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王世英在宝泉岭  

2011-11-25 20:12:42|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世英在宝泉岭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王世英在宝泉岭

──《记宝泉岭农场建场60周年经典人物之开场元勋王世英场长》

开 拓 者 之 歌
                                                                                   ——记宝泉岭农场奠基人王世英

 1990年11月7日,宝泉岭农场隆重举行了建场40周年庆祝大会。忆往昔,艰苦创业,看今朝,兴旺发达。人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宝泉岭农场奠基人——王世英。

(一)

1949年,东北军区政治部解放一团,响应“军队参加生产”的号召和解放团转为农场的指示,决定创建一个大型机械化农场。为了选择一个合适的场址,身为团长兼政委的王世英查阅了有关资料。当年冬,又组成场址踏查小组,足迹踏遍“北满”几个地方,经过分析比较,队走过的地方,都觉得不理想。
一天,王世英和战友们踏查归来,住在鹤立区一个大车店里,巧遇一位尚志村的农民,他向王世英介绍说:“尚志村南边的岭前岭后,土地像面板一样平,有山有水,很多人都想开这块地方,满清朝廷、军阀时代都失败了!日本人来过开拓团,也失败了!我看非得共产党、解放军开垦不可。”并说:“那一带土地还是抗联英烈赵尚志战斗过的地方。”王世英听后十分振奋,这位1938年参军,1939年入党,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屡建战功的老战士,迫不及待地要将这富有传奇色彩的膏腴土地开发出来,使之为人民造福。

第二天,他们按照事先打听好的方向,像登山队一样,踏着盈尺的积雪前进。中午,王世英带人登上了宝泉岭,山如玉簇,林披银装,望不到边的银白大地使他们感到莫大的安慰和兴奋,也忘记了多少天的劳累。“老莫我们终于找到地方了,这片甩手无边的大荒原,足够建个大型机械化农场了,好地方啊!”副团长莫余生点头回答说:“这里山上有树,地上有草,沙石用不完,我们行动的话,年底就会把摊子直起来。”

1950年4月,解放一团擎起“八一”军旗,干部、战士带领学员,背起背包,扛着工具,由鹤岗下火车,头顶青天,脚踏荒原,边修补鹤岗至萝北的老公路,边向宝泉岭挺进。
开荒任务,困难重重,还要和野兽毒蛇作斗争。王世英有魄力、有能力、有胆略、敢拍板,性格乐观开朗豪爽。他每到一地,白天脚踏实地查看地形地貌,晚上听取汇报掌握第一手材料,就像当年打仗一样,王世英和战士们,吹响了进军荒原的号角。

(二)

建场伊始,王世英指挥大家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土木结构搞基建;因时制宜,扬长补短,肩扛担挑搞运输。为规划宝泉岭的发展建设,他呕心沥血,甚至连脸都没时间刮,留起了长长的络腮胡子。在研究建场场址时,王世英博采众议,数遍了宝泉岭十二个山头,最后说:“咱们就把岭西边的第三个向前突出的山头做为场部的地址。 在它岭前打零号基桩,从这里向南修第一条大马路。修路要修棋盘式的,能并排走四辆汽车。在矩形的街道内,营房中间要有操场。”有人说:“政委,咱们是建农场还是修大马路?”王世英哈哈大笑地说:“将来咱们农场什么样的机械化动力都有,还怕马路宽吗?”

宝泉岭上树林葱郁,岭下沃土无限。山高树直挺拔可作造房之用,洼地蓬茸可作苦盖之物,砂土石料就地开采是用之不竭的建筑材料可是怎样把这些建筑材料,在短时间变成温暖明亮的营房呢?王世英说:“咱们是共产党领导的部队,要有个讲究,不能进屋抬不起头来,炕上地下黢黑。”民工们用叉泥和“干打垒”的作法盖房,进度很慢。莫余生、徐善亭都积极主张自己动手干。王世英说:“当小工、学手艺、要速成、带徒弟。”“民工用‘干打垒’,是少数人干,咱们要‘都打垒’,多数人干。把一叉一叉的垒泥,改为群众性托大批垒墙,众志成城,还怕营房盖不起来吗?”他们选出部分干部、战士和学员,配属在民工中当徒工,边干边学,要求一个月速成,达到单独操作。开始时一栋房子需要664个工,后来一个排可在4-5天建好一栋营房。所有营房七间一栋,保温、亮堂、坚固、美观,当地老百姓叫它是北大荒土造洋房。

(三)

 建场初,走伪满时期修的公路,路基狭窄,荆棘丛生,衰草连天,路面凸凹不平。那时解放一团的汽车是缴获敌伪的战利品,烧的是木炭,修补后的公路,仍很难走车,时常打误。有句形容汽车打误的顺口溜:“一去二三里,下车四五回,打眼六七次,八九十人推”。打眼即是在汽车爬坡时,往轮胎底放木头块,防止倒退。王世英从宏观着想,建设农场离不开城市的支援和物资交流。他决心取鹤岗、宝泉岭两地之间的捷径,修一条公路。1950年8月初,王世英向三个大队的干部分派任务;修筑一条距鹤岗最近,放一枪都打不透的公路,意思是照直修。三个大队分段施工,争取在国庆节前修完。详细勘察路基已来不及了,从团部找一名过去当过炮兵和另一名懂点测量的,拿着一个望远镜和标杆,在矿务局测量队两名同志的帮助下,边测量边开始施工。王世英听到测量的同志说:进入市区,有几处地方得越山而进。便查对测量图纸后坚定地说:“让环抱鹤岗的山岭低头,笔直通向宝泉岭。”

