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大美饶河(九)永远不可能存在的“尾声”。  

2017-06-12 04:45:00|  分类: 图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美饶河(九)永远不可能存在的“尾声”。
王福民
2017.06.10.
大美饶河(九)永远不可能存在的“尾声”。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大凡写文字都有头有尾,我只要写饶河的事、饶河的人、饶河的山、饶河的水,总是没完没了,是情未了?还是缘未断,说不清楚,或许与姚忠瑨老师犯了一个病,写别的地方就是没有灵感!
昨天,我的致友、粉丝刘加辉问我,老是写饶河那些破事,有完没完?
于是,我决定暂时停笔,当然以后还是要写的!
故本文提名为《永远不可能存在的“尾声”》。
人离开一个地方久了就像是一坛放在地窖里的陈酿的“大板酒”。
人们不可能再嗅到生楂子味、生粬子味,嗅到的只能是沉入心肺的那种醇香了。
我在饶河的时候名声不如现在好,我自己认为:其实就是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
作过一些好事,也作过一些坏事。
我从板厂调出后,恰好刘超书记调佳木斯人防办。李荣春接任县委书记。地区调来一名副书记当县长“儲君”。此君等开人大作县令之前无事可作便去板厂蹲点,恰遇“东林”校友郭百林、张守诚、郝广田在板厂帮教,我便请四位师长到小宅小酌。席间同学们肯定要谈论学校里的事,“儲君”露馅,系冒牌大学文凭!其实,正牌也罢、冒牌也罢!与我没有一毛钱关系!
一个周日,杨军老妈请我去吃饭。杨军是我老乡,长兄王亚民的干姐姐,其丈夫沙大哥也是省土管局下放饶河的勘测技术员,担任县人大副主任。我与杨军家有多重关系,因此一直处的很近。
我在等吃饭的空闲与沙大哥闲聊。说起“儲君”假文凭的事,两人惊呼现在什么都能作假!
万万没想到,沙大哥将此事讲给人大常务副主任王致太听,王又讲给人大主任朱玉福听,朱、王都是作事非常认真的老干部,立即组织人查“县长候选人资格履历表”,这位“儲君”竞三岁上学!?肯定是假文凭!于是乎,人大作出去消县长候选人资格的决定。上级火了,地委派副书记张行久率工作组来饶河,罢免了县人大五个常委,“儲君”的候选人资格在新人大钟占富主任主持下正常运行。
不日,要开人大会议了。县委副书记何保君叫我去谈话,内容:人大开会期间有人反映你想闹事,县委意见对你负责为避嫌,派车拉你到佳木斯躲几天。我本无闹事想法,在饶河又非常闹心,莫不如顺其自然。
于是,大老鬼(小车班长王军)陪我到佳木斯宾馆悠哉游哉住了七天。
《“儲君”、“保君”、两个名子巧合,也有些很怪!很有意思,似乎是天意不可违也!)
“儲君”误会了我,抱露他假文凭事非我有意。
我一生不会整人,也从来不整人。
在板厂时,有个叫葛德胜的人半夜偷厂子里的木头被我抓住了,给了开除留用处分。不几天恰巧赶上原木器社大集体转全民指标,县里要扣葛德胜这个指标。我立即作了“关于对葛德胜处分错误的决定”,决定中明确说明葛根本没偷木头,处分是错误的!刘书记说我太狡猾。
结果还是给葛转了全民职工。
在饶河烟酒公司作经理时,商场菜组私分销货款一案公安局要抓人,我让她们仨人各交财务二百九十九元了事。(当时三百元可拘留。)
糖酒公司“奎元”参与油料公司《赵》盗油案,我也采取同样作法退款完事。
在大连新德公司期间,宋×、陈×均三次犯严重错误,我都没有开除他们。
新德公司代×是现役军人,利用进货条件得回扣两万元,军区保卫部来抓人,我把他藏在儿子的“友昌公司”里,军区派人两次没有抓到他。
我说这些只是要说明一点:我从不整人!
