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2017-01-04 07:10: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嶂峰
2016.12.31.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辽三彩鸡、后面是唐三彩朱雀。
我属鸡,再过几天就满七十二岁了。
小的时候没见过七十二岁的老人。
年青时从没有想过能活到七十二岁。
退休后一年一年的变得步履蹒跚、两眼昏花、两膑斑白、腿脚不灵、行动迟钝、过目便忘、腰酸背痛。生命的吃水线在天天下沉,门前那条通往马村公路上早晨的鞭炮声越来越响……。(马村有金州新区唯一的一个火葬场。)
我一生中已经经历了六个鸡年了。
一九四五年我出生时逢鸡年。姥娘说:这孩子是福像,肥头大耳像个佛,生他时正好春草发芽,这孩子命里注定一生不愁吃和穿。
爸爸说:起名叫“福民”吧。
妈妈说:我看这孩子像头牛,小名就叫“胖牛”吧。
我便养成了一个有犟牛脾气、且一生好斗的公鸡。
我出生不久日本就投降了,战争就结束了,中国人看到了希望。
可是转年到了狗年,国民党开始腐败了,无官不贪,内战暴发,民不聊生,我的祖国又重新回到水深火热之中。
(一九四六年国民党腐败的事是我长大以后父亲亲口对我讲的,他当时曾任国民党青岛市接收组成员,负责房地产接收业务。)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鸡上树─鸡飞蛋打。
一九五七年迎来了我一年中的第二个鸡年。新中国经过八年努力,治安稳定、(居委会老头、老太太带红袖标在马路口、胡同口维持秩序)
市场繁荣,商品丰富,(猪肉才七毛八分一斤。)
一般的家庭礼拜天都能吃上一顿饺子了。
老百姓素质普遍提高,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有一首儿歌反映了那个年头的社会风气──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
一九五七年年底“青岛会议”召开以后,反右派斗争开始,成千上万右派分子送去劳改、劳教……。
转过年又是狗年,全民大炼钢铁,为钢铁年产量突破1070万吨日夜砸锅卖铁凑数。全民吃大锅饭。(当时俄罗斯提出“赶美”、我们则提出“超英”)。
河南省新乡七里营成立人民公社。
伟大领袖毛主席说:人民公社好!
全国开始走人民公社道路。
载歌载舞、莺歌燕舞、欢天喜地、满怀信心步入大跃进年代,似乎一夜之间就能实现社会主义了。
部队十万官兵奔赴北大荒,把大片湿地改造成良田。
这一年,因父亲被划“极右”分子,原本济南市天成路小学保送我上山东实验中学的梦也破碎了。
于是我失学了,十三岁虚报十八岁在山东木材厂当了一名学徒工。
总算是参加了革命工作(那时填表全是《参加革命工作履历表》)步入了工人阶级队伍,当上了一名工人小叔叔。
(那年头学生见了工人都叫叔叔。)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那年头,养鸡需要这任务蛋。
一九六九年迎来了我人生中的第三个鸡年。
首先是打了场漂亮的珍宝岛自卫反击战,举国上下欢腾雀跃,一吐几年来对“老毛子”的怨气!
接着党的《九大》胜利召开,毛主席发表了“对反革命分子和犯错误的人要区别对待……”重要讲话。
被判现行反革命十二年徒刑的我和几百万假反革命得以平反。
我又回到好人的行列之中。
眼看要继续纠正《文革》错误了,转过年又是狗年,四人帮反攻倒算又刮起了“反击右倾翻案”歪门邪道风,使“文革”灾难又祸害了中国六、七年。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谢谢党挽救了我。
一九八一年是我人生中第四个鸡年。
正值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人又一次看到了希望。市场繁荣,各项生产突发猛进,横向联合拉动了贫困地区的经济,全国形势一派大好。
这一年也是我生命中最辉煌的一年。
春天,我偷偷去了中国农村改革的最前沿阵地──山东省牟平县西关大队取经,拜李德海先生为师。
(自荐给明珠总公司总经理李德海当了一名十五天的助理。)
后因实在是跟不上李的步伐辞职不干了,一分工资没领到。
具体原因是一经常看到他批评下属“文攻武卫”,我怕有一天我也会被打。
二是工作时间太长,李平均毎天最少工作十八个小时。但是这十五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为我以后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党关于农村改革的一号文件是胡启立同志在西关大队起草的。
这一年,我采取李德海“大兵团作战”的套路,在饶河县委的大力支持下组织了饶河全县机关、事企业、卫生系统、教育系统停工停产,青壮年上山采集山野菜,老弱残疾、较小学生在家加工山野菜群众运动。
当年创中国薇茶干出口第一县美誉,用所创外汇建了中国县级第一座彩色电视插转台。
同时组织县领导、外贸职工、畜牧业干部带头养貉、养貂、养狐狸,采取“送种还种”政策,并承诺“不产仔、仔不活”包赔饲料费的方法。
大力发展全县野生动物饲养,当年创全国养貉第一县之称。
当年我只是在外贸局主持工作,主意是我出的,生产是我组织的、政策是我制定的,但最终都是县委集体讨论通过的。
我只是作了我应该作的事,真正有功的应该是县委集体,更主要的功劳应该是刘超书记、王玉林副书记,王志太、曲立所副县长。
这一年,我恰好三十六岁。
这以后我又在烟酒公司当了一年经理、人造板厂当了一年厂长、县政府经合委当了一年副主任。
一九八四年,因开展对苏贸易邻县同江改县建市。王玉林书记调任市长,随调我到同江任口岸办主任。(副市长兼,副市长待人大通过。)
后来刘超书记坚决不同意,执意不给调转关系,随已经到职但终又返回饶河。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没烧香许愿。
一九九三年又迎来了一个鸡年。
这一年是我一生事业的巅峰。
一九八五年,刘超书记调佳木斯市。李荣春接任饶河县委书记。
不久李荣春书记告诉我,你成了饶河县干部中的老大难问题。
(刘曾交待李善待我)
告诉我县委三次研究你的任命均没有通过。。
一次是商业局长、商业局书记反对,县常委会没通过。
二次是财政局长,决定退休的局长坚决反对,县委又没通过。
三次是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正科]常委会又没通过。
我心里非常明白。常委组织部长的儿子要在外贸局转干我没同意、政协主席的姑娘要在外贸转干我又没同意,这两人肯定是要放横炮的。
我清楚的知道:常委会决定事情表面是少数服从多数,实际是有一人坚决反对便通不过!那时党风较正,谁和谁也不是老铁,谁会为谁去得罪一个班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同僚。
其实我并非是和这两位领导作对,只是想通过他俩趵魚,我想反正他俩将来还会给我转干指标,莫不如先给那些没门子、没后台、没关系则又工作出色的人先转干。没想到这出戏演砸了!自作自受吧!
