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爱海》  

2014-11-25 11:39:08|  分类: 特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海》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爱海》

作者:王福民。

初稿作于二0一一年八月六日(七夕)

前言:听“闻磊”、“陈浩”讲:今天下午从新疆大戈壁来的三位皮帽子老乡,下车依始就跑到白沙门海滩来看海,终因经不住大海的诱惑,穿着从老家带来的裤衩一下子投入了大海的怀抱,便游边喊:“我终于见到大海了”!一直向深海游去,越游越远,越游越远……就再也没回来。岸上仅留下他们不能再简单的三份行囊……。

《爱海》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我住在白沙门海边的“天一方”居民小区,从小区后门到海边是有一百多米路。早晚我习惯去海边散步。以前,我也听说过、见到过这种事,我一直认为:他们是因爱的执着痴迷,选择这种方法将生命融入大海。活着的人会惋惜,走的人会庆幸。

有一种说法:地上的动物全部是从海里走出来的,天上的飞禽全部是地上的动物长出了翅膀变的。我有点信。西方许多国家采取海×,是不是一种回归吗!?

或许,爱海的人最终是要选择将生命融入大海的。

男人也爱大山,爱到痴迷就想把自己也铸成一座山,那怕是一座比山矮很多的小丘。

我原本也是山的模拜者,羡慕山的巍峨,山的险峻,山的气魄,山的伟岸!最终我还是经不住山外的诱惑,拋弃了大山投入了海的怀抱。

我一直认为:我是山的叛逆,海的俘虏!离开山不是想忘却山,只是想忘掉山的那边那些痛苦的记忆,让心趋向平静,让生命新的一章更精彩。

《爱海》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可谁又能知道:海边也不平静,时常会有台风袭来。认命、认缘、有人常对我说起这两句话,我不得不信了。

我有两个儿子,孩子的妈妈是纯正的女真人,而我又是中原地方纯粹的汉族。

据家谱记载,周王之子因苦谏汾河治水策被贬为民,人称王爷,故改王姓,此乃王姓正宗太原王姓之由来。太原王后裔与女真族同婚后所生两个儿子,应该是两个截然不同民族的后代──典型的混血儿。从动物遗传基因学看纯属优生优育,两个儿子聪明是自然而然的事了。美国的高速度发展是因为是移民国家,靠当地的土著人,猴年也发展不到今天这模样。中国沿海城市的高速度是发展一靠移民,二靠对外开放,引进外资和先进技术。从国内农村走出来的孩子都是当地的佼佼者,靠优势互补支撑着一个又一个新城市的诞生与发展。

 

千百年的实验证明:移民国家、移民城市发展就必然快。

建国初期开始组建的黑龙江、新疆、海南三大垦区为当地经济发展注入新鲜的人脉,拉动了这三大地区的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建设,这已经是人所周知的事实了。

我的大儿子有山一样的性格,心胸开阔,不拘小节,多次摔倒又多次爬起来,总能作成一些事。作事业的手笔酷像哈尔滨人。他的遗传除了是优秀民族因素外再就是来自北大荒那片黑土地的原因了。那片黑土地,不知孕育了多少精英!?

小儿子心地善良,诚实厚道,能包容一功,很像大海的性格。

大山、大海是我生命中永远也离不开的两道风景线。

我的生命轨迹总是从大山里走出向大海靠拢,在海边再寻找一座大山作依靠。

定稿于2014.11.21日。

十九号来海南,收拾了两天被台风侵袭的屋子,闲暇无事打开电脑发现有一篇未写完的文字,修补了一下后又到海边转了转,思绪万千,这场台风似乎会改变我对海南、海口、海甸島的看法了

《爱海》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爱海》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爱海》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爱海》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爱海》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