修路没有机器,都是手工操作,抬、挑、挖、刨、扛。在王世英提出:“变艰苦为光荣,变困难为胜利”的口号下,大家想出了许多形式的宣传鼓动竞赛办法。那时条件艰苦,没有劳动保护用品,连一顶草帽也没有。抬筐的扁担都是柞木杠子,炎热的夏天既无防蚊帽,也无垫肩,大家在工地上熏起一堆烟,光着膀子干。王世英沿路检查,当他检查到第四大队施工地点,问道:“为什么要往山麓靠拢?”张鹏潜回答说:“前边水线洼塘地多,山麓地势高省人工。”王世英说:“照直修,咱们有力量,今天看是费人力,从长远看又省人工又节约油料,节省更多的运输时间。直道车跑很快,这个帐你算了没有?”工作决议一经执行,王世英是不轻易改动的。

在王世英的指挥下,修建、筑路两条战线展开了爱国主义的大竞赛,筑路提前完成了任务。当年有句“六十之计,三十而竣”的口头禅,即:六十天的任务,一个月完成了。高大钧曾说:“王世英带领修的这条公路,不但对宝泉岭一个农场有利,对里边许多场子,巩固建设边疆都有战略意义。”

(四)

王世英没有陶醉,依然紧张而有秩序地工作。那些日子,常有人看到他独自踟蹰在宝泉岭坡前。一天,王世英对莫余生说:“修一个大澡塘子,叫大家劳动一天后,洗个澡讲究卫生解解乏。再修一个冬天能集中学习,雨天能在室内打篮球的俱乐部。主意拿 定后,王世英在动员会上说:“自古以来,这里虽有过人家,却未 有过大澡塘子,不是人们不讲卫生,而是条件艰苦。咱们是工人 阶级领导的先锋队,不但在生产上劳动好,而且在生活上还要卫生好讲文明。”他命令李达生设计出超过鹤岗市同江浴池规模设备的 六澡塘子。盖大澡塘子,有的墙砌了三遍,有的墙是专有人看线砌成的。浴池内的水道排灌,是在鹤岗矿务局工程队的指导下施 工的。大家日出而做,日落也不休息。有月亮时借着月光运砖备 料,没月亮打着马蹄灯抹水泥地面。用自己烧的砖砌成的大澡塘,虽然屋益是羊草苫的,但内部是暖气、瓷砖、上下水道。有男池、 女池、盆池、淋浴,一次可容两个中队的人洗澡。建场一周年时, 王世英陪同鹤岗市、萝北县的干部参观,他们说:这是北大荒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个澡塘。人民日报记者田流在解放一团体验生活 时对王世英说:“这个大澡塘和城市的浴池比起来,也不逊色。

(五)

盛夏的北大荒,热气蒸人,临时搭的主席台,没有任何遮阳的设置。大家都被王世英的讲话吸引住了,忘记了疲劳,也不觉炎热。他说:“咱们的宝泉岭要既会建设,也会娱乐。要利用大自 然为我们服务。各中队有个俱乐部,团部要有综合性文娱场所总 俱乐部。明年安上电灯,也要五彩缤纷。”上世英的话,能把死人说活了,能把活人说飞了。说不上大家哪来那股猛劲,修成的总俱乐部长60米,宽28米,中间高14米,正面呈金字塔状,能容纳 5000人开会及文体活动用,室内有篮球场地。

1951年春,东北荣军工作委员会主任刘培植和鹤岗市矿务局苏联专家视察参观时,对总俱乐部赞不绝口,称为边疆的奇迹。

1960年,因盖宝泉岭农场办公楼(后改为农机校大楼、管风办公楼),场党委决定拆除总俱乐部。但建场时总俱乐部的雄伟 英姿,给人留下了骄傲的回忆。

1951年,王世英又领导全团修建了5栋M型大粮库、修配厂、 粮油加工厂、托儿所。还架起了电线,荒原开始有了电灯和广播站。两年开荒11.4万多亩。

(六)

为实现宝泉岭农场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王世英亲自指导绘制 了《建场荒原图》。1951年宝泉岭现状图。宝泉岭农场五年计划 图》。他拿着图和说明下去,逐个大队、中队宣讲。在工地、劳动现场和营房,大家听着宣讲想着未来,千百颗心都被美好的前程吸引了。

 王世英也曾蒙受过不白之冤,但他始终以党的利益为重,1960 年7月,在给妻子的信中他写道:“月萍……我想和你说几句儿女 情长的话,我们为真理,为了党的事业,可以牺牲我们的一切, 这是我们长期的、终生的愿望。为我们的后代我们生下来的这七条小生命着想,我们有责任把他们培养成为保尔柯察金式的战士”。

1961年4月,担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师副师长的王世英在下连队检查工作时,(京吉普)突然起火遇难,终年年仅40岁。

王世英去了,但他在黑龙江垦区做出的卓越贡献永远铭刻在 人们心中!王震部长在 1975年 9月给新疆赛福鼎同志的一封信中说:我感到 王世英在工作上一贯积极,对开发和建设北大荒是有重大贡献的。

