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大美饶河《七》  

2017-06-06 02:11:11|  分类: 图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美饶河《七》永幸村。
王福民
201/.06.05.
大美饶河《七》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永幸村──我难忘的地方!
《文革》最初是“小五界”,什么“邓拓”、“吴啥”、“寥莫沙”,一概听不懂!?什么“三家村”、“四家店”根本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县社郭宪章写了一张大字报:《王福民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一:唱《夜半歌声》……美丽的夜色……许多年轻人都在唱,刘光全、陈宪文、张新声、韩建庭、冯光月、画苏联画的那个,叫什么来的?忘了!也在哼唱!
还好!没乍的就进入了文化大革命时期,应该是胡、孙主任保护我,让我去了第一线指挥部工作组,开始了半年多的到农村的经历,如果不是在关门执意下山参加革命,这一时期我一定十分安全。
我在第一线指挥部下乡的第一站是《永幸村》─当时叫“永乐公社永幸大队”。《文革》一开始,当城里人还蒙在鼓里、不知所措的时候,永乐公社永幸大队就成立了一个《反到底战斗团》直接就把大队支部书记习勤、大队长李自胜游斗了,县里反响很大,也不知该怎么办?于是派工作组下去了解情况,当时工作组很庞大,组长:王宪章、冯富,副组长边防团十五连张副连长、县林业科原副科长姚忠瑨,组员有我,其余的队员来去匆匆我就记不清楚了。
《文革》刚开始,谁也不知道乍回事,一般不敢表态、管事,顺其自然,得过且过,没人去找不自在。工作队的人也如此,天天吃派饭,也不表态,只调查情况向指挥部汇报就是了。
我是年轻人,我想研究、想探讨,于是我就参加两派的集会,听他们在讲什么。
《反到底》的头头是个姓崔的黑脸大汉,据说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由沈阳迁来,原来是干什么的谁也不清楚。家住在村中央,门前挂一铁道轨,毎天出工敲着摧工。《反到底》说习勤、李自胜搞资本主义,要打倒他俩,推一个姓温的主政。另一派是坚决保习、李的造反团,表面是一个老太太当头头,实际是永幸小学“徐立三”在幕后操纵。徐立三我很早就认识,饶河中学高三班毕业生。上高中期间靠縣机关食堂挑水勤工俭学,很受人尊重的一个湖南人。据说父亲是烈士,现退休后任湖南常德市政协委员。
我派住在习勤家对面一个姓张的家,张担任大队副支部书记,和习的关系很好。为了避免“支一派、打一派”的嫌疑,我先找姓崔的谈话。谈话中我感觉到此人非一般群众,话语中带着一种×视,眼神里闪着狡猾的光,总之,不像一个朴实的农民。我汇报谈话内容后县里决定对其历史进行外调。
工作队明显支持的是另一派,晚上我经常参加另一派的会议,帮他们出谋划策兑付《反到底》。
另一派的活动场所是在正街中心南侧一座五间房里,中间三间是磨房临时作了会议室,毎天晚上人们围坐在磨盘周围,点着油灯在没完没了的研究如何保卫社会主义成果,反对资本主义复辟。
永幸是姚忠瑾的老窝子,据说土改时他就在这里蹲过点,对于习勤、李自胜他十分了解,都是老党员、好同志。
大约半个月后,镇江大队有人投苏,阶级斗争很激烈,我被调到镇江工作队了。
十一年后,我与王致太副縣长、姚忠瑨林业科长、马忠杰科委主任一起到永幸搞“真松茸”调查。那时还是习勤、李自胜说了算。派靳玉林给我们当响导,还是住在张副书记家。那次“真松茸”没找到,确挖了一苗“五品叶双胞胎”特大野山参。
我在县外贸工作时,常去永幸收购“野山参”、“熊胆”什么的出口产品。(那时熊可以朴杀。)常接触的是靳玉林的师傅──老刘头──一个非常出名的猎户。一次,竞从他手中购得九个熊胆。
二十四年过后,大约是一九九一年。
饶河老乡刘水在大连邀我去开发区商业街吃饭,认识了饭店经理张桂琴。张说是东方红林业局人,让我培感亲切。东方红林业局是森工局,上世纪六十年代创建,原本地盘均属饶河、虎林两县的。同属一个地域,况张说曾在石场当过广播员、饶河技工校当过教员,让我更感亲切了。大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于是我把张调新德公司(沈阳军区与日本丸红合资企业,我任总经理。)任企管部副部长。部长是张殿久,是党委书记兼的,享受部长待遇。
时间常了我才知道张的爱人是永幸《反到底》造反团崔团长的儿子崔刚涛!我问张:崔刚涛父亲现在何处?答:大连金州!问:还好吗!?答:很好!而后给我讲了一段崔刚涛父亲的经历,让我倍感吃惊!
《崔》叫什么我不知道,就以崔代替吧。
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上世纪一九五四年回国后在辽宁省公安厅工作,一九五六年获辽宁省十大特级侦察员光荣称号。一九五七年打成右派。一九五八年──一九六一年情况不详。一九六二年迁徙饶河永幸村。一九七八年平反落实政策任辽宁省司法厅副厅长级巡视员到退休。张桂琴是接班到辽宁省盘锦劳改局任法警调到新德公司来的。现老崔情况不详,小崔、张桂琴迁移新西兰定居。
三年前,张殿久过世时我见过崔刚涛。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昔日一农夫,竞有如此经历,看来,当时我是“狗眼看人低”了。
三年前,我回饶河又同姚老(八十五岁了)一道去了永幸,路还是那条路,房还是那些房,靳玉林也老了,房子还是那三间房,拌子垛、小草房,土路泥泞、拉圾满街,仿佛与四十年前一个样………
大美饶河《七》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张桂琴在新西兰。
大美饶河《七》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崔刚涛。
 
写于黑山居。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