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我在七台河的日子(一)写在前面。  

2017-01-24 02:22:57|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七台河的日子(一)写在前面。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我在七台河的日子──《写在前面》
嶂峰
2017.01.24.
仲华的八十六岁老父亲患血拴住院,黑山居的“麻局”暂时停业,闲下来我又好写点什么了。
去年到太原看望周学彦老师构起了我对七台河那段特殊日子的回忆。周学彦是我在七台河矿务局的师傅,恰好长我一旬。那年我二十六岁,他三十八岁。我是三级工,他已经是八级工了。在我的眼里,他不是人、是神!
我到七台河是一九七0年秋季。
一九六九年十一月,在饶河县人民法院陈健民院长的极端负责的关怀下,我得以平反。崔天保同志亲自把我接回饶河。
(崔天保:公安干警出身,后任农副产品科长──实际是县供销社主任。县安全局长。一九九0年后申请退党。)
我平反回饶河后一无所有,房子被陈景胜佔了,(组织上安排的)老婆离婚了,东西全都不见了。于是我只好毎天穿一套灰色劳改棉袄棉裤在大街上逛,当官的看着很不顺眼,责令单位给我买了一套衣服。我要求还我房子、还我物品!最后不得不给了我原来的房子。
(陈景胜搬到我的隔壁王天民的房子里住了,我们成了邻居。)
丢失的物品在我的强烈要求下返给我;
一、毛主席像章二百杦。(现在依然保存着,准备送给大孙子。)
二、日式小磨一台。(是我从县供销社收购的废品中捡的。)
三、半导体台式收音机一台。
其他还我的东东就记不住了。
一九六九年那次平反其实一点也不彻底,留了许许多多的小尾巴。
被平反的人好像是犯过错误被从轻处理了一样。
造反派头头董守玉还照样还在当县革命委员会主任,直接迫害我的周振富还在当县革命委员会副主任。
那年,我也曾慢步在美丽的鳥苏里江边,发现那条江已不那么美了,混混的江水怎么也看不到静静的水面。我也曾登上小南山看南泡子那些千年的古莲,却只见莲叶不见莲花,饶河变了,变得让我不喜欢了。于是我决定离开饶河,去七台河谋生。
写于黑山居
我在七台河的日子(一)写在前面。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