                                                                                                                                        原文作者:吴述新

2011年11月25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记宝泉岭农场奠基人王世英
1990年11月7日,宝泉岭农场隆重举行了建场40周年庆祝大会。忆往昔,艰苦创业,看今
朝,兴旺发达。人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宝泉岭农场奠基人——王世英。
    (一)
    1949年,东北军区政治部解放一团,响应“军队参加生产”的号召和解放团转为农场的
指示,决定创建一个大型机械化农场。为了选择一个合适的场址,身为团长兼政委的王世英
查阅了有关资料。当年冬,又组成了场址踏查小组,足迹踏遍“北满”几个地方,经过分析
比较,对走过的地方,都觉得不理想。
    一天,王世英和战友们踏查归来,住在鹤立区一个大车店里,巧遇一位尚志村的农民,
他向王世英介绍说:“尚志村南边的岭前岭后,土地像面板一样平,有山有水,很多人都想
开这块地方,满清朝庭、军阀时代都失败了!日本人来过开拓团,也失败了!我看非得共产党
、解放军开垦不可。”并说:“那一带土地还是抗联英烈赵尚志战斗过的地方。”王世英听
后十分振奋,这位1938年参军,1939年入党,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屡建战功的老战士,
迫不及待地要将这富有传奇色彩的膏腴土地开发出来,使之为人民造福。
    第二天,他们按照事先打听好的方向,像登山队一样,踏着盈尺的积雪前进。中午,王
世英带人登上了宝泉岭,山如玉簇,林披银装,望不到边的银白大地使他们感到莫大的安慰
和兴奋,也忘记了多少天的劳累。“老莫我们终于找到地方了,这片甩手无边的大荒原,足
够建个大型机械化农场了,好地方啊!”副团长莫余生点头回答说:“这里山上有树,地上有
草,沙石用不完,我们行动的话,年底就会把摊子支起来。”
    1950年4月,解放一团擎起“八一”军旗,干部、战士带领学员,背起背包,扛着工具,
由鹤岗下火车,头顶青天,脚踏荒原,边修补鹤岗至萝北的老公路,边向宝泉岭挺进。
    开荒任务,困难重重,还要和野兽毒蛇作斗争。王世英有魄力、有能力、有胆略、敢拍
板,性格乐观开朗豪爽。他每到一地,白天脚踏实地查看地形地貌,晚上听取汇报掌握第一
手材料,就像当年打仗一样,王世英和战友们,吹响了进军荒原的号角。
    (二)
    建场伊始,王世英指挥大家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土木结构搞基建;因时制宜,扬长避
短,肩扛担挑搞运输。为规划宝泉岭的开发建设,他呕心沥血,甚至连脸都没时间刮,留起
了长长的络腮胡子。在研究建场场址时,王世英博采众议,数遍了宝泉岭十二个山头,最后
说:“咱们就把岭西边的第三个向前突出的山头做为场部的地址。在它岭前打零号基桩,从
这里往南修第一条大马路。修路要修棋盘式的,能并排走四辆汽车。在矩形的街道内,营房
中间要有操场。”有人说:“政委,咱们是建农场还是修大马路?”王世英哈哈大笑地说:
“将来咱们农场什么样的机械化动力都有,还怕马路宽吗?”
    宝泉岭上树林蓊郁,岭下沃土无垠。山高树直挺拔可作造房之用,洼地蓬茸绿草可作苫
盖之物,砂土石料就地开采是用之不竭的建筑材料。可是怎样把这些建筑材料,在短时间变
成温暖亮堂的营房呢?王世英说:“咱们是共产党领导的部队,要有个讲究,不能进屋抬不
起头来,炕上地下黢黑。”民工们用叉泥和“干打垒”的作法盖房,进度很慢。莫余生、徐
善亭都积极主张自己动手干。王世英说:“当小工、学手艺、要速成、带徒弟。”“民工用
‘干打垒’,是少数人干,咱们要‘都打垒’,多数人干。把一叉一叉的垒泥,改为群众性
脱大坯垒墙,众志成城,还怕营房盖不起来吗?”他们选出部分干部、战士和学员,配属在
民工中当徒工,边干边学,要求一个月速成,达到单独操作。开始时一栋房子需要664个工,
后来一个排可在4—5天建好一栋营房。所有营房七间一栋,保温、亮堂、坚固、美观,当地
老百姓叫它是北大荒土造洋房。
    (三)
    建场初,走伪满时期修的公路,路基狭窄,荆棘丛生,衰草连天,路面凸凹不平。那时
解放一团的汽车是缴获敌伪的战利品,烧的是木炭,修补后的公路,仍很难走车,时常打误
。有句形容汽车打误的顺口溜:“一去二三里,下车四五回,打眼六七次,八九十人推”。
打眼即是在汽车爬坡时,往轮胎底放木头块,防止倒退。王世英从宏观着想,建设农场离不
开城市的支援和物资交流。他决心取鹤岗、宝泉岭两地之间的捷径,修一条公路。1950年8月
初,王世英向三个大队的干部分派任务:修筑一条距鹤岗最近,放一枪都打不透的公路,意
思是照直修。三个大队分段施工,争取在国庆节前修完。详细勘查路基已来不及了,从团部
找一名过去当过炮兵和另一名懂点测量的,拿着一个望远镜和标杆,在矿务局测量队两名同
志的帮助下,边测量边开始施工。王世英听到测量的同志说:进入市区,有几处地方得越山
而进。便查对测量图纸后坚定地说:“让环抱鹤岗的山岭低头,笔直通向宝泉岭。”
    修路没有机器,都是手工操作,抬、挑、挖、刨、扛。在王世英提出:“变艰苦为光荣
,变困难为胜利”的口号下,大家想出了许多形式的宣传鼓动竞赛办法。那时条件艰苦,没
有劳动保护用品,连一顶草帽也没有。抬筐的扁担都是柞木杠子,炎热的夏天既无防蚊帽,
也无垫肩,大家在工地上熏起一堆烟,光着膀子干。王世英沿路检查,当他检查到第四大队
施工地点,问道:“为什么要往山麓靠拢?”张鹏潜回答说:“前边水线洼塘地多,山麓地
势高省人工。”王世英说:“照直修,咱们有力量,今天看是费人力,从长远看又省人工又
节约油料,节省更多的运输时间。直道车跑得快,这个帐你算了没有?”工作决议一经执行
,王世英是不轻易改动的。
    在王世英的指挥下,修建、筑路两条战线展开了爱国主义的大竞赛,筑路提前完成了任
务。当年有句“六十之计,三十而竣”的口头禅,即:六十天的任务,一个月完成了。高大
钧曾说:“王世英带领修的这条公路,不但对宝泉岭一个农场有利,对里边许多场子,巩固
建设边疆都有战略意义。”
    (四)
    王世英没有陶醉,依然紧张而有秩序地工作。那些日子,常有人看到他独自踟蹰在宝泉
岭坡前。一天,王世英对莫余生说:修一个大澡塘子,叫大家劳动一天后,洗个澡讲卫生解
解乏。再修一个冬天能集中学习,雨天能在室内打篮球的俱乐部。主意拿定后,王世英在动
员会上说:“自古以来,这里虽有过人家,却未有过大澡塘子,不是人们不讲卫生,而是条
件艰苦。咱们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先锋队,不但在生产上劳动好,而且在生活上还要卫生好讲
文明。”他命令李达生设计出超过鹤岗市同江浴池规模设备的大澡塘子。盖大澡塘子,有的
墙砌了三遍,有的墙是专有人看线砌成的。浴池内的水道排灌,是在鹤岗矿务局工程队的指
导下施工的。大家日出而做,日落也不休息。有月亮时借着月光运砖备料,没月亮打着马蹄
灯抹水泥地面。用自己烧的砖砌成的大澡塘,虽然屋盖是羊草苫的,但内部是暖气、瓷砖、
上下水道。有男池、女池、盆池、淋浴,一次可容两个中队的人洗澡。建场一周年时,王世
英陪同鹤岗市、萝北县的干部参观,他们说:这是北大荒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个澡塘。人民日
报记者田流在解放一团体验生活时对王世英说:“这个大澡塘和城市的浴池比起来,也不逊
色”。
    (五)
    盛夏的北大荒,热气蒸人,临时搭的主席台,没有任何遮阳的设置。大家都被王世英的
讲话吸引住了,忘记了疲劳,也不觉炎热。他说:“咱们的宝泉岭要既会建设,也会娱乐。
要利用大自然为我们服务。各中队有小俱乐部,团部要有综合性文娱场所总俱乐部。明年安
上电灯,也要五彩缤纷。”王世英的话,能把死人说活了,能把活人说飞了。说不上大家哪
来那股猛劲,修成的总俱乐部长60米,宽28米,中间高14米,正面呈金字塔状,能容纳5000
人开会及文体活动用,室内有篮球场地。
    1951年春,东北荣军工作委员会主任刘培植和鹤岗市矿务局苏联专家视察参观时,对总
俱乐部赞不绝口,称为边疆的奇迹。
    1960年,因盖宝泉岭农场办公楼(后改为农机校大楼、管局办公楼),场党委决定拆除总
俱乐部。但建场时总俱乐部的雄伟英姿,给人留下了骄傲的回忆。
    1951年,王世英又领导全团修建了5栋M型大粮库、修配厂、粮油加工厂、托儿所。还架
起了电线,荒原开始有了电灯和广播站。两年开荒11.4万多亩。
    (六)
    为实现宝泉岭农场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王世英亲自指导绘制了《建场荒原图》,《1951
年宝泉岭现状图》,《宝泉岭农场五年计划图》。他拿着图和说明下去,逐个大队、中队宣
讲。在工地、劳动现场和营房,大家听着宣讲想着未来,千百颗心都被美好的前程吸引了。
    王世英也曾蒙受过不白之冤,但他始终以党的利益为重,1960 年7月,在给妻子的信中
他写道:“月萍……我想和你说几句儿女情长的话,我们为真理,为了党的事业,可以牺牲
我们的一切,这是我们长期的、终生的愿望。为我们的后代我们生下来的这七条小生命着想
,我们有责任把他们培养成为保尔柯察金式的战士”。
    1961年6月,担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二师副师长的王世英检查工作时,乘车因故遇难,年
仅40岁。
    王世英去了,但他在黑龙江垦区做出的卓越贡献永远铭刻在人们心中,王震部长在1975
年9月给新疆赛福鼎的信中说:我感到王世英在工作上一贯积极,对开发和建设北大荒是有贡
献的。
转自:《北大荒英雄谱》 作者:吴述新

