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新疆之行(二)第二站:陜西绥德县。  

2012-09-19 21:51:37|  分类: 特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疆之行(二)第二站:陜西绥德县。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从北京出发已经是正午了,先上京石高速转石太高速约五小时行驶五百公里到达太原。
我建议住在太原,有反对的声音,我也不是团长也就不便坚持了。
从今以后整个行程中我决定采取“黄河里洒尿”─随大流。这样会轻松一些。
其实,路过石家庄附近的“正定县”时我曾停车路边争求大家的意见,希望大家去“正定”拜拜“千手观音”、参观“赵子龙故居”、看看“国家体育局乒乓球训练基地”,年轻人不感兴趣,年龄大的没文化,简直就是对牛弹琴!没办法,继续向西前进。
新疆之行(二)第二站:陜西绥德县。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三年前我曾专门去过“正定”,那时我突然间就对风水感兴趣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究竟是气候的原因,还是水的原因?或许就是传说中的风水!?那时,习和薄都是接班人热门人选。当初作为第三梯队下基层锻炼时薄选了辽宁省金县,习选了河北省正定。金县在满洲国时出了七个护国大臣,论说也是出大官的地方,问题是站错了队。正定历史上出了常胜将军赵子龙。当年有段最高指示:历史上能打胜仗的将军很多,只打胜仗不打败仗的将军很少,正定了不起!出了个常胜将军赵子龙!中国体育项目常胜的只有乒乓球,而乒乓球训练基地就设在正定,据说毎次参加大赛前队员都要拜千手观音…习在仕途上一路走的如此稳健难道真的和风水有关…我当年是以一个唯物论者的身份带着这些疑问去的正定,今天再回头看不无道理。孩子们不信风水也就罢了,反正我是越来越相信了。(又跑题了)
新疆之行(二)第二站:陜西绥德县。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中午打尖时,我建议不集体就餐,反正是自助餐,各自用各自身上带的散碎银两愿吃啥吃啥,又遭到老伴炮轰,说我太小气!没办法,没权了还是愿意“咸吃胡罗卜淡操心”!
车过太原后向西南行驶,我知道是要过黄河了。
提意住在太原我是有私心的,这一点只有陸胞弟清楚。
我有一个师傅在太原,我很想去看看他,估计如果健在也应该八十多岁了。
车继续向西南行驶,路上拉煤的大车很多,车只能在路上用三、四十脉的速度爬行。
我靠在副驾的椅子上,闭上眼回忆我和师傅四十年前的那段交往……
新疆之行(二)第二站:陜西绥德县。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一九六九年平反后,几月后调七台河市。(一个因产煤而由公社级跃入地级的新型城市)当时正是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时代,借助市劳人局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李希文父亲是我岳父拜把子兄弟的关系,我调到了最吃香的单位─七台河矿务局机电总厂。厂人事科徐传斌科长看李希文的面子,领我到全厂八个车间参观,工作让我随便挑。车工浪、钳工牛、铁工王八使大锤…我这时已经二十六岁了,从头学我没有勇气,最后选了一个铸造车间的炼钢工段。炼钢工段是新成立的,全段都是新工人,除一位从鹤岗矿务局调来的八级工周师傅外,我就是年龄最大的,级别也是最高的(不好意思、只是三级工,月薪38、61元。这个级别是由行政二十五级干部直接套入的。)八级工当时是工厂的老天爷、宝贝,人称“周大票”。我成份不好在干部队伍里实在混不下去了才想走后门当工人,周大票是地主出身,仕途不可能发展才苦炼技术的,据说十六岁学徒,二十八岁就当了八级工,连车间主任李春芳、厂长李重都敬他三分。
新疆之行(二)第二站:陜西绥德县。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在中国,只有当了工人才有师傅。我一生叫师傅的也只有周大票一人。这时的我已经步入社会十二年了,论社会阅历也该是师傅行列的人了。
周师傅特别器重我,不久就让我当了炉长。第二年全厂一个特殊贡献长级指标就给了我。第三年我又创日产三炉钢七小时纪录又奖励一级。七年后我三十三岁时已经是七级工也算是大票了。一九七八年又一次落实政策恢复我的干部职务时,我又由七级工转为行政十九级当上了县外贸局副局长。(和我一起参加工作的没有判刑的同事,这时的行政级别是二十二级─二十一级)。这一切我知道都是因为我认了一个好师傅,他教我作人、传我技术。
一个人的一生中,如能遇见一位好领导、好师傅是一生中之大幸!
我一直认为:人的一生会遇到无数个V型口,选择走那一边是你的自由。不能走回头路,回来后已经不是那番风景了,事过境迁。毎个口都将改变你的人生轨迹,选择走那一边是水平的体现。
新疆之行(二)第二站:陜西绥德县。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车忽然停了下来,说是要过黄河了,这儿的名字是“军渡”。过了河就是陝西的北部地区了,俗称陝北、又称黄土高坡,是走西口的线路。
我好想好想在在黄河边上住一晚上,睡在黄河母亲的怀抱里……
不行!我要参政─权力的欲望像一团火,顿时烧的我忘掉了曾经许下的诺言。过河后我命令我的主驾超过头车,直接带车队进了位于黄河边上的吴堡县城。
天不作美,地不灵光。这个小县城竞找不到可住之处。在一片抱怨声中我灰溜溜地钻进了我的坐驾。
车队又上路前行五十公里,住在了绥德县的一个小宾馆里,这时已经是半夜了。
从太原经陕北、宁夏、到兰州的路我没有走过,没有发言权是对的。
新疆之行(二)第二站:陜西绥德县。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