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再《话酒》  

2013-02-18 11:24:1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话酒》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嶂峰《写在私人日志“婚约”、"我又回饶河"之后》

2013.02.18.

最近,很多人在劝我“戒酒”,就像我苦口婆心劝别人“戒毒”一样。去年秋天,我专程去新疆告知了我海南望年之交的小朋友“磊”的父母亲、兄嫂们,自家后院起火,众人皆说我不对,“磊”也视我为叛逆,言宁交我伴、我儿决不交我!“磊”父却说:谢谢您!而后断了“磊”的财路。

劝说我戒酒的主要是家里人,说我酒后常失言,怕我再遭牢狱之灾。

其实,我从不讲不靠谱的话,只是会有不合时宜的“超前话”。大约二十年前,当“薄”正如日中天的时候,我就跟着抑山、抑树、抑止的恩师宋成德学着说:“薄”根本就不是共产党人!老伴惊愕言;我看你又要进监狱了。儿子也说:老爸,“薄”如此后台、如此强势,您干么非要和他作对!?

我不是与“薄”作对,只是临其境自观得出的结论。

我认识“薄”,也曾谋过面。

一九八五年,我由北京办事处转到大连办事处后,吸取了北京工作失误的教训,扬长避短把发展横向联合的目光投向金县。当时金县有一个很强势的领导班子。班长陈美良是一个德才兼备的老干部。人以群分,清官必用良将,当时金县的班子特棒!

中组部开始培养“第三梯队接班人时,因辽南富裕、特别是老薄老下级时任大连市委书记,《崔荣汉,此人很正派,大连人都很怀念他。》于是乎“薄”才选了金县。(又名金州)这时的“习”选了《正定》──一个中国唯一出常胜将军的风水宝地。

“薄”任金县副书记,还有一个北京空降的干部姓张,记不得名字了,也是三梯队的人苗子,不几天就调部队去了。

当时金县根本不把大连看在眼里,就像大连不服辽宁管一样。

金州人一直在说:先有金州、后有大连!大连地方干部都是金州人!金州人领导大连人!仔细一品在当时不无道理。

我接触最多的是县经济合作委员会,主任叫马成仁,是一个能当县长、市长的人才。

我在金县合作了两个项目:一是将苏家村粉丝生产工艺引进韩国,这个项目需要三十人去韩国生产,当时大量劳务出口尚在限制中,此项目告吹。二是将饶河鳥苏里貉养殖引进金州,此项目成功了。为此,陈美良曾接见过我。

当时陈根本不把“薄”当回事。陈讲薄:纨绔子弟!

能超前看懂薄的人有宋成德、陈美良、毕希禛、魏富海、宫明成、曹伯纯、闻世振、朱隆基……他们都是在二十多年前就看透了薄的人,可那时老薄还在谁敢言之!?(这是跑题的话,只是说明我不乱讲话)

还讲酒!

这些年来,好像我的爱一直在酒里,我甚至相信有一天我不幸戒酒,爱将永远消失。

我总是会在喝酒的时刻,能忆起许多过往的美好,甚至会忆起我的恋人,一个清纯无睱的女子,依稀还能记得分手时的话语:我深信在你心中我即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再见面时就是我家庭破裂之时……如今她已经移居到澳大利亚或新西兰了,二十年没有联系,我庆幸:因为她一定很幸福。

有时也会在白天梦见她,我明白:那叫白日梦啼妆泪红阑干,十二独凭春,晴碧远连云。千里万里,二月三月,行色苦愁人。谢家池上,江淹浦畔,吟魄与离魂,那堪疏雨滴黄昏,更特地、忆王孙。

夜晚我从不作梦,因为我一直失眠。我会像马一样常常打瞌睡,一闭眼就算睡了一觉,一觉醒来什么也没改变!

我不会戒酒的,酒里有我的爱!假如有一天你听说我戒酒了,请送我一朿花圈吧!

再《话酒》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评论这张
 
阅读(50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