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车的轶事《十二》我配上了专车……  

2016-01-29 09:47:42|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车的轶事《十二》我配上了专车。
嶂峰
2016..1.28.
车的轶事《十二》我配上了专车……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当上餐具总厂厂长后,组织上给我配了专车──一台“伏尔加三代”。
一段时间几乎很少人看到我坐这台车。
干事业我会像个疯狗,只看前方,两边不顾及。
我上任后吃住在厂子里,早晨,请李希谦陪我到海边转转算是享受生活了。
初到餐具总厂时,机关一百多号人%80是现役军人,在他们眼里拿我这个不是现役的军工“豆包”根本不当“干粮”,我心里很清楚。
大连开发区餐具总厂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204医院院长岳长胜创办的,军队见项目极好,便收归军区管理。派军区副司令员刘德才儿子刘建平出任厂长管理这个企业。刘建平在吉林敦化农机校卫生筷子厂聘来刘保国任副厂长主管生产技术工作。(刘后来当选中国十大荣复转业军人光荣称号,现辽宁省政协委员。在旅顺博物馆有他创办的《箸业博物馆》。
注:中国一次性卫生筷子生产是从日本引进的。有一个神秘的日籍中国人是关键,名邱太宽,在日本名为邱武仁。此人系中央政法大学毕业,与中央当时的两位大干部是校友。
一九四九年逃台,一九五一年因中共嫌疑送台湾绿島审查,一九五三年释放后到日本并加入日本国籍。
日本卫生筷子生产引进中国源于这个人。
一九八三年,该人带日本“东亚林业”小烟社长(日本箸业协会会长)先后在吉林“秋里沟”、黑龙江“小清河”建立筷子厂。
后来,“秋里沟”又发展了“敦化农机校筷子厂”。“小清河”发展了“饶河发电厂筷子厂”。
日本很小,国内木材资源基本上不采伐,所需木材靠两个大型木材企业进口。南部是“东亚林业”、北部是“佐藤木材”。
当然,两个企业是竞争的关系。
“佐藤木材”见“东亚林业”抢先在中国建了筷子厂,立刻派在中国黑河生活多年熟悉中国情况后遣返日本的“小島”老太太与伊春友好林业局建立年产十万箱世界当时最大的卫生筷子厂。
厂长闫平安,东北林业大学毕业,时任友好林业局副局长。(副处级干部)
我也认识邱太宽,一个很有素养的人。只是与他交流麻烦很多,第二天安全局会来人了解情况。
二十年没他的消息了,如果健在应该九十多岁的人了吧。
改革开放初期,辽、吉、黑三省相继建立数十家筷子厂。
中国筷子大战拉开了序幕。
一九八四年秋季,大连开发区成立。
军区率先在这里建成“大连开发区餐具总厂”。
由于当时靠从林区发原木在开发区加工,管理机构、运输环节、废料处理、招收工人、技术培训等方面出现绪多问题。工厂始终处于亐损状态。
我上任后采取三条措施:
一:将生产筷子的前段工序转移到林区。(黑龙江省铁力、代岭、北安。)
二:精减非生产人员。(通过住宿措施由150人减为五十人。)
三:请属下郝子群联系香港人高树森办理合资事宜。
一九八八年夏季,餐具总厂与香港德山集团合资成立《大连新(新兴)德(德山)有限公司。李健飞任董事长,我任总经理。副总经理屈志楷(香港人)。
不久,香港发来一台顶级《卡迪拉克》骄车。
屈氏家族是香港豪富。屈志楷父亲屈桂流系香港、台湾大收藏家。上海博物馆(新舘)一楼系他捐资援建的,至今仍掛着牌。
这时期,大连好车不多。我坐的《卡迪拉克》骄车很“炸眼”!
一次司机张英范拉我去沈阳,两小时多一点竞跑了350公里路,后来才知道车上表盘显示的是英里,整车装的是防弹、防震玻璃。坐在车子里根本感觉不到快。该车八缸600马力,烧油和解放卡车一样多。
在沈阳毎到一路口会有小交警阻车到司机边客气的问:师傅,这是什么车?张师傅是岫岩人,现役军人,没读过几年书就当兵了。《卡迪拉克》发音不畅,干脆就回答:卡迪!小警察晃着脑袋嘟囔:卡迪?卡迪!?什么是卡迪!?
卡迪就是卡迪!
日本人说;世界作筷子的企业只有两个人坐《卡迪拉克》,一是日本“东亚林业”小烟社长的儿子──小小烟,另一个是中国新德公司的王福民先生。
其实,那时我很穷,企业也举步维坚。
坐上“卡迪拉克”后,沈阳军区“于昌”写了一篇文章,刋登在解放军报头版──《中国筷子王》。
从此,我便出了名。
解放军报驻总后记者站周涛站长亲自来连采访我,写了“跨世纪抉择”一书。,记述了改革开放后军内八名企业家的事迹。
此后,我便成了名人。不论是在全军会议上、还是在沈阳军区的会议上,首长都称我“筷子王”!
一九九五年,沈阳军区有一个全国劳动模范名额,当司政后将推选名单报副政委艾维仁那里时,艾说:不要争了,就让大连小王参加吧!于是,我便获全国劳动模范光荣称号。
说实话,《筷子王》是盗用,一九八八年秋季广交会,我派出口部副部长周明珠带长子王瑶参会。周系大家闺秀,(一九五三年美国归国华侨、辽宁抚顺石油学院周克琛教授之女)此人内向、不善言谈。王瑶从小学一年当班长至高中毕业,能出头、善交际、特善言谈。领队便称他为《筷子王》,意:作筷子生意,姓王的先生。
《筷子王》自此而来,我是沽名钓誉而已。
一天,我开《卡迪拉克》到天律街一宾馆会客人,出来后发现车边围着一群人在听一“混混”在瞎扯:我认识车主,是大连首富,作“镁沙”生意的……我只好在马路牙子上坐了一个多小时后待天渐渐黑下来、人遂渐散去才偷偷钻进车子里快速逃窜。
从此,我便不喜欢这台车了。恰好屈志楷又发来一台普型丰田骄车,不显山不露水的,我改坐这台丰田车了。
卡迪拉克从此一直放在车库里没人用,多少年后,新德末代总经理宋君把她买了。
随着企业的飞速发展,新德公司的车越来越多,最多时达到二十多部乘坐车,车越多越不够用。后来办公用车的“车月匕”掛在门卫墙上,谁用谁拿,这才解决了车不够用的问题。
那年,我决定:员工婚、×、嫁、×一律白用公司乘坐车,一时间被开发区企业传为佳话。
一九九四年,我给机关人员全部办了军队驾驶证,并在“吴屯机场”星期天开办駕驶学习班,%90的机关干部学会了駕驶技术,只有几个像殿久、双田、广田……这号“饼子”天生呆笨的人至今有駕照仍然不会开车。
不久,我换了美国“城市林肯”车。一直用到辞职前。
车的轶事《十二》我配上了专车……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车的轶事《十二》我配上了专车……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车的轶事《十二》我配上了专车……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车的轶事《十二》我配上了专车……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