕真靠贾”策略。原因是一我没錢,(包袱里只有三十块錢)二我不怕窃色,内妹年龄偏大、也无姿色、怕他个球!三是上海夫妇也走的这条路,情况比较熟。也不知什么原因,我一点没费劲,两条烟一送成了,没用打记号就盖印了。(盖印后就可起户口了)在我临走时那对上海夫妇一定让我介绍经验,说他们已经来了半月还没盖上印。贾场长老是说:什么时候打上记号什么时候盖印!老两口真的听不懂,姑娘又装糊涂,我也不想给他们讲清楚,我怕污染了我的灵魂。

几年后听说贾场长在一次公出单鹅市时被一群曾被他欺侮过的返城知青给废了,从那时起他再也没办法《打记号》了,成了个活着的僵尸!

真书记因为《作风正派》─不近女色,提升为总场纪检委书记,还混了个长尾巴。

那个年代,许多往事,不忍回首!也不愿回忆!

突然开启的一段记忆《转载》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