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履》  

2015-11-17 19:51:1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履》
嶂峰
2015.11.17.海口。
《履》──是我的辈份,新城王十九世,《履》字辈。
《履》──普通话发音“吕”,我老家那里《履》字发音为“立”。什么原因不清楚。
《履》──一般是指“鞋”。“千里征战,始于足下”。
《履》──在实际生活中十分重要。
《履》的典故很多,用《履》作主字的成语也很多。
贵冠履轻头足、 
步履蹒跚 、  
步履维艰 、
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 。
履霜坚冰
临深履薄 ……
此次来海口数日后,突然发现我的
《履》和足、大腿都出了问题,让我不得不重新认真研究《履》的问题。
去冬至今春一奶同胞二兄长携二嫂来海南泡温泉治腿疾住在“天一方”小区儿子为我买的那栋房子里,我早早就回大连了。清明节前当他们离开时按传统习惯就把车库月匙、房门安全月匙 ……一股脑全部带走了。(本来是挂在房间的电视机旁就可以了。开房门用密码和指纹。)十月份儿子要来海南需要用车,请二哥把全套月匙快递到大连,交给儿子后因公司事繁忙推迟了来海南的行程。十月未老伴经“新马泰”来到海南。我十一月初去广州,十一月七号来海口认为月匙肯定老伴带来了,来到方知:她也没带月匙。
没有了车(多辆自行车也锁在车库里拿不出来。)只好步行了。
步行我一点也不怕。十三岁那年就拉人力车,(济南叫地排车) 一个晚上要走几十里路。十八岁那年,县社主任孙庆禄让我背四十把链刀头步行二百一十华里两天从饶河赶往西丰救急。年轻时一天走上百八十里根本不是问题。虽然现在年龄大点,我想毎天走十里、八里应该还没有问题。
其实我错了,忘记了我已经三十年没有步行认真走过路了。
一九八五年(我四十岁)单位就给我配了车,退休后儿子又给我配了车。这些年早已经养成了出门开车坐车的习惯了。车轮带
《履》已经三十年了。我住的黑山居院内走一圈约五十米,毎天走上十圈不足一华里。我的《履》和腿脚只能走一华里了。
这些年,我积攒了不小《履》,它们总也不坏,我误认为它们质量好。前不久和小苏去中山公园早市又买了一双韩国产的新皮鞋,在黑山居穿了几天觉得很舒服,就穿着它到了海南。第二天一早照例要到白沙门海边转转。从和平路海边走到东五路大桥下大约有两公里,往返不到十华里。回来后发现皮鞋坏了,脚上磨起两个兑称的血泡,第二天竞然不能走路了。三天后发现血泡虽然好了,大腿内侧的皮肤也受伤了,还得静养三、五天。
年轻时就听老人讲:“男人老在腿上,女人老在头上”。“男怕穿靴、女怕戴帽。”──意思大概是男人腿肿不好,女人脸肿不好。
过几天儿子来了车库就能打开,我却改变了主意,从此开始远离汽车,把步行的功能重新找回来。
黑山居的那台丰田吉普退给儿子,开始步行。
我知道,要不了多久,步行的基本功能能恢复,当然,一天再走一百华里的可能没有了。
走路不靠《履》靠车轮子是一种退步!对于一个《履》字辈的人就是一种悲哀了。
《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履》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