2011年11月25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屯垦戍边

北大荒英雄谱(王世英)收藏

烟筒山下破土垦荒第一犁,开发建成宝泉岭农场

鹤岗地区处在三江平原中的黑龙江与松花江两江交汇的大夹角地带,是一片广袤无垠的冲积大平原,土质肥沃,水草丰茂。但是,多年来却一直在沉睡,千里沃土,一片荒原,世人称之为“北大荒”。

 东北解放战争时期,军队数量不断增加,为了取得更充分的后勤保障,尤其是解决军粮的供应问题,东北民主联军决定在“北大荒”创办国营农场。1948年春,在绥滨县建立了绥滨军垦农场,这是鹤岗地区第一个国营农场。同年10月,松江省政府决定由五所荣誉军人学校的1100多名荣、残、病、复人员组成垦荒大队,开进鹤岗市南郊创立了鹤立荣军农场。新中国成立后,鹤岗地区的垦荒事业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1950年,由东北军区政治部解放一团的五千多名转业官兵和“解放学员”,来到鹤岗市东北郊梧桐河畔的宝泉岭,开始创建第一个大型机械化国营农场。

 ……1949年8月,新中国即将诞生之际,东北军区农场筹备委员会决定由东北军区政治部解放一团到萝北地区办一个大型机械化农场。1949年冬,寒风凛冽,大雪没膝,由团长王世英、副团长莫余生率领小分队进入松花江以北的梧桐河一带勘察选址,最后选择在宝泉岭建场。王世英命令在现场简易测绘出1:50000地形图,并标注清楚野生植被。然后,王世英在宝泉岭上打下建场第一桩—―零号桩。1950年4月,王世英、莫余生再次带领200多人进入宝泉岭,进行修路、打井、搭建简易住房(窝棚),并带来粮食,做好各项准备工作。

  不久,解放一团共有5000余名官兵和部分“学员”(起义、投诚和解放过来的原国民党官兵),陆续全部开到。解放一团中有300多名官兵是在战场上负过伤的荣誉军人。他们曾在四平攻坚战和“三下江南、四保临江”的残酷战斗中立下了赫赫战功。他们白天带着伤残下地垦荒,收工后还要对“学员”进行思想教育,夜里轮流站岗放哨。