县里安排我有困难,这时正是全国红红火火在外地建办事处的时候。
李找我谈话让我到北京建饶河县驻北京办事处,我欣然同意。
我选了个助手耿忠华──一个非常有水平的干部。应该是我的老师。
耿长我十四岁,济南段店一九四八年国民党军官学校毕业,没去台湾反倒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因为当时部队里文化人很少,不久就给南京高级步校政治部主任董超当了中尉秘书。一九五八年随十万官兵到北大荒任八五九农场林业分场场长。因和我是老乡且与家兄较熟,对他的情况我比较熟悉。请耿老师同去北京建办事处是想借助他在军方、在北京的人脉关系。我俩到北京时董超已经是国防大学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了。有了这层关系我俩吃住在国防大学招待所里一分钱不用花。
三个月后我发现,在北京建办事处没有前途。
北京像头大象,饶河像只蚊子。
败回饶河后我建议在大连建办事处,李书记当然同意。现在我回忆,那年头我在饶河像大鼻涕,只要能×出去就舒服。
(我在饶河有很多劣迹:揭发过县长候选人王××伪造学历、阻止过四大班子春节送礼队伍的车队……还有很多劣迹就不一、一交待了。)
我重新选择了办事处的人员,老伴当办事处副主任,张景芝当助手。(老伴和张都是我的老部下。)
到大连最初的日子很难,租了个八平米的偏×了住宿办公,以步代车,一只黄书包就是办公桌。三个月后张见前途渺茫×退了,老伴因照顾孩子上学暂没到职。我成了光杆司令。
当时的黑龙江省驻大连办事处在孙家沟,主任是曾任过佳木斯市副市长的罗世良,我与罗曾在合江地区工作时有过一面之交。罗让我兼任省办信息处处长。(不占编制、不开支,只是挂名而一。)
一次我以省办信息处长的名份参加了沈阳军区在大连八七疗养院召开的《柠檬酸》项目论证会。会上我有个反对上此项目的发言被主持人浦更生首长认同,会后单独找我谈话问我愿不愿意到部队工作,继续当信息处长。我当然同意了,但没太认真,认为不过是随便说说罢了。没想到浦派“九四七”部队政委王守国同志代上他的亲笔信半月后真的将我全家户口、工作关系、组织关系全部调来了。我当时真的不可思议。后来才知道浦曾在军管时任过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哈尔滨市委书记、黑龙江省生产建设兵团政委。
一九八六年,沈阳军区政治部下命令:任命王福民为沈阳军区大连办事处信息处长。(享受正团职待遇。)
当年调任沈阳军区大连开发区餐具总厂厂长。
经过几年的拚博,大连开发区餐具总厂先后与香港、日本多家企业合资形成了集团化生产,本人被誉为中国《筷子王》。
一九九三年是一个收获年。
由享受正团待遇升为副师待遇。
沈阳军区优秀共产党员。
获二等军功章一杦。
被聘为吉林大学客座教授。
企业被评为大连开发区八佳之一。
全军八大名优合资企业之一。
为一九九五年被授予八一勋章、全国劳动模范奖章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二00五年这个鸡年。
事业划上了句号,办理了退休手续。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我的好领导─孙庆禄。
二0一七年我相信将是我人生中最后一个鸡年。
作点什么哪!?
孙子已经九岁了,身上有着浓郁的《新城王》遗风,想必一定会是个人才。得好好培养。我征得亲人们同意决定将其转学到《大连金石滩实验学校》。那个学校校长牛朝霞我认识,是个非常棒的教育专家。
再就是帮孙子办一个中国国粹──历代算盘展。
继续研究我的古陶瓷。
写自传。
帮我望年交福和完善陶瓷收藏,尽快步入陶瓷收藏家行列。
继续赞助饶河县博物馆。
…………………………。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这个冬天真冷。
我坚信:对我而言不会再经历一个鸡年了。
时刻准备着,当我最终被后人挤出这个世界时少一些遗憾。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同志。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我的恩人──张保安。(已故)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我的朋友孙玉国、温孚良等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儿子的婚礼是窦文涛主持的……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陪孙玉国回珍宝岛连队。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九四七》部队首长与饶河县领导合影。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樱花树下与王守国政委谈心,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沈阳军区副政委听取汇报。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二十三军后勤部长王绍信、孙玉国在黑山居合影(大概是二0一二年)
写在鸡年到耒之前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刘超、王玉林在三亚。─二0一二年。
 
写于二0一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完稿于二0一七年一月四号。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