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大美饶河(十一)文革。  

2017-06-14 12:02:19|  分类: 图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美饶河(文革)
王福民
2017.06.12.
大美饶河(十一)文革。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饶河的文化大革命实际上很平静,不像哈尔滨,也不像长春,更不像重庆。很多地方武斗成风,死了很多人。重庆沙呯霸公园内有一个《文革墓地》,里面埋葬着一派四百多名所谓武斗牺牲的烈士。
饶河也必然出现了两派,造反派与保守派。靠辩论一派战胜了另一派。
当时,我在商供系统,供销和商业合併后一共七个科长八个兵。科长排列:门海山、(社教留下的桦南干部,极左份子。)胡名甫、老县社主任、谢培鑫、(地区财贸办干部、县长马震山夫人)谢浜、(十万官兵之一)王文芳(社教留下干部,海林人士。)沈静、(老商业局副局长。)孙庆禄、(老县社副主任)八个兵是:王志雲、周雲学、徐学增、张福通、韩建庭、于秀英、周振富、王福民。(冯光月也在编,此时上供销干校学习去了。)
胡名甫、刘浜、沈静、孙庆禄天天挨斗。王文芳、谢培鑫是消遥派。门海山没在饶河工作过,没有任何错误,响当当的革命干部!
饶河文化大革命与外地不同,对苏战争是压倒一切的共同点。一切为其让路。
解放军支左开始是边防站,王兰先政委明确表态:支持《风雷激》、(商供系统组织,头:罗卜头、副头:张福通、徐学增。)和《联纵》是一派、联纵是学生组织,头头是高四班的张俭。
中苏关系吃紧,“以民对军”常常使两派又斗又联合。县委书记张国芳一会挨斗,一会又当总指挥领导反修斗争,情况十分复杂。
形势需要边防军撤出支左,改有武装部承担支左任务。武装部部长林必柱、政委林有彬都是资深抗战干部,且水平都很高,(两人文革后双双调地级市─七台河市担任武装部长、武装部政委。)从不亲自介入支左实际工作。副部长辛维理、作战科长张文良负责支左的具体工作。
辛、张都是虎林人,土包子。没文化,有了机会,尽情释放,辛和我住一趟房,他家有一张照片,不知是那一年和林彪照的,“九一三”后立刻摘了下来!什么人!?张更是个废物,在公共场合吹牛:说自己脸上的疤痕是抗美援朝在上甘岭后面那个山头被美军炮弹打伤的,在大家非常仰慕的时候,武装部万参谋(外号万大包。)说:我从小和张一个村长大,他的包是狗咬的、吹牛B!
这个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真小。我调七台河市矿务局机电总厂不久,张文良转业到机电总厂任保卫科长。寃家路窄,陜路又相逢,这回他重用了我担任“机电总厂违纪学习班班长。”吃住在厂俱乐部里,和蹲监狱一样,四十天,我最后一个解放。(原因是打一毛钱的小麻将。)此间他的儿子在西安掉“毛楼”淹死了,我们得以解脱。
“风雷激”与县委“井岗山”经过三昼夜辩论,最终“风雷激”胜。当场又出现了一个叫“只争朝夕”的战斗团,全团就三个人:周振富、石春莲、孙风雲。刚成立就要与“风雷激”辩论,我曾提醒团领导,当心有阴谋!斗红了眼的团领导此刻什么也听不进去了。辩论一开始,武装部的辛、张就在二楼高喊支持“只争朝夕”!“风雷激”败阵已成定局。
第二天,武装部找罗卜头谈话策反,罗卜头投降,下午就写大字报杀了回马枪。
群龙无首,三天内“风雷激”几乎全部杀回马枪。张福通游街批斗。仅徐学增和我没有杀回马枪。不日,街面上出现了大幅标语:王福民死不悔改转入地下了!这时候我清楚地知道:我杀不杀回马枪已经没有用了。为了证明“风雷激”是坏组织,一定要抓住个坏人,那个坏人肯定是我!
此后,一派掌权风平浪静。一个社教留下的从没在饶河工作过的董守玉脱颖而出,当上了革命委员会主任,门海山、周振富自然而然当上了副主任。不久我就以莫须有的罪有应得被叛现行反革命十二年徒刑送劳改队改造去了。
一九六九年四月中共“九大”在北京召开,老人家作了《对反革命分子和犯错误的人要区别对待………。》开始全国性平反寃假错案。九月份,饶河法院陈院长(非常好的一个老干部)带着王福民改判现行反革命分子一年的决定到劳改队领我。我看完改判书后对陈院长说:谢谢您!长途跋涉来引龙河农场。但是我认为改判一年与十二年性质完全一样,到社会上我还是反革命。还是在劳改队比较合适,没有人小看我。
陈院长回饶河后打报告给县里重又作出了彻底平反的决定。当年十一月二十三号,崔天保把我接回饶河。我清楚地知道这时给我作出彻底平反的决定很难,因为董守玉依然是县革命委员会主任。我和董没有直接矛盾,他是八一农大的毕业生。说是大学生,实际没文化。一次,在大俱乐部开大会,他在台上胡说八道:“风雷激”和“联纵”是一丘之貉!貉字他不识,读成“落”,大家哄堂大笑!他又说: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羆!羆又不识,读成了熊(加重音)。我曾给他编过一个笑话,全县传疯了。故他可能对我有很坏的看法。
那次平反根本不彻底,人们依然用有色眼睛看我,几个月后我通过原饶河会唔站长李希文调七台河工作了。
第二次平反是一九七八年,胡跃邦主政时。饶河文革期间所有受迫害的干部群众一律平反,七台河牟广琛陪我回饶河参加平反大会。或许是文革期间对我的处理最重的原因,组织上让我代表讲话。大会上我唱高调:……如果饶河需要我,我还会再回来……。结果,一月后,又是陈健民院长去七台河把我接了回来。
当时我在的机电总厂欧阳书记劝我留下,三样工作任选:办公室副主任、工会副主席、宣传科副科长。我在饶河平反大会上已经说了愿回饶河,没办法。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大美饶河(十一)文革。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大美饶河(十一)文革。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大美饶河(十一)文革。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大美饶河(十一)文革。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大美饶河(十一)文革。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大美饶河(十一)文革。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大美饶河(十一)文革。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写于大连。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