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贝子庙的灯光  

2010-07-19 19:14:18|  分类: 相册视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眼看见贝子庙的时候,我以为是在梦里。

 

那天,我在草原上迷了路,天黑时,我依然找不到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草原的夜很黑,很长很长的路上看不见一丝亮光。驱车在这样的路上行走,仿佛走在尘间与尘外的边缘。

 

我本是寻梦之人,我并不知道梦的距离与我的远近,但我喜欢体验生命行走在路途之中的感觉。

 

当我以为这一夜,再也走不出这茫茫草原的时候,我看见了贝子庙的灯光。那些微弱的灯光在草原漆黑的夜里,显得那么温暖,那么充满希望。

 

贝子庙在额尔敦敖包山的南坡,暗黄色的霓虹灯在很遥远的地方,就已经将整个广场、殿堂、和庙宇,以及通往山顶的石阶勾勒出来。我沿着灯光行走,像是走着心路必须行进的旅程。

 

我无法形容贝子庙在这个时候的神圣与庄严,只是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让心在瞬间沉静了下来。夜是圣洁的使者,她洗去了所有的尘埃与繁华,让心与周围的世界,在此刻变的宁静而深远。

 

我像一个虔诚的朝拜者,沿着贝子庙的灯光一步步走来。肃静的夜让古老的庙宇有了几许沧桑,几许神秘。草原的风吹动着蒙古包前旗杆上的经幡,和殿堂檐角的铜铃,让心在宁静的同时又有了些许的彷徨。

 

月离我很近,月光倾泻在身上,像佛的手轻轻地抚摸过我的身体,我的心仿佛在一瞬间蜕掉了所有岁月的疼痛,没有什么可以让生命在这样宁静的夜里拒绝接受禅意的洗涤。

 

原来,压在心头的并不是无法忘却的疼痛,而是无法超越的那些俗尘过往。

 

沿着石阶一步步前行,山的尽头是十三座大小不一的敖包,数不尽的经幡五颜六色地挂在敖包的四周,象是虔诚的路标,又象是引领尘世归途的旗帜。

 

我跪在山顶的铜鼎香炉前,静静地叩头,那些在夜风里飘舞着的经幡,仿佛在接受我的膜拜,聆听着我的絮语。夜,静的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空旷的世界,除了我没有行人。我轻启心门,让干净的风淡定从容地从心头拂过,无法逃离红尘的羁绊,就让尘外的风短暂地走过吧。曾经背负在身上的那些忧伤,无助与失意,在这样无尘的境界里会随着时间遗落,褪色。

 

这一夜,我在梦里走到了天堂,我看见了菩提花开。

 

天微亮的时候,我又一次来到了贝子庙的山顶。这时候的贝子庙有了与昨夜完全不同的感觉,干净的山路上,有了朝拜的人们叩首的痕迹,被露水打湿的香炉前,又有了新挂在那儿的彩色经幡。

 

所有的祈愿都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轻轻默许,只有佛懂得人间有多少孽缘,就会有多少在佛前叩首的人,

 

我也叩首,但我并不知佛会渡我,还是我自有宿命。也许,佛不过是笑看人间轮回,任由缘起缘灭。而我们又如何能脱去与生俱来的一副俗胎凡骨。

 

抬头望天,那些与经幡一起沐浴在阳光里的花,正淡然地盛开,花是幸福的,因为它们始终懂得,万物皆有定数,一切随缘。

  

记忆是缘的开始,怀念便是尘缘未尽。

 

贝子庙的白天与黑夜,尽管早已远离,但我依然寻梦而去……

 

                                                   碑林、08年12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