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大荒人

我要振作起来,书写我的心情!

 
 
 

日志

 
 

一、爷爷家的事。  

2018-08-02 00:34: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爷爷家的事。
王福民
2018.08.01.
爷爷家的事大部分是听说的,真伪无法考究。我尽量去伪存真,但也勉不了有不符实事的地方。
在我小时候,父亲很少给我谈及爷爷的事,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们家曾经住在青岛市中心成阳路一号一栋日本的小洋楼里。有一天,大哥、二哥在我家后门阳信路边滚铁圈,恰好一辆美国大兵开的吉普车沿坡路开下来,铁圈碰到吉普车上,美国大兵下车硬要把两个哥哥装上车拉到阳信路上面的一个学校里,据说这个学校是细菌试验厂。爷爷闻讯赶下来,分别给两个美国大兵口袋里装了些钱,两个大兵才算罢休。
(这段往事是我在二哥的作文中看到的。)
爸爸老说是爷爷救了两个哥哥的两条命。
建国前期济南解放后爷爷曾经在济南的纬一路后街住过一段时间,那时我还小,爷爷从没给我说些什么。
有一件事我记忆犹新。
有一天,爷爷在门前胡同里清理旱厕所,突然发现厕所里有一个罈子,内装一罈子金银珠宝,爸爸下班后,爷爷让父亲把这个罈子一动不动送给了政府。
几天后,妈妈在格棚上又发现一批日本兵器,又是爷爷让爸爸如数交公。
在我的印象中爷爷是个很严肃、很古板的老头。几次相处似乎没有给我说过一句话。
我觉得爸爸很怕爷爷,从来都是毕恭毕敬的,不敢越雷池一步。
大概是一九五二年,爷爷去世了,那一天,爸爸哭得很伤心,晚饭都没有吃,一直在里屋跪着。
我一直想知道爷爷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爸爸在世的时候从来也不讲爷爷家的事。
一九六八年至一九七九年,父亲因戴着《历反》、《极右》两顶帽子被迁反老家──山东省桓台县果里公社东果里大队劳动改造。
这以后十年中,我毎年都会去探望他,间接、断断续续的知道了爷爷家的一些事。也知道了我的根植在这里。有的时候,爸爸也会领着我过一个小桥指着公社粮库的院子说:那就是爷爷的家。那个公社粮库的院子里共有三十七间房,北屋七间,其中中间三间是客厅,东西屋各两间是住房。我的奶奶住东屋、习惯称“东屋奶奶”。后奶奶住西屋,俗称“西屋奶奶”。
爷爷娶了东屋奶奶后连生了三个姑姑,奶奶又怀孕后爷爷托人看相说奶奶怀的还是女孩,于是爷爷决定续二房。
那一年,应该是一九一五年。
迎亲那功夫,奶奶生下了我的父亲,爷爷高兴的给爸爸取名叫“双喜”。
父亲十三岁考上了山东实验中学。(也有可能当时叫济南三中,解放前后这两个中学位置经常换。)
爷爷怕父亲飞出去不回来决定娶个大他五岁的童养媳。有人作媒娶荆家村孟家姑娘作妻。结婚三天后父亲去济南上学了。真让爷爷说对了,父亲实验中学毕业后直接考上韩复渠政府的“土地陈报员”,直接派到平度县担任了县土地陈报处副主任。(主任由县长兼任)这一年应该是一九三四年。
西屋奶奶不负众望,过门后给爷爷先后生了五个儿子、三个姑娘。
旧中国时期,爷爷一直担任山东省新城县二区区长。一九四0年新城县改名为桓台县。爷爷和我的二叔相继任二区区长,一直到一九四八年桓台解放。
爷爷是名门望族《新城王》的第十七世孙。大名王毓龙,乡里俗称“大槐树王善人。毎逢灾年爷爷总是会在门前支上几口大锅为过往灾民施粥。他虽然是方圆百里出名的大财主,因为名声好土改运动时乡亲们保了他,只蹲了一宿就放回家了。
爷爷去世后,小五叔把他的骨灰盒埋在离家不远的公社卫生院后墙外,几年以后卫生院扩建,埋骨灰的地方再也找不到了。
我退休以后,经常回老家寻根,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果里村西边罗斜村道边一块石碑上发现了爷爷的名子,这应该是老家唯一能看到爷爷的足迹了。
爷爷走的很匆忙,只留下了一张在青岛时的一张照片。
那些年,我回老家探亲时经常听到父亲屋子里那些烟民偶尔说上一句;你爷爷那人真好!
其实,人活一辈子,能留下这么句话足也!!!
写于大连金发地我的博物馆院子里。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