  1950年8月6日,在烟筒山下举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隆重开犁典礼。典礼由主管垦荒生产的副团长莫余生主持,参加典礼仪式的有机械化垦荒大队全体成员,以及全团大队级以上干部、各中队垦荒代表、全体机关干部和团部宣传队员。

  垦荒官兵在烟筒山下插上第一面红旗,在这里开始了破开“北大荒”处女地的第一犁。

  烟筒山坐落在萝北县城西南,为小兴安岭余脉,东依梧桐河。此山在大平原上突兀崛起,山势险峻。有资料记载:“凤翔村西南30里,有烟筒山一座,每当阴雨之时,遥望山巅,直耸云霄,颇似青烟,故而得此名。”根据早年间当地居民传说,烟筒山上蛇类甚多,山上那“颇似青烟”者乃是蛇类喷出的哈气,山上也曾有过雌雄两条大蛇,有碗口粗细,两米多长,被当地居民视为镇山之神 。后来,因为开荒种地,受到惊吓,这两条大蛇不知去向。

  开犁典礼会场设在绿荫蔽天的一棵古老大杨树下。当时正值三伏酷暑,骄阳似火。但军垦战士们的火热心情比酷署骄阳燃烧得还要强烈。他们利用军车搭起了主席台,正中上方的幕布书写着“东政解放一团开犁典礼大会”会标,中央悬挂着毛主席大幅画像,两边是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待垦的荒地地头,整齐排列着7台从苏联进口的斯特兹——纳齐型履带式火油拖拉机,后面牵引着7台五铧犁,都已点火发动,待命出发。每台拖拉机挂着两朵大红花,还披挂一条大红绸带。典礼开始时,在铿锵有力、雄壮激昂的军乐声中,副团长莫余生走上主席台。他身材魁梧,步伐矫健,办事雷厉风行,在战争年代里,战功卓著。此时此刻,他用洪钟般的声音首先向开犁典礼表示热烈祝贺,并致辞说:“我们响应党中央、毛主席发出的‘军队要参加生产劳动’的号召,来到北大荒,屯垦戍边。我们一定要发扬中国人民解放军特别能战斗的精神,发扬‘又打仗,又生产’的南泥湾精神,遵照上级‘变解放团为农场’的指示,一定要在萝北荒原上建设起一个大型国营机械化农场。我们的目标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标一定能够达到。一定要用我们的智慧和勤劳创造出一个美好的明天!”他的讲话慷慨激昂,激起了军垦战士们雷鸣般经久不息的掌声。致辞后,莫副团长来到彩绸前,在铿锵有力的军乐声中,用他那曾经指挥过无数次战斗的大手,稳健地剪断彩绸,随即右手一挥,铿锵有力发出命令:“开犁!”

 

2011年11月25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顿时7台拖拉机一阵轰鸣,呼唤了沉睡多年的处女地。农具手跃上犁架,熟练地操作,只见黑油油的大草垡片向上翻动,散发出黑土地的芳香,沁人肺腑。片刻,翻开的土地连成一片。此时,拖拉机的马达声、人们的欢呼声、锣鼓声、军乐声响成一片,震撼着整个荒原,震撼着古老的烟筒山。

  坐在7台拖拉机上的拖拉机手,早在1949年就进入东北农学院接受农机培训。他们熟练地驾驶“铁牛”,翻动着沉睡多年的黑油油的土地。

  从此,这个机械化垦荒队伍,日以继夜的战斗在烟筒山下。当时的条件十分艰苦,他们住的是马架子、窝棚,吃的是玉米面、大馇子、咸菜、豆腐卤。每天工作实行两班倒,每班工作十几个小时,歇人不歇机械(必要的检修保养除外)。在野外根本没有休息的地方,也没有遮风挡雨之处,不但蚊蠓叮咬,而且时有毒蛇猛兽袭来。当时,对垦荒队员威胁最大的是狼,夜晚工作时,经常见到狼群出没。黑夜里,狼的双眼发出蓝光,令人毛骨悚然。扶犁手往往手持木棒,驱赶来犯之狼。最危险的是拖拉机另一头的扦旗手,孤身一人站在荒原上,为拖拉机插旗指引方向。有狼袭来,只能单打独斗。当时,有一段这样的顺口溜:“进入塔头甸,露水全湿遍。开荒地垅长,熊哭狼嚎心胆寒。野外一顿饭,拌着苍蝇嚥。夜间蚊子咬,满脸血斑斑。”

 

2011年11月25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解放一团经过8个月的艰苦奋战,终于将长满灌木丛和乌拉草的荒原开垦成良田。至1951年初春,共开垦荒地9213.3垧,播种面积6164.56垧。秋收时,大见成效。生产小麦263.5吨、大豆3119.17吨、玉米75.25吨、高粱64.35吨,土豆等225吨、糜子28.59吨,合计3775.86吨。

 由于荒原里的路十分难行,就在开犁典礼大会不久,团长王世英下令,解放一团边开荒边修路,尤以鹤岗至宝泉岭公路为重点工程,必须抢在“十一”之前把路修好,以便到鹤岗参加建国一周年庆祝大会。经过简单的勘察,于1950年8月19日开工,投入1000余人参加修路。当时的工作 条件十分艰苦,没有任何机械设备,挖方、填方全靠人力。住在草窝棚里,吃的是高粱米夹生饭和玉米面粥,就咸菜。修梧桐河桥时,已到深秋季节,河水已冻冰茬。官兵们在河边点火取暖,喝上几口酒,踏着冰茬下到河里干活。就这样,仅用31天,到1950年9月18日,鹤宝公路全线通车。总里程28公里,宽12米,大小桥梁8座。1950年10月1日,王世英、莫余生带领解放一团官兵列队通过这条大路,浩浩荡荡地开进鹤岗,参加国庆一周年庆典活动。现在的高等级公路就是在当年老路的基础上改造而成。

