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生态》  

2018-07-28 01:41:44|  分类: 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这篇文章是我二0一六年在海南写的,没有发表过。在文件里看到后觉得还行,便准备发表了。
很久没有写文章了,昨天半夜一看一天仍然还会有近百人访客,很是感动。我本来就不会写文章,主要写的是些人生经历和瞬间感悟。
半年多停笔的主要原因是;
一、我的小博物馆被迫搬家,用了半年时间,七月九号才《温锅》,算是乔迁之喜吧!累得我掉了十公斤体重。
二、常时间不使用我的‘一、二、一’手写板忘记了序列号,这不昨晚才找回来。年龄大了容易忘事。
谢谢网友对我的认可。
《生态》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生态》
嶂峰
2016.04.12.天一方小区。
冬天过去了,当“候人”纷纷北归时我却又飞回到海口,享受迟来的、不合群的“候人”生活。
去年冬天大连非常冷,动辄就到0下二十度。
我已经在海南过了八个冬天了,根本不适应北方的寒冷天气了,很想飞回海南享受春天般的冬季。
无奈,海口的“窝”被别人佔领了,只好在大连挨冻。
原本我在大连金州八里402部队的黑山居所有的屋子都有暖气,许多年冬天我不住在那里,暖气冻坏、锅炉拆除了,整个阮子全部变成了冷库。只好在门卫小房子里烧火炉、烧火炕取暖。
多亏六弟、仲华帮忙料理才算挨过了这个冬天。
春节,北京的杨敏回大连探亲非要在我小火炕上吃顿饭,盘腿坐在小炕上边吃边侃大山,大家都觉得像是回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北大荒。因为吃饭的客人大多是从黑土地走出来的,大家异口同声的说;真好!真好!!
我苦笑着回答:忆苦思甜、忆苦思甜!
其实人的可塑性极强,没有遭不了的罪,只有享不了的福。
是啊!许多贪腐的官按理说都是福享的太多的原因吧?!。
回想起来我如果不是在海南过了八个冬天当“候人”肯定依然习惯这种生活。
回到海口的窝,免不了要先整理一下家务。花基本上死了,凉台上喂的那几只野鳥也不知飞到那里去了,或许是因为海南四月份已春意盎然,地上吃的东西太多的原因。几天了,鳥儿一直没有来,(我在海南养鳥从不用宠子,让它们自由飞翔)
我抓紧去市场买苹果切好放在凉台上。(海南不产苹果,鳥特别爱吃苹果。)两天后有几只鳥在凉台下的草坪上开始舞蹈,第三天终于来吃食了。
在我清理养鱼缸时突然发现有两条小鱼还活着,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自04年十一月至06年四月应该没有人照顾她们俩。魚缸是放在凉台上靠边的位置,毎当下雨会有雨水洒在魚缸里,这应该是让她们能活下来的主要原因。再就是食物问题了。魚缸内我放了一个红山石,一块火山石,还放了一块野蜂化石,上面长满了青苔。小魚是我从白沙门海边捉来的,应该是咸水魚类。这两条小鱼能活下来要过三关:
一是咸水变淡水。我个人分析咸水变淡水不是突然的变化,而是一点一点的变化。因为缸中的野蜂窝化石含有大量盐分,足可以让魚缸内的水遂渐变淡,给小魚儿有个适应的过程。
烏苏里江的大马哈魚是咸水魚,可以在淡水中产仔并能生活一段时间。
当了一辈子山东人,此次回老家才第一次吃到《黄河刀魚》。其型似海中刀魚,味像海中刀魚。毎条魚约半两重,据说是在黄河入海口才能捕捞到。─可称微型刀魚。
有一种说法:陆地的动物是海里爬上来的,天上的动物是陆地动物长上翅膀飞上天的,我觉得有一定理。
第二个生命关是必须适应不定期换水和水温变化。(10度─35度。)夏季太阳直射温度会很高。
第三个生命关是食物。型成淡水补充生长青苔,魚食青苔产生排泄物补充青苔养料。一种高科技食物链。
我多次参观过朋友“隋总”与美国硅谷在海口马村的一个合作项目。在一个魚池中种植浮萍,水在不停的转动,在水中自动添加养料。二十四小时为一个生长周期,一亩水面一昼夜产量为六百斤。可作化品“安丽”原料,废料可炼油。这是美国的技术。……
一个物种的灭绝应该是不适应变化的原故。
一个物种能延续至今是能适应变化的原因。
许多事物都在不停的变化着…
许多物种都在不停的适应着变化…
故学者认为:生态需要平衡!
海南的喜鹊个子很小,比大陆的喜鹊小三公之二,也不拖着长长的大尾巴了。如果它们不改变形态就必然会灭绝。
海南的貓从来不捉老鼠,老鼠长的比貓还大。我初来海南时住在新海村边的小木屋里,院子里老鼠成群我去市场上买了三只貓,几天下来我发现老鼠和貓在一块吃饭像朋友一样,更有甚者有一天我竟看到一只老鼠在貓身上睡觉!于是乎,我想起了“新城王氏”的看家本领─养鹅。自从养鹅后老鼠不见了,长虫、黄鼠狼也不见了。海南养狗的人不少,主要是为了吃肉,狗也不咬老鼠,不管闲事!老鼠多了怎么办?平衡!海南人开始吃老鼠了。
海南土著人个子都小,女孩子一般都在一、五米左右,相对不怕晒。她们和一米八六的我相比头部距离太阳低了近四十公分。海南人个子偏矮也应该是适应能力必须的变化。
有一种珍奇树木似乎是在海南灭绝了─红绸。我发现从万泉河水下发现的红绸阴沉木根不发达,一米粗的树根径覆盖面积不足两米,抗台风能力极差应该是它灭绝的原因。一棵直径二十公分,树令六百年的降香黄檀(黄花梨)根的直径约在十米以上。大树基本是没有了,不是不适应环境,而是人祸。清代中期过量采伐造成的。在海口东湖公园存有五棵黄花梨树令约四百年了。五年前被窃伐了一株。〈最大的那棵)政府开始重视了,树前建了岗楼,二十四小时监控。树是安全了,不知什么原因这两年又死了两株,或许是因为环境污染的原因吧。
由此可见,我的两条可爱的小魚能活下来并不奇怪!好像白色的那条魚怀孕了。
看来,是到了重视人类所处环境的时候了……
《生态》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生态》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生态》 - 北大荒之树 - 北大荒人
 
 写于海口《天一方》小区。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