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我在七台河的日子(二)──《我在七台河总的情况。》  

2017-01-24 02:50:19|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七台河的日子──《我在七台河总的情况。》
嶂峰
2017.01.24.
我在七台河的日子(二)──《我在七台河总的情况。》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七台河原本是黑龙江省勃利县的一个公社,一九六七年发现了煤矿(其实是双鸭山煤矿的一个分支。)成立了特区,调虎林县副县长单洪吉去当了特区一把手,又从双鸭山、鸡西、鶴岗调去了一批行家里手成立了七台河矿务局。
矿务局是正地级。七台河特区不得不改为地级七台河市,调佳木斯市造纸总厂厂长于端昌去当了七台河市一把手。。
我去的那年正好是特区改市的时候。
地方一升级,干部也坐了火箭。
原勃利县七台河公社供销社主任(正股级)一下变成七台河市商业局长。(正处级)原新兴小学校长徐继春是个正股级干部,调市体委任副主任,一下子变成了正处级干部。因为副市长单洪吉兼任体委主任,单已经由副县级变为副地级副市长了。
一九五八年场县合併时饶河县曾一度与虎林县合併为虎饶县,单洪吉是虎饶县副县长。县长是张富裕。原饶河县委书记,因此我与单副县长也能攀上点人脉关系。
七台河建市后成立市武装部。武装部长林必柱,政委林有斌原来是饶河县武装部部长和政委。我也算是饶河名人了,当然他俩都能认识我。
顺便说一下文革期间武装部支左时的情况:
解放军支左刚开始时饶河县是由“饶河边防三团参与支左,主要领导是团政委王兰先同志,王几次表态支持我所在的“风雷激”造反团、学生组织“联纵”造反团。“珍宝岛”战役打响后,边防三团撤出支左,县武装部负责支左任务。具体负责人是副部长辛维礼(少校)武装部作战科长张文良(大尉)。
辛维礼家与我住一排房,“九、一三”前一直挂着一张他与林彪在一起照的一张大幅集体照,“九、一三”后突然不见了这张照片。
张文良喜欢吹牛皮,经常说自己脸上的“疤拉”是抗美援朝时留下的。武装部的万参谋(外号:万大包)说:我和张文良是一个屯子长大的,小时候张文良的外号就叫“张疤拉”!中国人爱吹是遗传。
林必柱部长、林有斌政委似乎从不过问文革支左的事,也没有在公开场面露过面。大家都说这两位领导水平高、城府深。珍宝岛战役打响时县委书记张国芳正在挨批斗,武装部给张书记送去一套军装让他穿上以武装部第一政委的身份指挥“以民对军”战斗。
判我现行反革命十二年徒刑是武装部主持下的军管会判的,但与林部长、林政委应该无关。
在七台河我还有个更重要的人脉关系是我岳父拜把子兄弟的儿子李希文当时是矿务局劳人处军代表。(原是饶河边防会唔站少尉站长。原饶河县委书记张富裕的小舅子。同林部长一块调七台河武装部。)
我调七台河安排工作肯定没有什么问题。
一九七0年秋季,我正式以干部身份调七台河市商业局业务科任科员。商业局兰球队员,整整打了半年球。什么业务也没接触。半年后我决定《弃干从工》!
我觉得在仕途上我没有希望了,当干部对我而言已经没有出息了,似乎是突然看破了红尘。决定趁年龄还轻学点技术养家糊口算啦!那年我已经二十六岁了。
当时七台河最大的工业企业是矿务局机电总厂,大约有三千人,正处级单位。
机电总厂人事科长叫徐传斌,人称“大徐”。大徐见我是李希文的关系,况又是商业兰球队队员便十分重视我。(大徐是矿务局机电总厂兰球队领队。)领我到所有的车间参观,问我想干点什么工作?当时我最想干的是钳工─《万能工匠》。但一了解同年龄的的人已经干了七八年了,我追上他们很困难。况且我以行政二十四级干部只能套上个三级工。
选来选去,我选中了新上马的铸钢车间,当了一名三项电狐炉炉前工。
这个车间刚成立、主任是李春芳、七级木型工出身。副主任杜忠义是个铸铁五级工出身,没有炼过钢。
技术大拿是周学彦师傅、八级大票,据说在鹤岗矿务局炼过钢。
我以下的四十名工人都是新入厂的二级工。
或许是在兰球队与大徐关系好,也许是可怜我级别太低,转过年他偷着给我长了一级,变为四级工。(引起一场风波,三十多人去市里告状。)
二年后,我炼了一炉哈尔滨煤机厂,鸡西矿务局机电总厂炼不出来的“二、四吨汽锤杆子。”一举成名。
(此炉只能一次炼一、八吨。有人说我是豹子胆,假如炉穿了我得坐牢。)
敢冒险、善拚博是我的强项,当然,爱出风头也是我的弱项。
厂子里又奖励了我一级工资,我一下变了五级工。
此后,我在厂里原则上脱产了。
春秋两季市体育运动大会,我是机电总厂体工队长。
夏季我是机电总厂兰球队主力后卫。
冬季我是机电总厂乒乓球队长。
厂文艺演出队领队。
基本上又是不用干活的脱产假干部了。
第五年,我被徐继春主任借调市体委负责办公室工作,兼任七台河市女兰教练。常年基本上不用回厂子里上班了,但我住在机电总厂七排房家属宿舍里,和厂子里依然有多方面的接触。
一天,电气车间主任王传志找我帮写个先进事迹的材料,并把前几份报煤炭部参加先进集体事迹材料一并拿给我让我修改,王传志是时任机电总厂厂长李重的小舅子,实在是得罪不起,况且此人在厂子里作事很仗义,口碑极好。我欣然答应了。
材料一看,再一调查实际情况,我觉得没啥毛病。
关键是实事求是太多,虚构的事情太少。因此事迹不感人。
中国人说假话说了五千年,说真话不吃香!
我也会说假话。那一年新德公司“苗卓”参加大连开发区诗歌朗诵会,拿着张桂琴写的《为拓荒者而高歌》就是通不过。我拿来改了两个情节就通过了。──《一》供应部长刘双田到产地半年没回家,进家门儿子都不认识了,问他:你找谁?《二)运输部长商月林四十八小时坚持开车不休息,最后活干完了直接在驾驶楼里睡了十几个小时,单位找不到他,老婆无奈打了110。(两个情节连主人翁听了都笑了,根本没那么回事,全是假的。)
我给材料上加了些感人的事迹送煤炭部就通过了。王传志很感谢我,厂宣传科的人很恨我。从此我便又成了厂子里出名的业余写手了。
大约是一九七六年,市体委正式报市组织部任命我为市体委办公室主任(正科级)市组织部经外调审查不予批准。又一次仕途败北!此后我不得不又回到机电总厂当了一年多的炼钢班炉前工。
离开七台河时我已经是七级大工匠了。
我在七台河的日子(二)──《我在七台河总的情况。》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写于黑山居。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