 1950年11月7日,正式建立国营宝泉岭农场。当时,仍保留东北军区政治部解放一团番号。1952年5月1日,改称国营宝泉岭机械农场。

  继宝泉岭大型国营农场建成以后,又相继建成二九0农场、共青农场、江滨农场等。

  1955年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农建二师五团1700多名转业官兵,奉中央军委命令,从山东集体转业来到绥滨县绥东乡北面开荒建场。五团的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九十七师二九○团,命名为“国营二九○农场”。二九0农场位于黑龙江、松花江汇合处三角洲夹角地带,北与俄罗斯隔江相望,西南与绥滨县接壤,东隔松花江与同江市为邻,土质肥沃,资源丰富,自然条件极好。

《北大荒英雄谱》

 

2011年11月25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王世英场长 

2011年11月25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莫余生副团长

2011年11月25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新开垦的土地。

  

 

开拓者之歌 ——记宝泉岭农场奠基人王世英《 吴述新 》

1990年11月7日,宝泉岭农场隆重举行了建场40周年庆祝大会。忆往昔,艰苦创业,看今朝,兴旺发达。人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宝泉岭农场奠基人——王世英。

(一) 1949年,东北军区政治部解放一团,响应“军队参加生产”的号召和解放团转为农场的指示,决定创建一个大型机械化农场。为了选择一个合适的场址,身为团长兼政委的王世英查阅了有关资料。当年冬,又组成了场址踏查小组,足迹踏遍“北满”几个地方,经过分析比较,对走过的地方,都觉得不理想。 一天,王世英和战友们踏查归来,住在鹤立区一个大车店里,巧遇一位尚志村的农民,他向王世英介绍说:“尚志村南边的岭前岭后,土地像面板一样平,有山有水,很多人都想开这块地方,满清朝庭、军阀时代都失败了!日本人来过开拓团,也失败了!我看非得共产党、解放军开垦不可。”并说:“那一带土地还是抗联英烈赵尚志战斗过的地方。”王世英听后十分振奋,这位1938年参军,1939年入党,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屡建战功的老战士,迫不及待地要将这富有传奇色彩的膏腴土地开发出来,使之为人民造福。 第二天,他们按照事先打听好的方向,像登山队一样,踏着盈尺的积雪前进。中午,王世英带人登上了宝泉岭,山如玉簇,林披银装,望不到边的银白大地使他们感到莫大的安慰和兴奋,也忘记了多少天的劳累。“老莫我们终于找到地方了,这片甩手无边的大荒原,足够建个大型机械化农场了,好地方啊!”副团长莫余生点头回答说:“这里山上有树,地上有草,沙石用不完,我们行动的话,年底就会把摊子支起来。” 1950年4月,解放一团擎起“八一”军旗,干部、战士带领学员,背起背包,扛着工具,由鹤岗下火车,头顶青天,脚踏荒原,边修补鹤岗至萝北的老公路,边向宝泉岭挺进。 开荒任务,困难重重,还要和野兽毒蛇作斗争。王世英有魄力、有能力、有胆略、敢拍板,性格乐观开朗豪爽。他每到一地,白天脚踏实地查看地形地貌,晚上听取汇报掌握第一手材料,就像当年打仗一样,王世英和战友们,吹响了进军荒原的号角。

 (二) 建场伊始,王世英指挥大家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土木结构搞基建;因时制宜,扬长避短,肩扛担挑搞运输。为规划宝泉岭的开发建设,他呕心沥血,甚至连脸都没时间刮,留起了长长的络腮胡子。在研究建场场址时,王世英博采众议,数遍了宝泉岭十二个山头,最后说:“咱们就把岭西边的第三个向前突出的山头做为场部的地址。在它岭前打零号基桩,从这里往南修第一条大马路。修路要修棋盘式的,能并排走四辆汽车。在矩形的街道内,营房中间要有操场。”有人说:“政委,咱们是建农场还是修大马路?”王世英哈哈大笑地说: “将来咱们农场什么样的机械化动力都有,还怕马路宽吗?” 宝泉岭上树林蓊郁,岭下沃土无垠。山高树直挺拔可作造房之用,洼地蓬茸绿草可作苫盖之物,砂土石料就地开采是用之不竭的建筑材料。可是怎样把这些建筑材料,在短时间变成温暖亮堂的营房呢?王世英说:“咱们是共产党领导的部队,要有个讲究,不能进屋抬不起头来,炕上地下黢黑。”民工们用叉泥和“干打垒”的作法盖房,进度很慢。莫余生、徐善亭都积极主张自己动手干。王世英说:“当小工、学手艺、要速成、带徒弟。”“民工用 ‘干打垒’,是少数人干,咱们要‘都打垒’,多数人干。把一叉一叉的垒泥,改为群众性脱大坯垒墙,众志成城,还怕营房盖不起来吗?”他们选出部分干部、战士和学员,配属在民工中当徒工,边干边学,要求一个月速成,达到单独操作。开始时一栋房子需要664个工,后来一个排可在4—5天建好一栋营房。所有营房七间一栋,保温、亮堂、坚固、美观,当地老百姓叫它是北大荒土造洋房。