《儲君》的事只是在个人之间闲聊中说出来的一件事,非我故意举报,但《儲君》不理解,认为我有意为难他。他当上县长后,第一件事就是告诉有关部门板厂当年奖励五个特殊贡献长级指标除王福民之外任何人都可以。板厂书记付玉来告诉了我,组织部长姜兵证实了这件事。
我决定与《儲君》斗个鱼死网破。反正在饶河我也是“破罐子破摔”了。
一天,我从江边骑自行车往县政府那边走,在今小俱乐部门前恰遇《儲君》从县政府骑自行车向江边走,正好是上班时期,我横车堵住了《儲君》,当众揭发他假文凭骗取县令一职的丑闻,他也不敢与我理论,骑车调头往回走了。
其实后来我了解,《儲君》假报大学文凭有其组织上的责任。
建国初期,尚不知道将来文凭有什么用,东北林学院召收了一批“予料”学生,按中专文凭对待,毕业时也盖了东北林学院的毕业证书。《儲君》的年龄恰好差四岁,是东北林学院予科毕业生。(属中专文凭)
我从板厂出来后,李荣春书记告诉我成了干部老大难问题,三次县委讨论我到商业局、财政局、政府办公室的任免均有人坚决反对。
(党组织说是讨论问题少数服从多数,其实真正运作起来,有一人坚决反对你就通不过!)
只好让我到县经济合作委员会任到数第一副主任了。报到后恰好是春节前。一天我看政府后院集合了九辆骄车准备到周围农场、林业局拜年。其实春节拜年属礼尚往来,算不得什么大毛病。可我这时心不顺,偏偏要为难他们,更主要是给“儲君”一个“眼照”。于是,我走在车队前面大声喊:中纪委、省纪委、地纪委三令五申不让请客送礼,你们大张旗鼓的这么干不怕我告你们吗!?第一车坐的是县委书记李荣春,他探出头来拉着长脸说:怎么啦!福民!我不回答,走到第二车,见“儲君”已下车从县委后门溜出去了。本来我是想和儲君会会亲家,当众好好埋汰他一下,结果他溜了。后来,组织部长姜兵让我个个车检查,说明后盖车厢里装的礼品是什么原因,我告诉他卸下很少一部分所谓有问题礼品交给了办公室刘海龙副主任就让车队走了。前后共扣车队一个半小时,此事轰动了全县。有人说:王福民干的对!有人说:王福民疯了!!
二十多年过后,一次我回饶河在徐学增那里吃饭,同餐原检查长李仁太还专门问我:那次是为啥!?公安局长吴显文告诉我,儲君曾打电话告诉公安局拘留我,公安局说:理由不够充分。
我在经合委很快组建了一个公司,负责开发山野菜工作,收到了很好的经济效益,很快就从倒第一副主任变为正第一副主任了。主任是副县长马忠杰兼任。
由此可见,职务是组织上任命的,权威是自己树起来的!
这期间我到山东省牟平县西关大队给李德海当了半月助理,到上海考察了“柠檬酸”项目。
李书记专门召开了一个县横向经济座谈会,通知縣委、县政府副科级以上干部参加。主讲是我。主席台就坐了三个人,中间是李书记,左边是“儲君”县长,右边是我。主持人李书记,先由“儲君”县长讲如何到省里要钱。而后由我介绍了外地经验。后专门还谈一个观点:经济的发展靠输血不是长远之计,要努力提高造血机能才是振兴之路。记得银行边行长在后面喊:讲得好!
转眼春节到了,我与“儲君”这口怨气始终没有出来,心想:你别想过好年!
年三十晚上、初一早上我背着照相机在县委后面的十字路口上,那时好像是曲立所调友谊当县长,他住的房子倒给了“儲君”。他对门住的是公安局吴显文局长。一大早,吴出来倒拉圾见我站在路口问我,福民,这么早你在干什么?我回答:我在看谁勇敢给“儲君”送礼。县城很小,不几天县里疯传:王福民毎天二十四小时蹲守“儲君”家门口。结果是整个年毎有一个人给“儲君”拜年送礼。
这个年我断了“儲君”“新官上任三把火”的财路!
其实,我一共去了两次。其他时间我悠哉游哉地过年喝酒了。
当年在饶河,我作的坏事很多,这只是例举了一个系列。
大美饶河(九)永远不可能存在的“尾声”。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大美饶河(九)永远不可能存在的“尾声”。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大美饶河(九)永远不可能存在的“尾声”。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大美饶河(九)永远不可能存在的“尾声”。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大美饶河(九)永远不可能存在的“尾声”。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写于大连。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