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2011年10月24日  

2011-10-24 21:09:5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姑娘”死了

嶂峰

2011/10/24/

2011年10月24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清晨五点钟,当我发完了《青岛真美》博客照片后,我想再去看看“姑娘”,门拉开发现她像往日一样睡在我必经的地方,眼睛睁得大大的,我蹲下去扶摸她才知道她已经死了,死在她的岗位上。
我不知所措,下意识的将飘落在她身边的葡萄叶围了个圈,此时此刻,只有那只忠实的鸽子在我和她的身旁。
院子里只有我、鸽子、睡着的姑娘,时间还早,我不想打扰别人,一个人在院子里想。
2011年10月24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姑娘的死有三种可能:
一是他杀。
我是十九日晚离开黑山居的,我走后姑娘没有出过院子,能进黑山居的只有老胡一人。
老胡是河南省南阳人,拾荒出身。(拾荒人一般都讨厌狗)在我十几年前交这个朋友时曾引来众多非议,“一个拾破烂的,你也交?”“也不怕偷你的古董?”……我交人看人品,不看社会地位,人的出身无法选择,作人的标准是可以选择的。很久前我曾说过:“大墙里不一定没有好人,大墙外不一定没有坏人”─那还是我在黑龙江省引龙河劳改农场劳改时的感悟。凭我十几年的感觉,老胡决不是凶手。
再可以进院接触姑娘的只有小苏和我了,小苏同我一起去了山东。
他杀─不存在!
2011年10月24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二是病死。
病死不可能,我走时她还活蹦乱跳的,健康的很!
三是难产。(或产后风)
不论是什么原因,我必须弄明白,让姑娘也死个明白,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七点半,老胡给姑娘送来了早饭─块肉、半碗饭。
当老胡知道姑娘死的消息后,又一次告诉了我姑娘生孩子的过程。说话是眼里含着泪水,那是真实的与我一样的悲痛。
此时我才知道,早上姑娘出院那两个小时是和周围的同类告别呀!
2011年10月24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姑娘诀别前为什么不理我!?─我也找到了答案:
我的母亲去世在一九六五年,那一年我妹妹才十二岁。母亲一生生过八个孩子,前五个都是男孩,第六个是女孩却死在战乱中。解放后又生了两个孩子,最小的才又是个女孩。爸爸妈妈太喜欢这个女孩子了,连名字也不知起什么好,于是大家都叫她小妹妹。到了上学的年龄仍然没有名字,只好将妹妹改成《玟玫》或《梅梅》,既是有了名字,大家还是习惯叫她“小妹妹”,一直叫到今天。(也快六十的人了)
人到死时是明白的。妈妈去世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小妹妹了。去世前半个月妈妈突然改肠子了,不因任何原因只要一见小妹妹就打、就骂、就掐、就拧……几天后小妹妹再也不去她的床前了。妈妈去世时小妹妹没有眼泪。
姑娘是在等我回来,姑娘去世前不理我是怕我想她呀!?
2011年10月24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我找来兽医,医生说:她死于难产。是啊!年龄大了本来我就不该让她再生!
  
2011年10月24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真是我的好姑娘!还是那句活:我一直认为姑娘是人,不是狗!
明天早上,我约了老胡、小苏来给她下葬,(陆民去了西安不在家)就埋在我的窗下水池旁那棵白玉兰树下,让她永远陪伴着我。

 

2011年10月24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写于黑山居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