(三) 建场初,走伪满时期修的公路,路基狭窄,荆棘丛生,衰草连天,路面凸凹不平。那时解放一团的汽车是缴获敌伪的战利品,烧的是木炭,修补后的公路,仍很难走车,时常打误。有句形容汽车打误的顺口溜:“一去二三里,下车四五回,打眼六七次,八九十人推”。打眼即是在汽车爬坡时,往轮胎底放木头块,防止倒退。王世英从宏观着想,建设农场离不开城市的支援和物资交流。他决心取鹤岗、宝泉岭两地之间的捷径,修一条公路。1950年8月初,王世英向三个大队的干部分派任务:修筑一条距鹤岗最近,放一枪都打不透的公路,意思是照直修。三个大队分段施工,争取在国庆节前修完。详细勘查路基已来不及了,从团部找一名过去当过炮兵和另一名懂点测量的,拿着一个望远镜和标杆,在矿务局测量队两名同志的帮助下,边测量边开始施工。王世英听到测量的同志说:进入市区,有几处地方得越山而进。便查对测量图纸后坚定地说:“让环抱鹤岗的山岭低头,笔直通向宝泉岭。” 修路没有机器,都是手工操作,抬、挑、挖、刨、扛。在王世英提出:“变艰苦为光荣,变困难为胜利”的口号下,大家想出了许多形式的宣传鼓动竞赛办法。那时条件艰苦,没有劳动保护用品,连一顶草帽也没有。抬筐的扁担都是柞木杠子,炎热的夏天既无防蚊帽,也无垫肩,大家在工地上熏起一堆烟,光着膀子干。王世英沿路检查,当他检查到第四大队施工地点,问道:“为什么要往山麓靠拢?”张鹏潜回答说:“前边水线洼塘地多,山麓地势高省人工。”王世英说:“照直修,咱们有力量,今天看是费人力,从长远看又省人工又节约油料,节省更多的运输时间。直道车跑得快,这个帐你算了没有?”工作决议一经执行,王世英是不轻易改动的。 在王世英的指挥下,修建、筑路两条战线展开了爱国主义的大竞赛,筑路提前完成了任务。当年有句“六十之计,三十而竣”的口头禅,即:六十天的任务,一个月完成了。高大钧曾说:“王世英带领修的这条公路,不但对宝泉岭一个农场有利,对里边许多场子,巩固建设边疆都有战略意义。”

(四) 王世英没有陶醉,依然紧张而有秩序地工作。那些日子,常有人看到他独自踟蹰在宝泉岭坡前。一天,王世英对莫余生说:修一个大澡塘子,叫大家劳动一天后,洗个澡讲卫生解解乏。再修一个冬天能集中学习,雨天能在室内打篮球的俱乐部。主意拿定后,王世英在动员会上说:“自古以来,这里虽有过人家,却未有过大澡塘子,不是人们不讲卫生,而是条件艰苦。咱们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先锋队,不但在生产上劳动好,而且在生活上还要卫生好讲文明。”他命令李达生设计出超过鹤岗市同江浴池规模设备的大澡塘子。盖大澡塘子,有的墙砌了三遍,有的墙是专有人看线砌成的。浴池内的水道排灌,是在鹤岗矿务局工程队的指导下施工的。大家日出而做,日落也不休息。有月亮时借着月光运砖备料,没月亮打着马蹄灯抹水泥地面。用自己烧的砖砌成的大澡塘,虽然屋盖是羊草苫的,但内部是暖气、瓷砖、上下水道。有男池、女池、盆池、淋浴,一次可容两个中队的人洗澡。建场一周年时,王世英陪同鹤岗市、萝北县的干部参观,他们说:这是北大荒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个澡塘。人民日报记者田流在解放一团体验生活时对王世英说:“这个大澡塘和城市的浴池比起来,也不逊色”。

(五) 盛夏的北大荒,热气蒸人,临时搭的主席台,没有任何遮阳的设置。大家都被王世英的讲话吸引住了,忘记了疲劳,也不觉炎热。他说:“咱们的宝泉岭要既会建设,也会娱乐。要利用大自然为我们服务。各中队有小俱乐部,团部要有综合性文娱场所总俱乐部。明年安上电灯,也要五彩缤纷。”王世英的话,能把死人说活了,能把活人说飞了。说不上大家哪来那股猛劲,修成的总俱乐部长60米,宽28米,中间高14米,正面呈金字塔状,能容纳5000 人开会及文体活动用,室内有篮球场地。 1951年春,东北荣军工作委员会主任刘培植和鹤岗市矿务局苏联专家视察参观时,对总俱乐部赞不绝口,称为边疆的奇迹。 1960年,因盖宝泉岭农场办公楼(后改为农机校大楼、管局办公楼),场党委决定拆除总俱乐部。但建场时总俱乐部的雄伟英姿,给人留下了骄傲的回忆。 1951年,王世英又领导全团修建了5栋M型大粮库、修配厂、粮油加工厂、托儿所。还架起了电线,荒原开始有了电灯和广播站。两年开荒11.4万多亩。

(六) 为实现宝泉岭农场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王世英亲自指导绘制了《建场荒原图》,《1951 年宝泉岭现状图》,《宝泉岭农场五年计划图》。他拿着图和说明下去,逐个大队、中队宣讲。在工地、劳动现场和营房,大家听着宣讲想着未来,千百颗心都被美好的前程吸引了。 王世英也曾蒙受过不白之冤,但他始终以党的利益为重,1960 年7月,在给妻子的信中他写道:“月萍……我想和你说几句儿女情长的话,我们为真理,为了党的事业,可以牺牲我们的一切,这是我们长期的、终生的愿望。为我们的后代我们生下来的这七条小生命着想,我们有责任把他们培养成为保尔柯察金式的战士”。 1961年6月,担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二师副师长的王世英检查工作时,乘车因故遇难,年仅40岁。 王世英去了,但他在黑龙江垦区做出的卓越贡献永远铭刻在人们心中,王震部长在1975 年9月给新疆赛福鼎的信中说:我感到王世英在工作上一贯积极,对开发和建设北大荒是有贡献的。

