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我在七台河的日子《四》──大搞多种经营生产。  

2017-02-04 03:32:15|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七台河的日子《四》──大搞多种经营生产。
嶂峰
2017.02.02.正月初七。
我在七台河的日子《四》──大搞多种经营生产。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一九六五年,在饶河县我当了一年多的县多种经营办公室的助理员,接触了农村的养、种、编、加、采、渔、猎,我的所谓指导生产,
实际上是纸上谈兵,那些实际生产者都是我的老师。
在七台河八年,不论在那个单位,也不管作什么工作,多种经营生产是第一位的,因为那是那个年头实实在在能够改善家庭生活的唯一方法。
一九七二年,七台河矿务局机电总厂分家为《总机厂》与《电务厂》。《总机厂》搬至北山与市区中间的倭肯河畔,从工厂到河边有一大片荒地,为搞多种经营创造了极好的条件。
仔细回忆了一下,大概搞过以下几种多种经营生产项目:
一、种植。
我利用早晚时间在倭肯河边开垦了三十八块小开荒地,最大的一块大约两米×十米,最小的一块1.5米×两米。
种黄豆换豆油,种苞米喂鸡,种饭豆人吃,余下的送人或换大米吃。总之一年能收两百左右斤粮食。
也曾种过绿豆,但从来没有收到过,头一天看还不成熟,第二天再去看就爆了一地,一粒也收不到。
也种过臥瓜、黄瓜、豆角、茄子、土豆,反正吃的蔬菜基本不用买。
二、养殖。
养殖业生产是被必出来的。
那年头,鸡蛋是好东西。邻居、工友、朋友、亲戚谁家生孩子必须去下奶庆祝,关系近的得送一百个鸡蛋,一般关系也得送五、六十个
鸡蛋。生大儿子那年我计算着几年来已经送出了一千四百多个鸡蛋,足够作月子吃的了。临产前就准备了100个鸡蛋。阴历五月初三,大
儿子出生,家弟、内妹帮我伺候月子,当天报告说老伴一天一宿吃了八顿饭。共吃掉八十多个蛋。(包括接生婆陪吃的。)坏了十几个蛋,
所剩没几个了。我站在门口东张西望,怎么下奶的人还不耒!?五月五号那天,一大早我就去了自由市场,奇怪!一个卖鸡蛋的也没有,
我问小贩:什么原因?小贩说:今天是端午节,当地有民谚《端午不吃蛋、穷得乱×》!鸡蛋都留着自己吃了谁还耒卖?
无奈,我赶快骑车(十华里)回家,从家养的鸡屁股里又扣出四个软皮蛋救急……等到五月六号下奶的人群陆续来了,原来又有一民俗:头三天不下奶,怕把母亲的奶带走。
我从来也没认真研究过这些个民谚、民俗,可把人坑苦了。
生二儿子那年我养了五十只鸡,毎天平均下三十多个鸡蛋,管够吃!吃的老伴至今见到鸡蛋就恶心。
我也曾养过猪。最初是和养猪专业户“份养”。
我负责买猪仔,我负责付防疫费用。
养猪专业户负责饲料和喂养。
年终杀猪一家一半,头蹄下货供大家吃一顿。
我买的猪仔是二十四斤,年终分给我半头猪是二十六斤,被人骗了。
我嚐试着自己养过一头猪,头一天吃饭很香,第二天撑死了。
我也养过几只大鵝,白天放到河边去容易丢,在院子里养鹅吃的又太多,一年下不了几个蛋,以后就不养了。
三、打魚。
我有一把旋网,早上去小开荒地时带上它,顺便×上几网,能打上几条鱼,大一点的人吃,小的喂鸡。
有一年冬天丰收了。
那年秋季沽水,倭肯河水瘦的很,腊月底我在厂子里作了一个“冰穿”──打冰洞工具。
(七台河人不懂得破冰打渔这当子事,我是在饶河学的。)
在家门口一个河弯里打开冰发现里面全是鱼,我赶忙封上冰面,晚上找了一个好朋友半夜拿手电去捞,整整捞了八麻袋。
四、基本建设。
厂子里分的家属宿舍一排房住七户,两头的毎户约四十呯,中间的只有三十呯左右。另有四米×八米的小院。
我自己拖大坯用整整两年时间盖了一个门斗约1.5×1.5米大小,一方面×风保暖,还可以养鸡。
临街处建一倉房2.0×2.0米。
离开七台河时这房分给了工友王小光,门斗、倉房他给了我两百元。
我算了一下我盖这房子大约需要二百工日,毎个工拆合一元钱。
五、捡铜。
厂子国毎次开铜炉都能发个小财。先把废铜楂倒到厂子外下班后去里面捡铜卖钱,那时毎斤铜能卖1.98元,工厂毎月开两次铜炉,毎次平均能捡到四斤废铜,月收入与月工资基本相等。
参与开铜炉的约有三十人左右。我的朋友牟广深毎次也参加这项工作。
二十年后,我在哈尔滨又见到了牟广深,(他已经在省社企局当了处长。)
晚上睡觉前我问他:当年炼铜时你偷不偷点卖钱?
他回答:偷呀!毎我次我都装在饭盒子里两个铜水口。(约二斤)
我又问他:你认为当时参加炼铜的人中谁可能不偷?
他说:只两个人,李春芳(车间书记)杜忠义(车间主任)《两人都是共产党员》
其实我和他的看法基本一样。我又特意问他:还应该有一个人!
他问是谁?我说是我呀!他说我知道你下班去捡,和偷一样,倒楂时为什么不捡出来?
我笑了。其实,这样偷我心里好受一些。
六、偷煤。
如果说铜是捡的还能骗自己,八年烧的煤全部都是偷来的,一点不假!在七台河基本没有人买煤,谁买煤就是二百五。
井下工人下班背块煤就够了。当官的不用花钱矿上给送煤。老百姓靠偷煤。七台河遍地都是煤。
我住的家属房距离新兴矿一井只有一百米左右,二十分钟可以偷一挑煤。遇到保卫就去楂山捡两块,保卫一离开就去煤山装两筐。
当时抓到偷煤的只有两种处罚:一是没收土兰子,自由市场一对土兰子才卖一块钱,多买几对就是了。二是没收扁担。我们车间有木型工段,耗用大量木材,托木型工作几根就是了。
我心里最有底,当时一井井长王恒义是老伴饶河同学李淑的老公,事闹大了还可以找井长。
一般我偷煤都是约上三个人一块,人多保卫就害怕,遇上了他会主动说:挑一担别再来了。
我们正好捡煤都是在骗老婆,实际是要打朴克。(三打一、输三毛钱赢一毛钱。)
天快亮时再去挑一担煤,白天上班上睡大觉。
两挑煤近二百斤,根本烧不了。
我在七台河八年,经历丰富多彩、着实耐人回味。
我一直觉得:人的一生经历的事越多就越成熟,总有一天会创造出奇迹,到达人生的顶峰也就变得成为必然了。
我在七台河的日子《四》──大搞多种经营生产。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我在七台河的日子《四》──大搞多种经营生产。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我在七台河的日子《四》──大搞多种经营生产。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我在七台河的日子《四》──大搞多种经营生产。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我在七台河的日子《四》──大搞多种经营生产。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写于黑山居。(初八晨。前几日写一篇《话说熊胆》文章至今发不上去,我审查多次,肯定没问题!但不知何故!?)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