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祸从天降,灾向地生  

2010-05-21 09:24:35|  分类: 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祸从天降,灾向地生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祸从天降,灾向地生

一个真实的故事《二》

 

嶂峰

我开车去东线高速南大桥出口等欣悦,一路上我一只在想,此时的欣悦还能象正常人一样谈吐如故吗?

我也曾经历过这种磨难,那是在一九九六年十一月,爱犬璆儿不幸堕楼身亡,我也是在极度悲伤的状态下冷静地处理完后事后精神崩溃的。欣悦昨天在三亚火化了儿子的遣体,我想今天也是个关键日子。她还能站的住吗?

可能是因为思想不集中我车开的很慢,我到南大桥口时他们巳经到了。

我慢慢吞吞的下了车,心里在想马上就站在我面前的欣悦还会是原来的样子吗?令我十分惊讶的是她一如既往,还是那么平稳,那么平静,就像从来就没有发生什么样的事一样,此刻我想起了一位蒙古朋友说的话:女人承受能力比男人强!

欣悦有板有眼地给我交待了今晚要作的事──一,去农垦总院看一位车祸时兴存者。二,去海港发车。三,今晚宾馆住宿安排。四,明早去杭州机票予定。

我很奇怪,也很佩服,出乎我的予料,大悲面前她既然能如此平静!非常人也!

我决定先去秀英港发车,恰好遇见好友孔文,他是海港公安局的支队长,这事很快就搞定了。

而后去农垦医院,路上她们告诉我出车祸时车上有两人,一人当场死亡,另一人重伤在这个医院抢救。另一人是谁,她们没说我也不想问。自从一九九六年以后,我一直不愿去医院,毎次去医院都会勾起我那段伤心的往事。欣悦和她妹妹进病房,我在院子里等着。

一个人闲下来就会想事,我点了棵烟,在烟雾中我又想起了那年──从孩子出事到火化我没掉一滴眼泪,第四天大连下了一场大雪,儿媳艳丽陪着我走在星海公园到黑石礁的路上,路上行人欲断魂,两行脚印清晰可见,犹如人生,一行是来路,一行是去路。来来往往,生生死死,仔细考虑起来就那么简单。

这以后我开始讨厌这个世界,看不到美好,眼前总是灰朦朦朦的,无法工作辞了职,无法自理生活,……再后来去了美国……

她们出来了,我不得不结束了回忆。

在回宿地的路上,她们告诉我:这是位二十三岁的苏北姑娘,在和儿子谈恋爱。

欣悦对我说:虽然儿子死了,儿子的责任我应当承担,我要好好对待她。此时此刻的她,仍然能想到这位姑娘,着实让人又一次感到她的与众不同。

晚上,老蔡头俩口给作了粥和豆饀餅,老蔡头俩口欣悦也认识。

没有人说一句劝慰的话,好象谁都找不到合适的词汇。

第二天一大早,她们就去了杭州。

祸从天降,灾向地生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于黑山居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