2011年11月25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重回宝泉岭

作者不详 

小别三年,终于在八月十五晚,华灯初上时,我赶回宝泉岭。
  如果你八月十五夜来到北国边疆小镇宝泉岭,站在火车站东大门外的高高台阶上,向东眺望,会看到一条宽阔笔直的大街——宝泉大街。
  放眼望去,穿过火车站广场两边的松树林,一座不锈钢结构的跨街大门,矗立在宝泉大街的西端。五彩的霓虹灯,变幻闪烁,“宝泉岭农垦城”六个大字映入眼帘。进入大门,便走进了高楼林立万家灯火的宝泉岭镇。极目望去,一轮圆月,正从东方冉冉升起,从宝泉大街的东头升起,皎洁月光洒满人间,与小镇争辉。
  月光下的小镇宝泉岭愈加显得温馨、迷人。
  宝泉岭地处小兴安岭南麓,黑龙江和松花江汇合的三角地带。西南面有梧桐河绕城镇而过,经梧桐河农场和普阳农场,流入松花江。
  历史上,清政府曾派一个道台来此屯边,无功而返。一九五O年元旦刚过,抗日军政大学毕业的团长兼政委王世英同志,带领十几个人,艰难跋涉在这片亘古荒原上,最终在宝泉岭下落下了脚。同年春,他带领一支队伍,开进宝泉岭安营扎寨,建设大型国营农场,成为第一代开拓宝泉岭的北大荒人。五、六十年代时任国家农垦部部长的王震将军,曾三次来宝泉岭视察,调查研究国营农场建设问题。每次来都和专业官兵们一起劳动,开荒、植树,挥镰割大豆。王震将军回京后,邀请《人民日报》、《人民画报》社记者,到宝泉岭采访报道。边疆荒原上建成规模宏大的国营机械农场的消息,振奋和鼓舞着刚刚诞生的共和国的人民。
  这片千古荒原是肥沃的土地,也是英雄的土地。抗日战争时期,赵尚志将军、李兆麟将军领导的抗日联军第三军和第六军,在这一带与日军顽强周旋,浴血奋战,谱写了可歌可泣的英雄篇章。赵尚志将军被叛徒出卖,在一次袭击敌人的战斗中,不幸负伤,壮烈牺牲。无数以身殉国的抗联烈士的鲜血,洒在宝泉岭大地上。为了缅怀先烈的英灵,在宝泉岭的北山顶上,建造了“赵尚志将军纪念馆”竖起了“赵尚志烈士纪念碑”。时任黑龙江省省长的陈雷同志,为碑身和馆名题了字。巍巍青山埋忠骨,阵阵松涛慰英魂。前来瞻仰凭吊的人络绎不绝。
  当年在这里战斗过的陈雷同志和抗联老战士,夫人李敏(时任黑龙江省政协副主席),多次来宝泉岭视察。1985年,故地重游,抚今追昔,心潮难平。当年荒草漫漫的游击战场,如今兴起一座现代的农垦新城,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啊。感慨系之,回到住处,叫秘书拿来笔墨,挥毫填词一首,以寄情怀。
  秋风萧瑟,野露惊寒,莽原映碧苍空。
  水邀星月,昨夜梦断梧桐。
  遥闻川流不息,忆故情,心与谁同?
  龟蛇静,任一路风云,笑语相迎。
  天地面貌全非,爱如今变化,其趣无穷。
  犹念征程,历经坎坷不平。
  将军威名尚在,后来人留心继承。
  丰碑树,成壮志,十万新英。
  《声声慢.宝泉岭风情》
  抗联老战士吟诵着墨迹未干的新词,意犹未尽,沉吟片刻,又填词一首。

《减字木兰花.宝泉岭远眺》:
  连天芳草,山河变化知多少?
  宝泉岭上,诗人论韵疑年壮。
  屈指回想,往事云烟任君驰。
  白云半遮,大荒开拓万里赊,
  诗人对宝泉岭的赞颂,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
  这二十年里,宝泉岭又发生了突飞猛进的变化。数字是枯燥的,但它最能简单明了地说明小镇宝泉岭的今天。
  请看:
  小城镇内,120栋楼房拔地而起,鳞次栉比,总居住面积54万平方米。五街六路全部硬化,平坦宽敞。2840平方米的游泳馆,5200平方米的体育馆,1800多个观众席位的文化宫。8处露天健身场所,器械齐全,总面积5200平方米。3.75万平方米的植物园,有名种科属树木120多种,繁花绿树,赏心悦目。座落在宝泉岭上的“尚志公园”占地面积134公顷。园内烈士陵园、儿童乐园、垂钓园、赏荷池、观泉亭……
  小城镇内,居民可以收看到35个频道的有线电视节目。有线电话户均普及率74%,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小城镇内,有两所高级中学,其中一所是省重点高中,两所初中,两所小学,在校学生1.2万多人。
  小城镇南,有医疗护理、科研教学、急诊急救、预防保健为一体的综合性二级甲等医院一所。
  小城镇西,有年加工60万吨大豆的油脂厂。小城镇南有年屠宰200万头生猪的肉类加工厂。
  小城镇内,农业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信用合作社,五大机构的设立,是不是洞悉宝泉岭经济发展,人民富裕生活的一个窗口呢?
  人们走出家门,涌向街头,宝泉大街上赏月的人群流动,大街两侧郁郁葱葱的松树和婀娜多姿的垂柳夹道的人行路上,人影憧憧,卿卿我我,笑语欢歌。我穿过人群,漫步登上宝泉岭山顶。不知谁家的儿童放起烟花,是叩访月宫的大门吗?姹紫嫣红的焰火一串串,一朵朵,在宝泉岭上空绽放。月在中天,掩映其间,编织出一幅幅五彩缤纷的画图,也编织着宝泉岭垦荒人明天更美好的梦想。
  皓月千里,清凉如水,温柔如梦。我幻觉嫦娥飘下月宫,在火树银花中飞舞,在宝泉大街上徜徉……
  朋友,明年八月十五日,来宝泉岭赏月吧。月一定是更圆,宝泉岭人的小康梦也会更圆。

2011年11月25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嶂峰集文)

 

  评论这张
 
阅读(57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