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饶河纪行之九《再访永幸村》  

2015-05-30 06:22:33|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饶河纪行之九《再访永幸村》
王福民
2015.05.29.
我刚到饶河时,姚老就说:抽时间我陪你去《永幸》转转,顺便看望一下靳玉林。
《永幸》位于饶河县西南部,大约四十华里的山沟沟里,周边是森工企业──东方红林业局的主伐林场,再往南就是盛产红松的原始森林了。
《永幸》村是全县多种经营的典型村。主要是养山参、采集山产品、打猎、挖野山参。
一九六六年未,县里组织工作组去指导《永幸》村的文革运动,组长是王宪章,组员有我一个,其他人是谁我记不清了
。当时的情况是农村文革运动基本上还没动起来,唯独《永幸》村闹的很凶,两派组织针锋相对,一派的头好像是一位老太太,家在正街南侧中心地段,门庭房有个大磨盘,后台是副大队长温××,主要成员是学校老师徐立三(军师)这一派的观点是书记习勤有错误,但不是走资派,不能打倒!大队长李自胜工作认真肯干,是个好干部。另一派叫《铁扫帚》战斗队,主张横扫原大队干部,一律打倒!我认识徐立三,先去参加了他们的一个会(围坐在老太太家的磨盘周围)原则上赞成他们的观点。(因为我本人的思想较保守,属于保皇派。在县里我们不同意打倒张马宋。)第二天我找
《铁扫帚》战斗队长崔××,简单谈了工作组的态度,崔××是大队的×脚医生,是一九五八年迁到永幸村的,自己说还当过兵,参加过抗美援朝。此人坚持他的观点,而且态度很强硬,语言很锋利,两只眼睛很有神,当时我觉得此人决非一般农民。第二天我向组长汇报了谈话情况后,组长决定回县里汇报,要求派人外调崔的历史情况。
后来组织上调我去了关门嘴子,永幸的事就不知道了。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一九九0年,刘水给我大连的单位介绍一法警叫张桂琴,此人在石场当过广播员、县技工校当过老师。老乡见老乡格外亲,我决定调张桂琴到公司当企管部副部长。(部长是党委书记张殿久兼任。)后来我知道她竞然是永幸崔××的儿子崔刚涛的媳妇(崔、张均移民到新西兰多年了)他俩告诉我崔的父亲(永幸铁扫帚战斗队队长)建国初期是辽宁省十大杰出特级侦察员,多次立功、级别很高,一九五八年蒙冤去了永幸。一九七九年落实政策平反后享受辽宁省司法厅副厅级待遇。现仍然健在,和我生活在一个城市里。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一九八0年我在县外贸科主持工作时曾组织过一次“真松茸”考察,由副县长王致太代队,成员有林业科姚老、(当年才四十岁出头)科委副主任马忠杰、还有我一个。住在《永幸》支部副书记张××家,张家当时好像在习勤支书对门。
考察队由靳玉林当响导进山两天没有看到“真松茸”,确意外的挖了一苗硕大的野山参。
那一天,靳和姚走在前面,鲁继光在中间突然要解大手,风从山樑上吹下来,我和马忠杰味异味便转向东面,忽然发现一棵开花的植物,周边方圆二米处无任何杂草,马说可能是“棒槌”──野山参的土叫法。立即喊靳玉林来辨认。(上山的四个人谁也没有真正见过山上长的野山参,书上图片看多了有些印象,只能是“疑似”。只有靳玉林是老山把头才真正认识。)靳到了跟前大声喊:棒槌!我们也都跟着喊:棒槌!!!接着靳低头仔细辨认后又喊:“五品叶双胞胎”!我们也跟着喊:“五品叶双胞胎”!!!而后见靳在周边的桦树上用刀打了一些记号,由马忠杰和靳玉林用木头作成的小铲开始挖,野山参的根须上长着很多小包包,人们叫它珍珠须,是辨认家养参与野山参的重要因素。挖人参是个细活,两人整整挖了一个小时才把这棵硕大的参捧了出来。再后来靳又拆了一束野花插在参坑里用周边的土埋上,这才算完事。靳说干这活有规矩,照章办事。听靳玉林说这苗参属×见,最大的参是六品叶,五品叶双胞胎他也是第一次挖到。
回到驻地关于这苗参如何处理成了难题,姚坚持要交给永幸大队,我和马忠杰没办法只好违心的同意了。结果习勤、李自胜给我们一人买了一双胶鞋、四个玻璃瓶水果罐头、一瓶前哨酒算是奖励。这件事过了若干年我还是经常满怨老姚头太古板。我曾开玩笑地说老姚:你这个开除党籍的老党员比真党员还进步!(一九七八年老姚头已经恢复了党员资格)
老姚头酷爱山林,一生中和永幸村结下了不解之缘,长期、多次蹲点在永幸,文革批斗在永幸,一生中离不开永幸!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这次饶河怀旧老姚头一定邀我再访永幸,我欣然答应了。
去永幸那天,老姚头让小老伴给靳玉林买了水果和肉一起去了永幸,我问姚的小老伴:你也喜欢永幸?她说:我没到过永幸,也不知永幸啥样,只是经常听老姚说起永幸,有时说梦话也是永幸,感到很奇怪,所以想来看看。其实我知道老姚和永幸的情节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一辈子的情、一辈子的意,剪不断,理还乱!
七十三岁的靳玉林骑着摩托采山野菜去了,我们着实等了一大阵子才见他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
仨人不约而同的又谈到了三十年前挖参的话题,结果是三个版本,我和靳的版本接近,姚的版本基本上是编辑部的故事。姚怎么也不认输,其实我很理解他,过程写进书里,讲了半辈子的版本已经刻骨铭心了,根本不会改变。
我发现姚老在永幸争论起问题来眉飞色舞显得年轻了许多。
很久我就发现,人的一生中会有许多闪光点,这些闪光点都是兴奋剂,耿忠华一到国防大学就像变了个人一样,玉林书记一谈到农场就情绪高涨,庆殿最爱谈酒,梦全书记最爱谈的依然是“大代村”。
永幸是老姚的兴奋点,也是他最爱谈的话题!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靳玉林和他的家。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你打过熊吗?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在永幸,老姚头似乎焕发了青春……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坚持!坚持就是胜利!不对的记忆也得坚持!这是个性的魅力!!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靳玉林说:不是!姚老显得很尴尬,笑的很不自然……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中间一人是永幸崔××的儿媳,原饶河机工校教师张桂琴,现入新西兰国籍。
饶河纪行之八《再访永幸村》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永幸崔××的儿子崔刚涛,现已加入新西兰国籍。
 
写于黑山居。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